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知訊補給站


*

美國的親密關係暴力與心理健康現況

文/劉千瑜

 

【壹、前言】

 

  2016年8月19日,英國一位國際學生畢習習(Xixi Bi 音譯)在住處被男友喬丹馬修斯(Jordan Mathews)毆打致死;被害人生前為男友支付房租,甚至買了一輛車送給男友。談及案發當日,馬修斯只說雙方產生了口角,失手打死了她;依照檢方蒐集到的證據顯示,這樣的暴力事件,並非第一次。

 

  遇害前,被害人的親友發現她疑似以濃妝遮掩眼上的傷;被問及傷口時,被害人也不多談。檢方調查馬修斯與被害人的通聯紀錄,發現手機簡訊中,善妒的馬修斯會把被害人說得一無是處、不時懷疑被害人想離開自己投往其他人的懷抱。日常生活中,馬修斯也會跟被害人說自己有過動症,如果動粗,就說是被害人咎由自取。檢方起訴了馬修斯;雖然馬修斯主張自己是過失殺人,但陪審團在聆聽證詞後,於2017年2月份認定馬修斯謀殺罪成立。

 

  這起事件,在網路上引起廣泛討論,其中一個視角,就是由心理健康切入。首先,這是一起親密關係暴力事件;其次,控制與權力(control and power)這兩個元素可以說明這起親密關係暴力的行為模式,而高壓控管(coercive control)正是該事件的本質。

 

  法庭上,馬修斯的證詞處處反映了親密關係施暴者的特點:他們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有錯,因為一切都其來有自;他們也不會意識到自己的手段過當,在描述或回憶自己的行為時,很可能認為只是給被害人應得的小小教訓。施暴者常常也善於操弄人心以及抓住被害人的弱點,因此會時而暴力、時而溫柔。被害人常常感到困惑,如此貼心的伴侶,為什麼有時會完全變了一個人,出言貶抑,甚至出手毆打?在潛移默化下,被害人可能開始相信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在社交上變得退縮,與朋友親人減少甚至斷絕聯絡,在學的人可能開始不去上課。

 

  親密關係暴力事件,除了與司法相關,也涉及公共衛生; 依照美國疾病管局的最新定義:「親密伴侶暴力(Intimate Partner Violence, 簡稱IPV)含括由當下或之前的親密伴侶施以肢體暴力、性暴力、跟蹤以及心理攻擊(包括高壓策略)。舉凡配偶、男女朋友、約會對象或性伴侶,都屬於親密伴侶。親密伴侶指的是與你有著親近的個人關係的人。這類關係可能從伴侶的情感連結、定期聯絡、持續性的肢體接觸和性行為、成雙成對,或對彼此生活的熟悉與瞭解來認定,不必然需要涵蓋前述所有的面向。 」

 

  據統計,世界上,平均每三位女性就有一位在有生之年曾被毆打、強制進行性行為或是經歷其他形式的虐待。由此可知,親密關係暴力事件不在少數;而且,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根據美國心理學學會關於親密關係暴力的宣傳手冊,施暴者或被害人,來自各年齡、種族、性別和經濟條件;也可能是身障者,以及性少數族群。以美國為例,監視器捕捉到美式足球聯盟(NFL)巴爾的摩烏鴉隊球員雷.萊斯(Ray Rice) 在電梯中毆打未婚妻的畫面、達拉斯牛仔隊球員格雷.哈迪(Greg Hardy)毆打女友成傷、歌手克里斯.布朗(Chris Brown)除了在2009年傳出對當時的女友歌手蕾哈那(Rihanna)暴力相向,也陸續被爆出對不同女性的暴力事件等等都是例子。

 

圖片來源

 

【貳、澄清大眾對親密關係暴力的誤解】

 

  然而,日常生活中,當一般人聽到親密關係暴力倖存被害人的經歷,不少人心中第一個疑問是:「為什麼你不跑?為什麼還要待在那段關係中?」對此,美國作家萊斯莉.摩根.史坦納(Leslie Morgan Steiner)在TED演講中分享了自身經歷:

