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知訊補給站


*

協助家內性侵害倖存者

文/巫靜文

 

【你可以怎麼做】

  家內性侵問題的察覺和防治需要整體社會的努力,而倖存者們更是需要來自他人的支持。在這個單元中,我們將介紹一些相關資源,協助讀者了解,作為性侵倖存者身邊的他者,自己可以怎麼做。

 

  1. 如果身邊的兒少疑似遭到性侵害,該怎麼做?

  很多時候,兒少並不會主動告知自己遭到性侵的事實,因此身邊的人-包括父母、師長等-就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美國最大的反性暴力組織RAINN(Rape, Abuse & Incest National Network, 強暴、虐待與亂倫全國網絡)提出以下的行動指引

1)留意受暴特徵

  儘管不一定明顯,但兒少身上可能出現某些肢體、語言和行為特徵,暗示他們可能正在承受暴力虐待,例如身上出現不明傷痕、下體紅腫、變得安靜不說話、使用不符合其年齡的詞語、拒絕他人肢體接觸、睡眠問題等等。

 

2)與兒少對話

  若擔心兒少正受到傷害,最好直接與他們對話,然而在對話時,應該要留意幾件事情:

  • 選擇恰當的時間地點:創造一個沒有威脅性的環境,讓兒少感到安心。
  • 留意自己的語氣:盡量溫和、不要太嚴肅,若口吻太嚴肅,兒少可能會因為害怕,講出他們覺得大人們想聽到的答案,而非事實。
  • 和兒少直白的對話:使用兒少能夠理解的詞彙,不拐彎抹角。
  • 傾聽並提出後續問題:讓兒少自由陳述,不要打斷他們,並針對不清楚的地方提出問題。
  • 避免責怪與評論:避免讓兒少覺得自己被指責了,可以減少使用以「你」開頭的句子(如:你剛剛說了……),而改用以「我」開頭的用語(如:我有點擔心你剛剛說的事情)。
  • 安慰兒少:告訴兒少他們沒有犯錯。
  • 保持耐心:這樣的對話可能讓兒少感到非常緊張甚至是恐懼,因此應保持耐心、不要催促他們。

 

3)通報有關當局

  • 兒少們可能因為害怕不願被通報,因此在通報前,可以向他們說明,自己的作法是為了幫助他們。
  • 在通報前也應該要確保兒少的安全,如果兒少有安全之虞,應該先與有關單位討論。
  • 整理自己的思緒,好在通報後提供給有關單位詳實、正確的資訊。
  • 通報後,如果可行,持續為兒少提供情緒上的支持。

 

  1. 若兒少向自己揭露受到性侵的事實,該如何與她/他對話?

  對於兒少來說,說出自己遭到性侵需要莫大的勇氣,美國反兒童性暴力組織Stop It Now!指出,在傾聽兒少的同時,成人應該要留意以下幾件事

1)保持穩定

  說出經歷的兒少往往渴望有人可以告訴自己,「一切都會沒事的」。因此作為傾聽者,應該盡量保持冷靜與穩定的態度,使兒少感到安心。

2)相信兒少的陳述

  謝謝對方願意告訴自己這些事情,如果兒少的敘述讓人有疑惑、質疑之處,以持平、溫和的口吻提出疑問,盡量不要表現出不贊同與質疑,也不要使用有引導意味的問句。

3)確認兒少的安全

  一方面確認兒少沒有安全上的疑慮,如果可能,和其他的成人一同為兒少建立一個安全計畫。另一方面,確保兒少心理上也有足夠的安全感,有時他們可能會提出一些看似不合理的要求,例如要求穿兩件睡衣等,應該在可行的情況下盡量滿足兒少。在這個階段,重建兒少的信心與安全感是最重要的事。此外,保護兒少的隱私也可以增加他們的安全感。

