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知訊補給站


*

與校園性侵害相關的重要討論議題

文/巫靜文

 

  在美國的經驗中,當討論校園性侵害時,以下都是十分重要的議題:

  1. 統計的困難

  由於對性侵議題的不瞭解、通報的黑數、受害者的污名,以及統計調查的設計方法不同等因素,使得不論是政府單位或是民間組織,至今都難以在校園性侵害的盛行率上達到共識。例如:當AAU的調查發現,有超過半數的高等教育機構學生曾受到性侵害或性騷擾時;另一項由美國大學女性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Women, AAUW)於2015年所做的研究卻發現,高達91%的美國大學在過去的一年間並未有任何強暴案件的通報。統計資料所呈現出來的異質性促使某些人提問:「校園性侵害議題是否正如倡議者所說的這麼嚴重?」,顯示在缺乏可信、一致的調查研究的情況下,實務工作者和社會大眾都難以確實地掌握問題的普遍性和影響幅度,也可能因此使得倡議工作和相關服務難以推動

 

  研究者指出,統計結果的差異可能來自於多個原因,包括:

  • 有些學者認為,這類調查經常是自願性的,曾有過性侵經驗的女性比較有可能主動接受調查,造成整體受害比例偏高。
  • 以司法部的「全國犯罪受害調查」為例,該調查將性暴力視為「犯罪」,但卻可能有受害者不認為自己所遭遇到的經歷已經是犯罪行為,不屬於調查問題所指的範圍。
  • 調查的方式也可能影響結果。例如某些調查採用市內電話進行訪談,然而獨居、屬於社經弱勢的年輕女性或是性少數可能並沒有電話,但她們卻常常是性暴力的受害高危險群。此外,性暴力是一個敏感的話題,很多受訪者可能不願意在電話中和一個「陌生人」討論這樣的經驗,或是受制於身邊有人而無法坦誠以告,這些都可能造成調查結果的偏誤。
  • 學者指出,許多大學無通報記錄,並不代表未發生性侵害案件;相反的,這可能只是再次反映受害者們往往不敢通報、說出自身的受暴經驗
  • 大學對自身聲譽的考量,也可能使他們不願參與這類調查。
  • 最後,某些學者指出,調查結果可能和研究中如何定義「性侵害」相關,不同定義反映的可能是「意識形態」之爭。例如:有些女性主義者擔心太為嚴格的定義可能會強化性別刻板印象,一方面假設各種男女之間的互動(尤其是與性相關的互動)都是危險的,另一方面認定女性遇到性時總是脆弱而需要保護,反而無法培力女性。但也有人認為,那些較寬鬆的定義忽略了現今男女權力地位的不平等,無法反映現實。

 

  如何設計出更完善的調查,以取得更多可靠的資訊,是性侵害議題研究與實務工作的一大挑戰。然而,無論調查結果如何,即使性侵害的受害者只有寥寥幾人,也絕不代表這個問題可以被忽略。相反的,如何提供所有受害者們所需要的協助和支持,又如何改變各種促成性暴力的社會因素,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圖片來源:RAINN

 

  1. 通報率低

  幾乎所有的調查研究都指出,校園性侵害的通報比率相當的低。造成這個現象的可能原因有:

  • 學生們缺乏對性暴力議題的了解,更不知道如何求助、又有哪些資源可以運用。
  • 校方的回應不友善,例如發表不恰當的言論、未能提供受害者必要的協助,甚至沒有妥善調查,導致學生對校方不信任,而不願求助。
  • 因為社會上普遍存在「責怪受害者」的氛圍,受害學生們可能感到羞恥、自我責怪,因而不敢說出自己遭到性侵的事實。
  • 調查發現,校園性侵害的案件中,加害者大多是熟識的人。當加害者是朋友時,對於受害者來說,更是雙重的衝擊:她們一方面必須經歷性侵的創痛;另一方面,也必須面對原本的人際網絡和友誼的崩壞。在這種情況下,告知和通報,都可能變得更為困難。一旦說出性侵的事實,也等於承認了「自己被信任的人傷害了」的事實,更必須迎接後續關係的破裂和衝突。這對於很多受害者來說是非常痛苦的經驗,因此,在「假裝沒事發生、維持過往情誼」和「告知通報」之間往往是很天人交戰的拔河。
  • 對於某些受害者來說,要在事件發生後,判定「這是不是強暴」,可能也不是那麼的容易,反而會面臨很多掙扎與糾葛。例如,某些受害者可能一開始沒有拒絕對方的撫摸或親吻,因此在事件發生後,覺得自己好像沒有做到「拒絕」,因而沒有「資格」指控對方又例如,有些人可能覺得「強暴」或是「性犯罪」是一個太強烈的字眼,不確定自己的經歷是不是真的這麼「嚴重」,因而無法「理直氣壯」地將自己的遭遇歸類成性侵害,進而採取通報行動。