 

  史坦納在二十二歲時經歷了親密伴侶暴力。哈佛大學畢業的她,在紐約認識了同為常春藤大學畢業的康納。康納是一位聰明、幽默又風趣的人,在華爾街上班,幼年時期曾遭受暴力對待。兩人相愛至極,康納也對史坦納讚譽有加,並全力支持她實現夢想;史坦納萬萬沒有想到-她已經一步步落入康納設好的陷阱。

 

  隨後,康納表示自己和當時為雜誌寫作的史坦納在一起很有安全感,希望兩人遠離塵囂,所以辭去了華爾街的工作,要求史坦納一起搬到鄉間。殊不知,讓史坦納離開熟悉的環境和親朋好友,正是康納設下的第二個陷阱─孤立。在鄉間的日子,康納購置了槍枝,說是要自我保護。兩人婚禮前五天早晨,史坦納忙著趕稿,覺得很挫折,康納忽然狠狠地掐住史坦納的脖子,讓她難以呼吸,再不斷地讓她的頭撞牆壁。他解釋,這是因為史坦納抱怨工作,加上婚禮在即,自己承受相當大的壓力。康納後來表示後悔,史坦納也以為這只是偶發事件。

 

  蜜月期間,史坦納在開車迷路時被康納暴打頭部;交通堵塞時,康納把手中的漢堡砸向開車中的史坦納。之後,史坦納每週都會被暴力相向一至兩次。這期間,史坦納一直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受到親密關係暴力,甚至以為自己的情況是特例,只是愛上了一位內心有很多困擾的伴侶,而自己是一位堅強的女性,一定可以圓滿處理。

 

  史坦納分析指出,親密關係施暴者第一步就是引誘與吸引被害人,第二步是讓被害人孤立無援,第三步是觀察被害人對於暴力的反應。而施暴者最後一步,就是殺掉被害人,尤其當被害人想要離開。甚至兩人分手或離婚後,施暴者仍可能跟蹤騷擾被害人─因為自覺處境已經不能再壞了。這種跟蹤騷擾被害人的事件,即便施暴者已經跟其他人結婚,仍可能發生。

 

  史坦納的經歷也顯示出:在心理層面,親密關係暴力容易讓被害人感到困惑,為什麼自己這麼熟悉親密的人會變成這樣。而在許多人心裡,家,應該是座避風港,因此很難把暴力與親密關係聯想在一起。離開,未必安全,被害人因此活在多重的壓力當中。所以,要保護自己與親友免於受到親密關係暴力,必須認識這些暴力的警訊、提供縝密的協助。 同時,施暴者本身也需要正視自己的心理健康議題,康納年幼時曾受虐待,這或許也是他成為施暴者的因素之一。

 

圖片來源

 

  因此,在聽聞這些暴力事件時,與其去問被害人為什麼不離開施暴者,似乎把過錯全推給被害人,不如去想想,自己能做些什麼?怎麼樣能讓被害人安全地離開這段關係?

 

【參、親密關係暴力與心理健康的關聯】

 

  美國心理學學會指出:受到親密伴侶暴力相向的被害人或倖存者,不管是遭受肢體、言語或跟蹤等暴力型態,他們都有可能出現憂鬱症、焦慮症或創傷後症候群等身心症狀,甚至會有輕生意念。有些人也會因此自尊低落、無法信任別人、害怕與人親近或產生孤立感。有些被害人甚至會形成不健康的飲食習慣(像是厭食或暴食)、進行風險高的性行為或是對藥物成癮、有睡眠障礙、腦海中重複播放暴力行為。生理上出現頭痛、慢性疼痛以及活動受限感,也所在多有。這些症狀,可能單一出現,也可能合併產生。

 

  以下簡要介紹被害人因為被暴力對待可能出現的症狀。臨床上,專業人員會根據美國精神醫學學會《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的症狀標準進行診斷;手冊內容也根據相關研究進展不斷修改,目前最新版本為第五版。如果發現自己或周圍的人可能已經有這些身心症狀,應盡快尋求專業協助。