4)協助他們擺脫自責

  告訴兒少受到性侵並不是他們的錯。

5)適當地紓解自己的憤怒

  面對兒少的陳述,傾聽者也會產生憤怒、沮喪的情緒,然而成人們應該謹記,不要對兒少展現出這樣的憤怒,因為對方可能會以為自己是造成憤怒的原因,而感到自責。尋求友人或是專業工作者的協助,適切地紓解自己的情緒。

6)求助

  有時候家庭成員在得知性侵事件後,可能會傾向不尋求專業協助,在家內自行解決,然而,家內性侵會影響家中的每一個成員,而在這樣的情境中,若沒有外來的干預,內部的相處動力很難獲得改變。因此,尋求外界的專業協助才是對於整個家庭有益的作法。

 

(圖片來源:TAGV)

 

  1. 作為家中非性侵加害者與倖存者的第三人,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

  對於家內性侵的受害兒少來說,非加害人的家長往往是自己最重要的支持來源,然而,如前所述,作為家中非加害方的成人,在聽聞家內性侵時,往往會有許多複雜且相互衝突的感受,而這些震驚、否認甚至是責怪的情緒,可能會阻礙家庭成員們接受外來的協助,進而影響受害兒少的恢復歷程。美國國家兒童創傷壓力網絡(The National Child Traumatic Stress Network, NCTSN )便為非加害方的父母們製作了一份指引,說明在面對家內性侵案件時,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

 

1)當聽聞家內性侵時,各種懷疑與憤怒的感受都是很正常的,無須驚訝。

2)然而,妥善的處理這些恐懼和質疑,不僅有助於受害兒少的復原,也有助於自己的恢復。

3)成人們應該謹記,「權力」可能透過許多方式展現,因此有些時候,加害者們不一定是透過肢體暴力的方式對受害兒少進行脅迫。

4)儘管自身面臨許多痛苦,也應該記住,受到性侵並不是兒少的錯。

5)面對各種情緒,非加害方的父母可以問自己幾個問題:

  • 自己要怎麼樣才會相信子女的陳述?
  • 要怎麼樣才能停止對受害子女感到憤怒?
  • 要如何才能夠停止被背叛的感覺?

6)藉由詢問自己上述這些問題的同時,個人才有機會翻轉對家內性侵的看法,覺察自己真正的憤怒來源,並且開啟療癒的旅程。

 

  1. 做為父母,如何避免家中子女出現手足性侵(亂倫)?

  隨著個人的發育和成長,兒少會在不同的時期對於性產生好奇和探索慾望,父母們對於這些正常的互動和探索並不需要感到擔心或焦慮。但這類探索的行為應該和個人的身心發展階段一致,父母們也可以藉由觀察這些行為持續的時間長短、目的,以及子女其中一方是否感到脅迫,來判斷這些行為是否需要被干預。加拿大溫哥華的家庭服務中心提出下列的指引,提醒父母們如何避免手足間的性侵害。

1)給予子女足夠的注意力。

2)每日撥出時間和子女談天,分享當日發生的事情。

3)在和子女共處時,詢問他們和其他照顧者相處的情況,確保自己不在家時,子女也能受到保姆或其他照顧者良好的對待。

4)不要避諱與子女談論性方面的問題,提供子女適切的性教育。

5)鼓勵學校提供性侵害防治相關的教育內容與活動。

6)了解子女的交友情形。

7)教導子女身體自主權的概念。

8)在家中,打破傳統性別規範,並且拒絕各種帶有性別歧視的行為與態度。

 

  家內性侵害並非不可回復的傷害,重要的是,倖存者往往需要整個家庭與社群的支持。作為第三者,最重要的角色便是傾聽並提供支持,並謹記「不責怪倖存者」的原則,給予他們療癒傷口的時間和空間。唯有了解家內性侵害的特殊性與隱匿性,以及倖存者們可能遭受到的困難與壓力,才能夠給予倖存者們需要的支持,並且協助他們更順利地復原。

 

