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知訊補給站


*

看見未成年懷孕事件中的性別符碼與議題

勵馨基金會研發處總督導/ 曹宜蓁

 

  鏡子中的女孩仔細地檢視著自己的穿著,喃喃念著腰還不夠纖細,小腿好像變粗了,床上換過的衣服已堆成小山,在手機設定時間響鈴後的十分鐘,她拿著包包飛奔出門約會去了。這是和心儀學長的第五次約會,他們今晚要去看夜景。二個月後,女孩意識到月經沒有來,腰好像變粗了。她買了驗孕棒,卻遲疑了很久才進廁所測試。不出所料,二條線出現了。女孩開始陷入沉思,她不敢想像和告知父母後的反應,更不知道學長的回應是不是她期待的答案?

 

好女孩不談性

  「都是運氣不好才會中獎」這是在實務上常會聽到個案的抱怨,然而比起運氣不好,避孕知識不足或是毫無避孕的意識也是常見的現象,然而在這背後有一個值得深究的議題:為何女孩總是輕易放掉避孕的自主權?多數的女孩將主導權交給男性伴侶,因為她們不認為「好女孩」可以主動談論「性」以及主導親密「性行為」的發生。實務上就曾遇到過不少女孩把對性資訊的了解和生活不檢點畫上等號,彷彿學習性的相關知識就是為自己貼上了淫亂的標籤。然而這樣的觀念並不能幫她們遠離懷孕的處境,反而更容易成為高危險群。

 

避孕由男伴主導

  另一方面,不論是出於取悅伴侶或是擔憂伴侶的情緒,在男方堅持採取無套性行為的前提下,女孩自身亦未採取任何有效的避孕措施。儘管保險套不是唯一的避孕選擇,但是少女對於避孕藥、子宮避孕器等裝置有許多抗拒使用的藉口,像是變胖、腰痠等擔憂,在抗拒避孕的心態下,不願意客觀了解避孕資訊,而當男方也全然無預防措施時,女孩面臨懷孕的機率相對提高許多。

 

低落的身體意象與自我價值   

  社會對女性設定了一組身體符碼,當然也影響了未成年懷孕少女。身材、膚色、髮妝,這些都是評判女性身體的符碼,約會時的女孩重視自己的外貌是否符合主流對女性的要求,乃至懷孕後的妊娠紋、黑色素沉澱、肌膚粗糙、骨盆變寬等懷孕變化,使許多少女的身體意象低落,一方面自我接納度低,另一方面則對伴侶缺乏安全感,擔心自己的外貌變醜,擔心伴侶見異思遷,透過算命、手機緊密查勤、不斷要求示愛的方式來提升自己的安全感(曹宜蓁,2010)。

 

母職是最嚴苛的符碼與規訓

  父權社會建構的「母職」可說是對親養孩子的少女要求最苛刻的符碼與規訓。一個母親該有的形象以及作為,在未成年少女身上放大檢視,進入婚姻的「小媳婦」不僅要符合婆家的要求,有時娘家人的要求標準更高,因為少女的母親同樣也被母職所約制,不願讓人指責說沒教好女兒的壓力下反給女兒的標準更高。相較於小媳婦的處境,年輕女婿反而比較像「嬌客」,不需和少女一樣需去面對複雜的姻親關係以及動輒被嫌棄的母職作為。

 

傳統分工導致權力傾斜

  多數需要獨自承擔養育責任的未成年伴侶,由男孩負擔家計,女孩負責家務及照顧幼兒是常見的生活圖像。在這樣的傳統性別分工之下,男孩由於年紀和學經歷不足的緣故,多半從事勞動力為主的工作,工時長,薪資低,壓力大。而女孩則中斷學業照顧孩子、料理家務,也因為年紀的關係,更容易被嫌棄育兒技巧及家事料理能力的不足。由於待在家中的少女個人及家庭的開銷都需要依賴這個伴侶,經濟能力的傾斜導致權力更不平衡,如果缺乏充分的溝通與了解,很容易在育兒壓力下導致關係惡化,衍生家庭暴力的發生。

 

性別暴力宰制女孩也壓迫男孩

  在這樣的處境下,受害者不只是女孩,男孩也是。他們被迫快速成長像個男人,壓抑心中的青少年角色,被期待承擔起經濟重擔,男孩比女孩更難以對外人訴說心中的苦悶,「男子氣慨」加諸其上的性別腳本,以及「母職該有的樣子」讓男孩,女孩都承受了性別的壓迫。在性別權力結構中,看見未成年懷孕事件對女孩與男孩均有諸多不利影響,不論生養育抉擇如何,均有其需要承受的代價。

 

歧視是一種隱形卻嚴重的暴力

  早期在協助處理未成年生育事件時,很容易遇到那些明顯、赤裸裸的歧視言行,像是懷孕少女至醫院產檢時,護理人員、候診民眾,甚至不相干的路人甲除了投以異樣眼光外,還會來說一番大道理。更遑論生和孩子之後,親友鄰人的指指點點。如今此番現象雖已減少,但歧視標籤仍舊存在,只是程度和形式的差異。每當有未成年父母施虐或不當對待的新聞產生時,其勝任親職的能力再度被放大檢視,特別是聚焦在女性的身上,這其實是在無形中加深了對未成年父母的譴責和歧視,在媒體強力放送下更加深了大眾的負面認知。事實上,歧視就是一種隱形卻嚴重的暴力,媒體與社會形塑出來的負面刻板印象,使社會大眾在不知不覺間落入「未審先判」的偏見。

 

性別腳本可以改寫與創造

  青少年伴侶在擔任父母、共同育兒生活中呈現出許多不對等的權力關係以及含有大量的性別刻板印象。包括青少女的性自主權以及在男性養家活口,女性持家照顧的經濟分配模式,以及女性避孕和性自主權等再再顯示出權力呈現不平等。 要導正傾斜的性別權力,需要從基礎的性別教育做起,除了加強安全性行為的教育之外,如何在親密關係中學習彼此尊重和充分溝通更是重要。

 

  傳統的男性家計分工模式不見得不可行,重點應在於認知彼此雙方均有的貢獻,彼此互為主體的概念, 使其認知到經濟權力大小並不完全決定關係平等與否,而是其所內含的性別觀點如何展演其權力的運用才是關鍵之所在。我們期待女孩也能成為生育事件中的主體而非客體,她可以為自己發聲,可以被尊重。最理想的狀態是在一切發生之前---回到看夜景的那一晚,少女在有充分的思考能力、充足的性知識、充足的做決定的前提下作出自己「性或不性」的決定。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