(1)憂鬱症

  臨床上,多以重鬱症(Major Depression)稱呼。如果具備第一或第二項情形,而且與之前相比,情緒或行為產生變化,這些變化也並非其他健康狀況所引起,而且持續兩週以上,加上其他任五項臨床診斷的症狀,很有可能是憂鬱症。這些症狀包括:

  1. 對未來感到沒有希望或是持續感到悲觀,可能是自己觀察到或是別人察覺你的變化。
  2. 對生活感到麻木提不起勁;常見的一個表徵是,對曾經愛好的事物或熱衷的活動失去興趣
  3. 不安與煩躁感,反應變得遲緩
  4. 體重改變,而且原本沒有飲食障礙的人,變得暴飲暴食或是失去食慾
  5. 失眠或是嗜睡
  6. 容易感到疲倦或失去活力
  7. 幾乎每天都覺得自己沒有價值或是有不必要的罪惡感
  8. 專注力或思考力降低,或是變得猶豫不決
  9. 產生自殺的念頭或試圖自殺
  10. 生理上,即便看了各科醫生並依照醫囑治療,查不出器質上的致病因素,但是疼痛或不適感持續存在,例如:頭痛、胃痛

 

(2)持續性憂鬱症

  Persistent Depressive Disorder;臨床上,原稱為低落性情感疾患(Dysthymia),亦有輕鬱症之稱。所谓持續性,相對於孩童只要一年以上出現相關症狀即可能被診斷為持續性憂鬱症,成人以兩年以上為標準。常見的症狀包括:

  1. 對生活充滿挫折感
  2. 對生活感到麻木提不起勁;常見的一個表徵是,對曾經愛好的事物或熱衷的活動失去興趣
  3. 睡眠習慣改變,例如:嗜睡或失眠
  4. 飲食習慣改變,例如:開始暴食或失去食慾
  5. 其他憂鬱症症狀表現

 

(3)廣泛性焦慮症

  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簡稱GAD。焦慮症有許多種,廣泛性焦慮症與其他焦慮症的區別是,焦慮感無所不在,而不是比如在社交等特定情況才發生,持續六個月以上 。GAD常見的症狀有:

  1. 對任何事情都可能過度擔憂或感到緊張:包括對日常生活、工作、學業或人際關係等等,擔心各式各樣的事情,自己多半也認知到這些憂慮都是不必要的,但仍舊無法控制自己不去擔憂或感到緊張,可能也因此感到無助
  2. 疲倦以及有睡眠障礙:包括失眠,睡到一半容易醒來,不停地翻身。睡不好就沒有精神,所以可能影響工作上或學習上的表現
  3. 頭痛
  4. 難以專注:因為大部分的精力都集中在擔憂的人事物上,導致無法專注於手邊的任務,使工作或學業表現能力降低
  5. 頻繁地想上廁所
  6. 煩躁感:因為無法控制自己的憂慮,所以覺得心煩,可能因此哭泣或感到憂鬱

 

  憂鬱症和焦慮症屬於情緒障礙(Mood Disorder),如果憂鬱和焦慮感來來去去,那也是自然現象。

 

(4)創傷性症候群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PTSD。症狀可能在創傷事件後三個月顯現,也可能長達一年才出現。臨床診斷會觀察這些症狀是否持續至少一個月,影響患者日常生活。主要症狀為下列四種:

 

  1. 重現感:例如,事件重複在腦海中播放,感覺身歷其境,甚至心跳加快或流汗;惡夢連連

 

  1. 逃避:避免自己身處會讓自己回憶起創傷事件的地點或者避免接觸會讓自己觸景生情的事物;迴避與創傷事件相關的感受與思考
  2. 神經過敏:容易受到驚嚇、難以入睡、易怒或是覺得緊張。這些症狀可能使患者覺得承受巨大壓力,進而難以處理日常生活事物。
  3. 認知或情緒症狀:記不清楚創傷事件的關鍵細節、對自我或是世界產生負面感受、出現扭曲的想法,包括罪惡感或是想要怪罪別人,以及對曾經感興趣的事物失去興趣