 

(圖片來源:AAUW

 

  1. 校方的處理失當

  「校園性侵害」議題之所以在這幾年受到這麼多的關注,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很多受害者紛紛現身,指控她們的學校沒有妥善地處理性侵案件這些指控包括:校方人員對受害者做出不恰當的評論、未依規定進行調查和處置、懲罰太輕微、未能提供受害者適當的協助和支持,甚至是對通報的受害者進行「報復」(例如以精神健康為由強迫受害者休學),傷害受害者的權益

 

  校方的處理失當反映了多重的問題:

  • 校方缺乏對性侵害議題的正確知識,也不了解受害者們遭遇到的傷害,甚至可能充滿偏見,反過頭來責怪受害者
  • 美國大學內尚未建立完善的通報制度,第一線的人員可能也缺乏專業素養,無法在當下提供適切的回應,導致學生漸漸對於校方失去信心。
  • 即使已有相關法要求校方在接到性侵害案件通報時,應該要依規定進行調查、為受害者提供協助、保障受害者的權益,但因為缺乏監督和罰則,無法確保學校會按照這些程序與規定去做。
  • 大學校園內的文化仍舊沒有正視「校園性侵害」議題,因此,除了改善法律規定和監督制度以外,更重要的是必須引導大學內部更多關於性侵害議題的討論,分享各種相關資訊、破解迷思

 

  1. 酒精、藥物與其他文化因素

  研究指出,美國校園性侵害案件中,加害者經常是受害者熟識的人,而最重要最常見的風險因子就是酒精與藥物。也就是說,大部分的性侵害發生在受害者因為使用酒精或是藥物而意識不清、無法拒絕(或是給予同意)的情況下。當性侵案涉及藥物和酒精時,受害者通報的比率又比一般更低

 

  因此,有論者提出,除了性暴力的相關知識以外,在討論校園性侵害議題時,也不能忽略酒精和藥物所扮演的角色。這並不是說我們應該檢討受害者,批評自願或是被迫使用酒精或藥物的女性,以及她們的生活選擇,因為沒有任何受害者應該被責怪,而性侵害的責任應該落在加害者身上。討論的目的也並非徹底「消滅」酒精與藥物在大學校園中的存在,相反地,討論酒精與藥物使用的目的,是協助大學生了解酒精和藥物可能帶來的影響、它們在社交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進而更健康、適宜、更有意識地使用酒精或藥物

 

  除了酒精和藥物以外,也有人指出,大學生對於性的態度以及大學內的性文化,可能也是影響性侵害發生的因素之一。然而同樣地,這類討論的目的並非批評、貶低某一類型的性生活和性實踐,而是應該鼓勵大學生們對各式各樣「性」的議題進行討論,包括討論性互動中的模糊和隱晦、各種界線如何成形又如何被確認、什麼是「合意」、如何在性互動中確認對方的意願,又要如何避免不良的溝通等等。

 

  這些議題說明,校園性侵害是一個複雜的問題,涉及大學生的生活型態、校園內的性別意識、性少數族群所受到的壓迫、對性與性別暴力的了解、性侵帶來的污名,以及對於親密關係與性關係的討論等等。而大學校方除了在性侵害發生之後,按規定進行調查、提供給受害者足夠的支持與幫助以外,更要創造一個尊重、開放、具有性別敏感度的環境,讓受傷的人願意挺身而出。此外,大學也應該致力於改變校園內的性別偏見,提倡尊重多元性別,並且協助學生們學習如何建立平等、健康的關係,以減少校園內基於性別、性傾向和性別特質而產生的壓迫與暴力,預防校園性侵害。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