【組織與資源】

  在說明個人面對家內性侵問題時可以採取的行動後,接下來的章節中,我們則將介紹一些專業實務上的相關資訊,包括方案、行動,與相關組織,供國內之助人工作者參考。

 

  1. 加害人處遇

  除了透過司法程序給予性侵加害人懲罰以外,為了有效預防性侵再次發生,為加害人提供治療處遇,也是性侵害防治工作中重要的一環。以美國德州為例,其性侵加害人處遇方案可以分為教育和治療兩個部分,前者是一套為時4個月的課程,主題包括健康的性知識、壓力和憤怒管理與人際關係等;後者則是為時27個月、共分為三階段的認知行為治療,治療最重要的功能,便是協助性侵加害人面對與處理自己的性衝動、教導他們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評估加害人再犯的風險、改善其認知與行為模式,進而減少其再犯的機率。

 

  性侵加害人治療的方式與成效,一直是學者和實務工作者們關心的問題。過去有研究指出,加害人治療-尤其是認知行為療法,能夠有效地降低性侵加害人的再犯率,然而也有其他學者認為,這類治療並沒有效果,而提倡應該採用藥物為主的治療方式。

 

(1)性專門治療(Sex-specific therapy)

  Child Molestation Research and Prevention Institute, CMRPI)指出,針對兒童性侵加害人,更有效的治療方法乃是「性專門治療」(Sex-specific therapy)。性專門治療的適用對象包括了會對兒童產生性衝動的兒童、青少年和成人。性專門治療能夠協助他們面對並轉移個人不恰當的性衝動,避免因此對兒童造成傷害。

 

  和傳統的治療方式不同,性專門治療有以下的特點

  • 使用認知行為療法,降低個人對兒童的性衝動。
  • 治療師專門為對兒童有性衝動的個人提供服務,並能夠保持立場中立。
  • 即使當事人否認自己的問題,治療師仍能繼續工作。
  • 治療有兩個主要的關注:兒童必須受到保護、消除當事人對兒童的性慾。
  • 治療師曾學習如何評估當事人殺害他人、自殺或是性侵兒童的風險。
  • 治療師會設定計畫,以觀察、監督當事人在治療外的行為與活動。
  • 使用客觀的測量方式來評估治療的效益。
  • 由治療師決定治療何時結束。

 

(2)以被害人為中心的加害人管理策略

  學者與實務工作者們早已發展出各種針對性侵加害人的管理策略,包括以假釋官為主要負責人的「專精督導」(Specialized supervision)、結合社區志願工作者為性侵加害人提供支持的「支持與責信模式」(Circles of support and accountability model)、性罪犯的註冊和通知系統、限制居住地、電子監控,以及測謊等手段。

 

  這些管理策略的運作必須仰賴幾個基本的原則,包括:

  • 以被害人為中心。
  • 由具有專業知識並曾受過相關訓練的工作者負責。
  • 公共教育。
  • 定期觀察並評估這些策略的執行狀況。
  • 跨部門的共同合作。

 

  其中,「以被害人為中心」是在管理性侵加害人時最重要的原則,這包括:從被害人的觀點了解性侵、探討性侵對被害人的影響,並且思考這些影響如何左右與加害人之間的工作。美國的性罪犯管理中心(Center for Sex Offender Management, CSOM)針對性罪犯的管理設計了許多課程,其中一門課程便是「在性罪犯管理工作中,受害人與受害人倡議所扮演的角色」(The Role of Victims and Victim Advocate in Sex Offender Management)。在這門課程中,CSOM便強調如何將被害人和被害人權益倡議工作者納入性侵加害人的管理工作中,包括了解被害人的傷害、需求,並且增加被害人在管理工作中的參與。

 

(3)性侵者治療協會(Association for the Treatment of Sexual Abusers, ATSA)

  ATSA是一個致力於推動、改善性侵加害人治療工作、進而預防性侵害與性虐待的跨領域組織。透過研究教育、實務工作,以及知識共享,ATSA提倡了各種以實證為本的工作指引公共政策和社群策略,加強對性侵加害人或潛在加害人的風險評估、治療和管理。