 

圖片來源

 

  而親密關係暴力的心理健康議題,不僅僅是被害人,也須討論施暴者。這一類的暴力事件讓被害人身心受創,施暴者本身在心理健康方面,也很可能需要幫助。身心症狀,可能與其他因素像是藥物濫用等加成或互為因果,提高了產生暴力傾向的風險。以下列舉幾項可能與施暴者相關的心理健康議題:

 

(1)邊緣型人格障礙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簡稱BPD。由於各種特質,與這類的人相處交往,常被形容為如履薄冰(walking on eggshells),因為難以預測他們的情緒或行為。邊緣型人格障礙者,以滿足自己的需求為要務,會施加言語暴力於親近的人。一旦覺得自己被忽略,可能會不擇手段讓對方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臨床上,要具備五項以上症狀,包括:

  1. 極度恐懼被拋棄,所以極力避免真實或想像的拋棄:例如,不論有沒有事實基礎,覺得自己一定會被親密關係伴侶拋棄,所以即其所能避免自己被拋棄,像是可能先提分手,或是一有風吹草動就緊迫盯人
  2. 不穩定的人際關係,在極端理想化與貶低中擺盪:在與人相處交往時,不是把對方看成全好就是全壞,沒有中間地帶,所以難以有穩定的人際交往。
  3. 「自我人格」的概念模糊不清,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或是是怎麼樣的人
  4. 出現至少兩種衝動行為,例如:衝動消費、危險性行為、暴食或輕率地駕駛
  5. 反覆出現自殺念頭或是自傷行為:例如,在親密伴侶關係中,通過自傷想要博取對方的愛與關注、威脅自傷來要求對方順著自己的心意等等
  6. 心情不穩定:像雲霄飛車一樣,可能現在非常開心,下一秒卻極度憂傷
  7. 長期感到空虛,心中像是有著填不滿的黑洞
  8. 難以控制憤怒的情緒
  9. 產生偏執或有解離症狀:面對高壓的情況時,感到麻木,像是把自己抽離於現實生活中

 

(2)憂鬱症 (同前述)

  臨床上,多以重鬱症Major Depression)稱呼。如果具備第一或第二項情形,而且與之前相比,情緒或行為產生變化,這些變化也並非其他健康狀況所引起,而且持續兩週以上,加上其他任五項臨床診斷的症狀,很有可能是憂鬱症。這些症狀包括:

  1. 對未來感到沒有希望或是持續感到悲觀,可能是自己觀察到或是別人察覺你的變化。
  2. 對生活感到麻木提不起勁;常見的一個表徵是,對曾經愛好的事物或熱衷的活動失去興趣
  3. 不安與煩躁感,反應變得遲緩
  4. 體重改變,而且原本沒有飲食障礙的人,變得暴飲暴食或是失去食慾
  5. 失眠或是嗜睡
  6. 容易感到疲倦或失去活力
  7. 幾乎每天都覺得自己沒有價值或是有不必要的罪惡感
  8. 專注力或思考力降低,或是變得猶豫不決
  9. 產生自殺的念頭或試圖自殺
  10. 生理上,即便看了各科醫生並依照醫囑治療,查不出器質上的致病因素,但是疼痛或不適感持續存在,例如:頭痛、胃痛

 

(3)躁鬱症

  Bipolar Disorder,臨床上有四種類型,主要以情緒擺盪等特徵來判斷。由於症狀表現,綜合各項因素,他們有暴力傾向或激進行為的可能性提高;親密伴侶因此有可能成為潛在受害者

