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知訊補給站


*

認識網路騷擾

文/巫靜文

 

  和許多同齡的青少年一樣,上網是13歲的亞曼達(Amanda)每日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她會和友人利用視訊軟體聊天、拍攝彼此的影像並且上傳到網路上,或是透過社群網站認識新的朋友。長相甜美的亞曼達在社群網站上吸引到許多注意力,在讚美的同時,這群「網友」也開始要求她「秀更多」-例如在拍攝影片的時候露出自己的胸部。在對方不斷的要求下,一年後亞曼達照做了,沒想到,這卻為她日後帶來了無盡的困擾和痛苦。

 

  亞曼達在臉書上收到一則陌生人的來訊,對方威脅她,如果不繼續提供裸露的照片或影片,就要把手中握有的亞曼達的上空照公諸於世。「他知道我住哪裡、就讀什麼學校,也認識我的親人和朋友們……」不久後的某一天,警察來到亞曼達家中,告訴她,她的照片已經被寄給了許多人。從此焦慮和憂鬱的情緒壟罩著她,在學校被孤立、網路上全是批評、嘲笑她的評論,她幾乎足不出戶。殘忍的是,事情並沒有隨時間而逐漸淡化;一年之後,當初威脅她的陌生男人以亞曼達的名字開設了一個臉書帳號,並公開她的裸照。

 

  亞曼達在學校的處境越來越艱難,焦慮的情緒讓她開始自殘,於是父母只好幫她轉學。然而,過去的夢靨似乎總跟著她,揮之不去。亞曼達覺得孤獨、無人可以傾訴,直到她在網路上遇見了另一名年長的男性朋友。在對方的邀約下,她決定和這名男性朋友見面,沒想到卻在事後遭到對方女友的霸凌。受到一連串打擊的亞曼達選擇自殺來了結這一切,雖然幸運被救活,但那些網路上的霸凌言語卻沒有趨緩的跡象,即使她跟著母親移居到另一個城市、再次轉學,但那些霸凌卻如影隨形,似乎沒有停止的時候……

 

  2012年,15歲的亞曼達再次自殺,而這一次她不幸地「成功」了。

 

  柔依(Zoe)是一個電玩遊戲設計者,電腦、網路不僅是她的工作,也是生活。2014年,她的前男友在網路上撰文,詳述了兩個人交往的種種,並且指控柔依設計的遊戲之所以可以獲得好評,是因為她和某個評論記者有染(但隨後被證實為虛構)。這則消息立刻在遊戲社群中掀起軒然大波,更有一群自稱要「矯正」媒體風氣的遊戲玩家們組成了名為”GamerGate”的虛擬社群,立志批判「走後門」的遊戲設計者和記者們。

 

  然而,這群人採取的「矯正」方式並非公開的倡議行動,而是透過社群網站,攻擊柔依。她開始收到各種辱罵的訊息,其中很多是針對她的外表、身材和私人感情。她遭到「人肉搜索」,各種私人資訊-包括電話與地址-被公布在網路上,她甚至收到了強暴和死亡威脅。最後,各種辱罵和威脅的訊息實在太多,讓柔依忍不住擔心起自己的安全,更因此被迫離開自己的家,躲藏到安全的地方。

 

  但柔依並沒有因為這件事情而噤聲。她接受媒體訪問、參與各種論壇,並且開始倡議「網路騷擾」議題的嚴重性,以及遊戲產業內的性別問題。事實上,柔依並不是這個產業裡唯一遭遇到類似對待的人。電玩產業一直以來,都背負著「性別不友善」的質疑,「證據」之一便是電玩產業中,只有11%的設計者是女性。事件發生至今已將近兩年,柔依仍舊不時地會在網路上收到騷擾與辱罵….