 

(圖片來源:TAGV)

 

  1. 倖存者處遇與支持

  性侵並非不可回復之傷痕,但從傷痛走出的過程中,倖存者需要長期的協助與支持,包括了專業的資源,以及非正式的網絡力量。美國國家兒童創傷壓力網絡(The National Child Traumatic Stress Network, NCTSN )在一支宣導影片中,強調對於兒童性侵倖存者來說,「以創傷為主的治療方式」(Trauma-focused therapy)的重要性。以創傷為主的兒時性侵倖存者治療有幾個特色:

  • 自治療初期起便教導兒童重要的情緒管理技巧,協助他們面對並處理自己的情緒和壓力,兒童在成年後,也可以持續運用這些技巧來應付生活中的壓力經驗與情境。
  • 將父母或是照顧者納入治療的過程中。
  • 鼓勵兒童發展創傷敘事,直接地談論自己的受暴經驗。

 

  類似的例子包括了美國佛羅里達州兒童醫療服務(Children’s Medical Services)所提供的兒童性侵害治療方案(Sexual Abuse Treatment Program,SATP)。SATP透過個人、家庭和團體的諮商,為性侵受害兒童與其家人提供治療,協助他們降低因為性侵害而受到的創傷、從創傷中恢復、避免性侵害再次發生,並且建立健康的家庭關係。在佛州,經由執法單位或是熱線電話而通報給當地兒保單位的性侵倖存者們,都有機會被轉介到SATP接受治療。治療內容包括跨領域的評估和治療規劃、個人與團體諮商、危機處遇、個案管理、個人安全教育、預防和社區教育、同儕支持,以及社區資源的轉介等。

 

  除了專業工作者提供之協助外,美國國內也發展出個人層級的互動體系,例如仿照酗酒者匿名團體(Alcoholic Anonymous)所建立的「亂倫倖存者匿名團體」(Survivors of Incest Anonymous)。這樣的團體屬於私人互助的形式,並沒有專業工作者帶領,以匿名的形式,透過固定的會面、談話,讓有亂倫與家內性侵經驗的個人可以互相分享自己的故事,並從中獲得同理和支持。

 

  1. 點燈人運動(The Lamplighter Movement)

  麥金儂女士(Marjorie McKinnon)是一個家內性侵與家暴倖存者。多年前,當她住在收容所中、有著自殺傾向、感到前途一片灰暗時,她心想,「如果有人可以為我點燈、照亮前路就太好了!」

 

  在後來的數年中,麥金儂根據自身經驗撰寫了多本以家內性侵/亂倫為主題的書籍,並創立了「點燈人運動」,她在各地成立團體,鼓勵亂倫、性侵害的倖存者說出自己的故事、揭露與認可彼此家庭的秘密,並且理解和接受發生在彼此身上的事情。希望透過敘事,不僅協助家內性侵倖存者復原,也能提高社會大眾對此議題的了解與重視。

 

  與此同時,麥金儂也發展了「修復方案」(The Repair Program)。這個方案指出復原的六個步驟,分別是:

  • R (Recognition)-認可並接受個人在成年時的問題乃受到童年性侵的影響。
  • E (Entry)-進入方案,承諾改變自己的生活。
  • P (Process)-處理個人的情緒,學習可以改善個人健康的方式與技巧。
  • A (Awareness)-蒐集過去記憶的拼圖,將自己的人生拼湊完整。
  • I (Insight)-看見人生的全貌,並試著回到被性侵前的狀態。
  • R (Rhythm)-培養在傷害發生前,自己的生活節奏,找回自己的本質。

 

  不論是在個人或是專業工作層面,我們都可以發現,「訴說」在復原的過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當倖存者有機會說出自己的經驗時,我們才有可能探索造成這些問題的原因,並且進一步的採取行動、做出改變,讓傷害不再發生。

 

(圖片來源:The Lamplighter Movement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