  1. 第一型躁鬱症(Bipolar I):心情會達到躁狂程度。
  2. 第二型躁鬱症(Bipolar II):憂鬱之外,情緒擺盪也會接近躁狂程度。
  3. 循環發作型情緒失調(Cyclothymic Disorder):不到躁狂也不到憂鬱,心情在兩者之間擺盪。
  4. 非特異性雙極性精神失調症(Bipolar Disorder Not Otherwise Specified):跟前述三種都不同的其他型

所謂情緒擺盪,如果把情緒化為光譜,一般情緒屬於中庸,則躁鬱症判斷指標,就是在中庸情緒上下的情緒擺盪:

  • 躁狂期:可能的表現是,覺得自己超級棒,無人能及;講話語速非常快,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
  • 鬱期:憂鬱症狀,包括難過、沒有活力

 

【肆、政策與制度設計-以美國為例】

 

  由前述可知,親密關係暴力帶來的身心傷害,未必在當下就可以明顯看到。政府或研究單位應全方位搜集資料,以制定或建議應對、終止或預防親密關係暴力和促進心理健康相關政策。美國疾病管制局建議,在相關資料的搜集上,應該是以問卷調查和通報紀錄相輔相成;因為,親密關係暴力對當事人的身心傷害,很可能要一定時間才會逐一顯現出來。光是通報紀錄,無法反映全貌。

 

  如果僅依照報案紀錄或驗傷報告等文件,很可能忽略了長期的身心傷害,例如:創傷後症候群。因此,要綜合這些資料,才能更清楚地瞭解親密關係暴力的後果;從中思考如何設計相關課程或計畫,來協助被害人與施暴者。

 

  以美國為例,全國家庭暴力、創傷及心理健康中心(National Center on Domestic Violence, Trauma & Mental Health) 是關注全美在家庭暴力以及心理健康議題的重鎮。此機構由家庭暴力與心理健康政策倡議組織(Domestic Violence & Mental Health Policy Initiative,簡稱DVMHPI) 於2005年成立。

 


圖片來源

 

  這些機構的淵源,可以從美國在1984年立法通過的家庭暴力防治與服務法案(Family Violence Prevention and Services Act)說起。美國國會研究服務部門(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自1914年起出版各種介紹立法的書籍,以普及大眾對於法案的了解。本法案最新的報告,由專攻社會政策的專家雅卓安.L.費南迪斯-亞坎特拉(Adrienne L. Fernandes-Alcantara)撰寫,讓大眾了解這個法案的背景,以及法案具體落實的方式。

  

  DVMHPI服務家庭暴力倖存者以及他們的孩子,幫助他們接觸到心理健康和其他能提升安全以及福祉的各項資源。DVMHPI的經費來自公部門和私部門:包括市政府、州政府,以及民間的贊助型基金會。如果和全國家庭暴力、創傷及心理健康中心綜合來看經費來源,大約52%來自地方或聯邦政府,48%來自民間基金會。

 

  在實踐上,DVMHPI讓不同專業的人有機會對話與合作,同時也為相關服務提供者以及政策制定者提供訓練和技術上的服務。在對話層面,參與者包括心理健康專業人士、倡議人士、身障者權益促進組織、社區服務機構、州層級的家暴防治聯合陣線、州級政府單位和其他關心政策的組織。DVMPHI也從影響女性的政策著手,尤其在與創傷、家暴以及心理健康相關的議題方面,他們會針對心理健康和家暴議題提出政策建議。

 

  在定位上,DVMPHI的服務包括家暴預防。例如:提供相關課程給目睹家暴的兒少,目的在打破家暴的世代循環。在倖存者方面, DVMPHI也從政策著手,希望相關制度能注意到倖存者的心理健康狀況,以期達到永續長久的安全、避免再度落入暴力的親密關係當中。DVMPHI也期許透過他們的努力,讓其他人了解到這些暴力背後的社會、經濟、政治、文化和心理因素,進而促成政府與民間研擬各種相關策略,來改變現況。

 

  而全國家庭暴力、創傷及心理健康中心服務對象是全美大眾,也是美國家庭暴力資源網絡(Domestic Violence Resource Network)成員之一,屬於特殊議題資源中心,主要任務在提供訓練、諮詢,由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提供經費資助。

