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知訊補給站


*

認識家內性侵害

文/巫靜文

 

  15歲的法蘭克(Frank)是一個害羞的少年,在學校經常被比他高壯的男同學們取笑。男同學們誇耀著自己的「戰績」,並問法蘭克,他敢不敢和女生發生性行為?內向的法蘭克平日不太敢和女同學說話,卻又不希望自己一直因為「沒有經驗」而被同學們取笑,因此某天當父母留他一個人在家照顧妹妹凱西(Kathy)時,他便強迫凱西和自己發生關係…..兒保單位接到通報後,法蘭克的母親告知諮商師,先生(也就是法蘭克的父親)經常因為她沒有準時備好晚餐而毆打她,更曾經在孩子面前強迫她性交。

 

  12歲的克莉絲汀娜(Christina)被父親性侵超過一年。某天,克莉絲汀娜的鄰居因為聽到了她父母們的爭吵而報警,當警方和兒保社工趕到後,她說出自己被性侵的事,兒保社工因此決定安置她。克莉絲汀娜的母親瓊安(Joanne)起初並不願意相信她的說法。瓊安是一個移民,在美國沒有親人,也在經濟上依賴丈夫。因為如此,所以每當丈夫施暴時,她總是不敢求助,更不敢向親友們訴苦,只認為是自己做得不夠好。瓊安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接受諮商,最後終於了解到自己其實是家庭暴力的倖存者,也終於願意傾聽、接受女兒遭到亂倫的事實……

 

  凱利(Kellie)和凱西(Kathie)是一對雙胞胎姊妹,她們自5歲起便遭到大他們5歲的哥哥安德魯(Andrew)性侵,從最初的撫摸到強暴,安德魯甚至拉另一位哥哥馬修(Matthew)也加入。曾經有一段時間,姊妹們每日都遭到強暴。當她們告知母親時,母親卻沒有採取行動,當她們鼓起勇氣告知父親時,沒想到卻同樣遭到父親的性侵。這樣的夢靨持續多年,直到兩人的阿姨和鄰居聯手,才總算被解救出來。之後,凱利和凱西更決定挺身而出,說出自己的故事,她們希望自己的現身,可以讓更多人關注家內性侵問題的嚴重性,讓更多的倖存者能夠得到協助。

 

  2014年,在聯合國組舉辦的「反性別暴力16天倡議行動」的序幕儀式上,女演員泰瑞海契(Teri Hatcher)發表了一段非常感人的演說,談到自己童年的受暴經驗。海契在 7 歲那年遭到叔叔性侵,因為深信是自己的錯,所以她直到 18 歲時才敢告知自己的父母,但除了和那位叔叔保持距離以外,她並沒有採取任何法律行動。30 歲那年,她從地方報紙上得知,一位 11 歲的女孩舉槍自殺身亡,遺書中提到自殺的原因是因為長期受到海契的叔叔性侵…… 海契非常地傷心,於是和當地的檢察官連絡,檢察官表示,因為證據只有小女孩的遺書,案子可能無法成立,但如果海契願意作證,雖然追訴期已過,還是可以協助檢方證明加害者的犯罪歷史。

 

(圖片來源:UN Women

 

【認識家內性侵害】

  家內性侵害(Intra-familial sexual abuse)指的是發生在家庭內部與家庭成員間的性侵害行為,包括強暴、猥褻、強迫他人目睹性行為或是觀看色情影片,或是拍攝裸照等。家內性侵害的倖存者經常為未成年人,並主要以兩種類型出現:

  • 成年的家庭成員性侵家中未成年兒少,這類的性侵較常發生在男性成年親友和未成年女性之間。
  • 手足之間,可能是成年的兄姊性侵未成年的弟妹,也可能發生在兩個(或多個)未成年兒少之間。

 

  此外,所謂的「家庭成員」,並非只限於有血緣關係的親人,而會隨著個人對「家庭」的定義有所變動,和家庭成員們互動頻繁、緊密的其他人也可能被包含在「家庭」的範疇之內,例如父母親近的好友、保姆等等。

 