 

  女記者海思(Hess)長期關心性別議題,而她報導的內容有時讓她不太受某些讀者的歡迎。幾年前的夏天,她在社群網站「推特」(Twitter)上,受到了一連串的威脅訊息,寫著:「我36歲,曾經因為過失殺人而坐了12年的牢。我殺了一個女人,她跟你一樣,都喜歡拿男人的陰莖開玩笑。」「我和你住在同一個城市裡,我會找到你、強暴你,然後再殺了你。」「你將會死掉,而我將會是殺了你的那個人。我跟你保證。」由於這些威脅太具體,海思決定報警。可是當警方趕到她的住所、聽完她的敘述後,卻問她:「什麼是推特?」

 

  這其實並不是海思第一次收到類似的訊息了,早自2009年起,海思就因為自己的工作而不時的收到各種威脅,其中最常見的就是「我要強暴你」。一位騷擾者甚至取得了她的電話號碼,聽著電話中的辱罵和威脅,海思決定報警,並且為了聲請保護令而展開了漫長的訴訟流程。海思最後成功地聲請到了長達一年的保護令。然而當保護令效期一到,她的騷擾者又開始透過電子郵件和社群網站,寄送各種辱罵和威脅的訊息。海思將所有的訊息存檔,記錄對方一言一行,並且隨身攜帶。

 

  檔案夾越來越厚,海思的焦慮也是。

 

 

【什麼是「網路騷擾」?】

  亞曼達、柔依、海思都不是特例。她們所經歷的,是當代社會獨有、卻越來越普遍的一個現象:網路騷擾(online harassment或cyber harassment)。隨著網路成為現代社會裡最方便的資訊通訊工具之一,以網路為管道所進行的犯罪和傷害也越來越常見。網路上發生的傷害有很多種型態,加上科技不斷的進展,更增添了這些暴力行為的複雜度,因此網路暴力和網路犯罪的內涵也持續演變。除了詐欺、資料竊取、人口販運和網路性侵害外,「網路騷擾」已經成為許多網路使用者都曾經經歷過的重大問題。

 

  所謂網路騷擾,廣義的來說就是利用電子郵件、社群網站、APP和網站等網路工具反覆、長時間地對他人造成困擾、恐懼、痛苦與威脅。上述亞曼達、柔依和海思所經歷到的,就是常見的網路騷擾形式:網路霸凌(利用網路對他人進行辱罵)、盜用他人身分(如以他人之名開設臉書帳號)、散佈他人的私人資訊(如電話號碼和地址)和私密影像性騷擾(傳送帶有性暗示、造成他人不快的語言或是圖片)、跟蹤(長期監測他人在網路上的活動、違背他人意願不斷進行連絡),以及傳送威脅、恫嚇的訊息與發表仇恨言論(hate speech)等。

 

  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將網路騷擾大致分為兩類:輕微與嚴重的。輕微的騷擾形式包括了網路上的嘲弄、消遣,以及其他企圖令他人感到尷尬、丟臉與不安的互動;不論在現實生活中或是網路上,這類輕度的騷擾其實都非常普遍,而大部份的人也早已「見怪不怪」,不會為了這類的互動感到太過困擾,甚至可能徹底忽略。嚴重的騷擾形式則包括了性騷擾、霸凌、跟蹤和具體的威脅等。這類的騷擾情節較為嚴重,且經常長期發生,可能對個人造成生理、心理與社會層面的負面影響,例如使個人感到焦慮、恐懼,進而造成失眠等的生理症狀,個人也可能因此而拒絕社交,和他人疏遠。甚至在極端的狀況下,網路上的騷擾與霸凌可能造成個人的極端痛苦,進而選擇輕生,例如亞曼達就是一例。

 

  如前面提到的,網路功能不斷進展,因此,透過網路騷擾他人的形式也越來越「多元」,不同團體和實務工作者們的分類也稍有不同。以下我們便列出目前在國外的研究與討論中,常見的網路騷擾形式,供讀者參考。

 

  

  上述各種形式的騷擾在嚴重性、傷害程度和進行方式上略有不同,彼此之間的內涵略有重疊。他們最大的共通點是,並非一次性的事件,而是長期發生的騷擾,並且已經造成了他人的不安、恐懼和傷害。此外,一個騷擾者可能同時以多種形式騷擾受害人,例如在公布受害人的資訊的同時,威脅要傷害對方;或是一邊監看對方的網路行蹤時,一邊不斷寄送帶有性暗示的訊息。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