這個中心的服務宗旨是社會正義,透過發展與增進具可近性、文化敏感度,回應創傷認知的服務,讓家庭暴力倖存者與他們的孩子能獲得維持其安全與福祉所必要之資源。。

 

  全國家庭暴力、創傷及心理健康中心的具體方案包括:,透過電子報和紙本刊物提升社會大眾對於家庭暴力、創傷、藥物濫用與心理健康之間關聯的認識;藉由訓練、網路課程,讓心理健康和法律等相關專業人員,能更加認識暴力事件帶來的創傷,而能更有效協助受創者療癒復原。此外,該中心也做政策倡議,研究分析各相關知識與資料,建立倖存者及其子女因應創傷的實證基礎。

 

  家庭暴力資源網絡由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資助,成立宗旨在於從個人、社區和社會層面來介入或預防家庭暴力事件。網絡提供最新資訊,包括:實務範例、政策、研究以及被害人資源,讓醫事人員、法律專業人員、教育工作者等有可能接觸到家庭暴力議題的專業人士,都有機會接觸到這些知識資源。

   

  關注了親密關係暴力被害人的心理健康,在施暴者方面,讓人疑惑的是-他們是否可能改變?許多被害人都以為能改變施暴者,但是依照史坦納的經驗與分析,僅憑被害人一己之力,困難重重。

 

  時任全國家庭暴力熱線工作人員的凱瑟琳.羅賓森(Kathryn Robinson)為全國家庭暴力熱線撰寫一篇文章,討論到施暴者究竟可不可能改變?一個人要改變行為,需要發自內心、也願意付出努力;而親密關係暴力涉及權力控制議題,背後常常是施暴者本身習得或內化的態度和觀念所致,像是,認為自己應該享有特權或凌駕於其他人之上。  因此,在許多親密關係暴力的例子裡,很難看到施暴者改變。如果施暴者真心想要改變自己的行為,可參與各種加害人處遇計畫(Battering Intervention & Prevention Program,簡稱BIPP),建立施暴者的負責感,並學習非暴力的處理行為,可能有所改善。唯有施暴者決心想要改變,才有可能;而且這個改變所需時間很長,可能需時數個月或數年。

 

圖片來源

 

  羅賓森強調:熱線不推薦伴侶諮商、憤怒情緒管理、藥物濫用者課程或心理健康治療。熱線也特別說明:由於施暴者多半善於操縱人心,如果使用伴侶諮商,施暴者可能會在諮商過程中再度把責任推給被害人,博取諮商師的好感或認同;如果諮商師不為所動,施暴者可能就會一口咬定諮商師偏頗。另外,很重要也最核心的一點是─親密關係暴力問題的根源,並不是親密關係,而是施暴者本身。

 

  參與伴侶諮商,某程度是因為親密關係是由當事人一同努力經營,但是暴力本身並不屬於親密關係要處理的問題。施暴者的暴力行為,究其源頭,並不像施暴者所言,需要被害人負責;因為暴力本身就是不對也不該出現的;再來,諮商會讓參與者講出內心深處的話,被害人的言談很可能會讓施暴者不悅,回家後進行報復。而親密關係暴力與一般憤怒情緒管理不同,因為前者施以暴力的對象是特定人─親密伴侶,主要出於權力與控制,不一定是因為憤怒這種情緒所引起。

 

伍、結論

  親密關係暴力和心理健康,需要許多不同背景的專業人員、並且要有各種的方案,在不同層面多管齊下。在介入之外,如何有效防治、包括打破暴力的循環,能避免許多不幸事件。

 

  各項專業人員以及當事人的親朋好友,都能盡一份心力,讓被害人重新體驗安全的感覺;倖存者如果能學會識別什麼是健康的感情關係,也將避免日後踏入類似的循環、並了解親密關係暴力的因果關係,有助於走出陰霾,減少自責。

 

圖片來源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