  如同一般性侵害,家內性侵害是對個人身體與自主權的嚴重侵犯,是違法的行為,然而,由於家內性侵害所涉及的特殊情境以及「亂倫」在社會上所承載的汙名,家內性侵害往往更難被察覺:倖存者可能無法意識或理解到自己的處境並不「正常」,家庭關係與動力可能使倖存者不敢、不願主動揭露自己的受害,而長期累積的無助感更可能讓倖存者難以信任專業工作者,因而拒絕求助。許多倖存者經常等到事過境遷多年後、自己已經成年時,才有辦法面對過往的傷痕,並選擇揭露。

 

  家內性侵的「隱匿」性質也使得相關的統計數字缺乏,難以估計其嚴重性。根據美國國內調查,每4個女孩和每10個男孩中,就有一人曾經遭到性侵害,而其中約有1/3的加害人是家中成員。事實上,在兒童性侵害的案例中,陌生人加害的比例偏低,大部分的加害者都是兒童相熟的對像,包括家人。針對手足之間的性侵害,則有早期研究指出,其盛行率可能是父母對子女性侵的5倍;另有調查發現,介於2%-4%的人曾經遭到來自兄弟姊妹的性侵害

 

  家內性侵害為何發生?過去對兒童性侵害的研究經常著重於加害人的反社會傾向以及非典的性偏好(如戀童),然而學者卻發現,這些因素並沒有辦法解釋家內性侵害的發生。比起一般的兒童性侵加害者,家內性侵害加害者在反社會傾向(如犯罪歷史、物質濫用和非一般性偏好)上的得分都較低,但卻較有可能經歷過性侵害、家庭虐待和疏忽,或是與父母之間的依附較弱。這樣的結果顯示,比起個人特質,家庭的動力-包括親子關係、家庭功能、伴侶關係,以及個人的受暴經驗,可能更能夠解釋家內性侵害的發生。

 

  而同樣的發現也可見於手足性侵的案例中。研究指出,手足性侵的案例經常發生於不穩定、混亂且失能的家庭環境裡,例如家中經常可以目睹各種肢體與情緒暴力、家庭成員間缺少明顯的相處界線、家中有著隱性與顯性的性張力,以及父母對子女缺少生活和情感上的關懷等。父母的暴力、失能與缺席可能促成子女之間的權力不平衡,進而導致肢體甚至性暴力的發生;另一方面,手足間的關係可能因為父母的失能而更緊密,使得揭露暴力與虐待情事更為困難。

 

(製圖:作者;資料來源:RAINN

 

【家庭性侵害的特殊性】

  和一般性侵害相同,家內性侵可能對倖存者造成巨大的身心影響與傷害,包括懷孕、性傳染病、失眠、夢靨、飲食失調、低自尊自信、自責與內疚感、創傷後症候群,甚至是自殘與自殺傾向等問題。在成年後,倖存者們可能出現酒精與藥物濫用的問題,其親密關係與親職能力也可能受到影響。

 

  而如前所述,家內性侵問題因為發生在家庭之中,因此具有某些特殊性,影響了家內性侵的預防、揭露和處遇。

 

  1. 倖存者的困境

  如同其他犯罪,在性侵受害的過程中,倖存者的安全感與對他人的信心遭到摧毀,必須重新建立,而當加害者是自己熟識的人,尤其是原本應該要保護自己的家人時,這樣的傷害就更為巨大了。家內性侵倖存者們往往面臨著高度衝突的感受,面對原本自己信任與愛戴的家人,轉而對自己造成傷害;在迷惘、困惑以外,他們也無可避免地感到自責,認為一定是自己做錯了什麼,才會導致這樣的後果。與此同時,家內性侵倖存者往往缺少支持體系(因為最主要的支持系統已經被破壞),也可能因此喪失對他人(尤其是其他成人)和體制的信心。

 

  另一方面,由於生活空間重疊,家內性侵倖存者等於完全暴露在受害的環境中,缺少保護自己的機制,也因為長期與加害者相處,更容易累積習得的無助感,認為傷害無所不在,並且無法避免,自己永遠都不可能逃離。最後,兒少倖存者們可能對非加害方的父母長輩感到憤怒,認為他們沒有保護好自己,尤其是當非加害方的成人知情卻沒有干預時,倖存者可能感到失望與怨懟,而這樣的情緒常持續多年。

 

  1. 「揭露」與告知的困難

  由於性侵承載的汙名,揭露自身的受害經驗對於當事人來說往往是一個巨大的挑戰,而家內性侵可能又比一般情況更為困難。

 

  首先,「亂倫」在社會中被視為禁忌,因此倖存者們在受傷之餘,也不免感到羞恥和內疚,擔心自己不會被人所接受,因此不敢說出自己的受害經驗。再者,倖存者對加害家庭成員經常有著複雜的感情,儘管因為性侵感到痛苦,但他們對加害家人的關懷與愛也讓他們擔憂,自己說出了性侵的事實後,加害人可能受到的懲罰或處置。同時,加害人可能也會利用這樣的情緒,要求或脅迫受害人保持沉默,甚至可能告知受害兒少,性侵是兩人之間的「特殊秘密」,讓兒少感到自己是「特別的」,因而同意保守秘密。

 

  此外,倖存者可能擔心在說出性侵經驗之後,會對其他家人造成影響與傷害。例如他們會擔心其他家庭成員不相信自己,也害怕自己會遭到責怪,變成「破壞家庭和樂」的那個人。受害兒少也可能擔憂自己的揭露會使得其他家庭成員陷入危險(例如遭到父親性侵的女孩可能擔心自己母親受暴),或是倖存者因為對他人失去信心,因此不相信說出受害事實會對自己有所幫助。

 

  當倖存者身處於相對封閉的環境中,他們可能被告知自己的被性侵經驗乃是「正常」的,而缺乏其他了解管道,也不知道如何取得資源。他們也可能已經培養出一套「回應機制」,因此擔心一旦揭露自己的受害事實,目前生活中的相對「平衡」反而會遭到破壞。總而言之,揭露與告知對於家內性侵倖存者來說並不容易,尤其是當倖存者未成年時,因此也需要周遭的專業工作者累積更多的敏感度,才能適時提供必要的協助。

 

  1. 對家庭中的其他成員所造成的影響

  當家中兒少經歷性侵時,整個家庭都會受到影響,而當加害人是家庭成員時,這個影響又更為巨大。家中其他非加害者的成員可能會經歷各種情緒,包括震驚、否認、內疚、憤怒、自責等等。出於對家庭的維護,其他家庭成員在得知性侵事件時,可能感到不可置信,不相信倖存者的說詞,甚至轉而責怪倖存者。在初始的震驚和否認過後,非加害方的成年家庭成員,則可能會感到自責與內疚,認為自己沒有保護好家人。

 

  與此同時,得知事實的家庭成員卻也可能因為各種原因而選擇不求助,甚至掩蓋事實。例如當家庭成員在經濟與情感上高度仰賴加害者時,會擔心家庭失去支柱,也可能為了維護家庭榮譽、保護家庭成員免於受到懲罰,而要求倖存者「息事寧人」,或是有可能認為「家醜不可外揚」,因此不願意向外求助。這些複雜而衝突的情緒會影響一個家庭如何面對、回應家內性侵問題,作為助人工作者,如果能在與家庭工作的過程中,察覺到這種暗湧的情緒角力,會對工作效果有很大的幫助

 

  1. 專業工作者的敏感度

  如前所述,遇到家內性侵問題的家庭可能會出現各種情緒。其中,家庭成員可能會將助人工作者視為「破壞家庭」的「侵入者」,因此對助人工作者充滿敵意和怨懟,並且拒絕專業的協助。工作者們必須保持著對這些情緒和家庭動力的敏感度,以為家庭和倖存者們提供最適當的協助。

 

  此外,學者指出,大多數的兒保工作者在面對家內性侵問題時,都著重於長輩對晚輩的性行為,而忽略了手足之間的情況。一方面,手足間的性侵較少造成明顯可見的傷痕,另一方面,手足間的性侵可能被渺小化,被視為僅僅是手足之間的玩樂和打鬧,因此容易被忽略。學者認為,助人工作者們應該要提升對於同世代間的家內性侵的認識,並且更細緻地觀察可能的跡象,在與失能家庭工作時也不忘留意手足間的動力,才能更早地發現那些有苦卻說不出口的倖存者們。

 

(圖片來源:Kiran Foster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