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經濟暴力:蠶食鯨吞的隱形暴力陷阱

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桃園分事務所督導/陳芃圻

 

(勵馨基金會桃園分事務所督導/陳芃圻)

 

  2015年家庭暴力防治法修正公告,將家庭暴力定義增列「精神或經濟上的騷擾、控制、脅迫」,明確說明家庭暴力的本質,不單著重於肢體暴力,更包含經濟虐待同年衛生福利部保護服務司研究調查數據指出,台灣伴侶暴力中,暴力樣態以精神暴力佔最多數、高達7.7%,其次是經濟暴力3.4%、眾所皆知的肢體暴力僅占1.1%。

 

  經濟暴力可視為運用經濟手段、達到圖利擁權者的作為,形式可分為經濟控制、經濟剝削和工作干擾三個面向,其往往被包裝成關係中的正常理財行為,很難明確看到傷害,但背後皆藉由成功控制或剝奪受害方的經濟資源,達到限縮其選擇自主權、最後不得不繼續留在受暴關係中的目標。它可以是其他暴力類型的因、也是暴力關係中的果,同時更是影響受害方脫離暴力環境機會的中介因素;現行因應策略採以經濟賦權與獨立就業方案為核心,企圖藉由提升經濟自主性作為脫離受暴環境的手段。

 

  阿珍四肢滿是相對人阿傑施暴推撞造成的瘀痕,兩個幼小的孩子警戒看著周遭,她說:「他(阿傑)說我和孩子是瘟疫,讓他越來越窮,他要求甚麼我就照做,但我們在他眼中永遠是扎眼不及格的垃圾,家中沒錢他不准我去工作、但又要我拿出錢來支付不足的開銷,我偷偷和家人朋友借錢,沒錢還讓我無臉面對他們,被趕出家門的我和孩子,沒錢、沒親友、無處可去!」

 

  雖然曾試圖帶孩子獨立生活,但長期遭阿傑辱罵一無是處的陰影揮之不去,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踏入職場,卻又因困難兼顧孩子和工作責任而焦頭爛額,禁不住阿傑求和和獨立生活的窘境,在獲得外出就業的保證下,阿珍同意返家。返家後的阿珍為照顧孩子、同時降低和阿傑互動的機會,選擇大夜班工作,但阿傑常會於阿珍上班時間去電表示孩子有狀況、要求其立刻返家,阿珍如不予理會、阿傑便會衝到阿珍工作地點大呼小叫,阿珍對此感到羞愧、甚而萌生辭去工作的念頭。另也因有工作收入之故,阿傑將更多的開銷壓力理所當然轉嫁到阿珍身上,諷刺阿珍會賺錢後自以為了不起講話變大聲,更為讓阿珍體驗其養家的壓力,索性辭去工作在家。阿珍為求生計轉換至全職工作,日復一日,阿傑仍舊對阿珍的付出不屑一顧、持續貶抑阿珍的各種表現、三不五時辱罵阿珍和孩子是不知節制和不事生產的蛀蟲,阿珍發現無論自己做了多少努力和改變、無論為這個家庭及阿傑投注多少金錢和付出,阿傑從不曾正眼肯定其表現,更像是永不滿足的吸血鬼般榨乾所有。

 

  在一次嚴重肢體衝突後,阿珍毅然離開攜孩子獨立生活,她看著我說:「我不是不願意互相、不是不願意分攤家用,但他可怕到連我身上的一塊錢都要吃盡,從未認同我的付出,仿佛這一切都是應該的!這讓我驚醒,我的努力需要被看見、需要被體貼,家庭經濟不該由他決定,而是大家一起分攤分工。以前我沒錢,後來有工作但又怕丟臉,更以為只要努力填補錢坑就能改變我和阿傑的關係、就不會有暴力,但問題卻越來越糟,因為同事和社工的支持,我才努力撐下來。相信經濟從來都不該是阿傑對我暴力的理由,它根本就是一種暴力、更是讓我陷在暴力問題的陷阱,現在的我有能力、也認為有權力讓自己和孩子過不需時時恐懼的穩定生活!」

 

  在阿珍的故事中,經濟暴力的三個面向明顯可見,從早期經濟必須仰賴阿傑生活的經濟控制、伴隨需協助借貸或透支薪資負擔開銷的經濟剝削、因阿傑騷擾導致工作表現和職場關係不穩定的工作干擾。我們可以發現,受害方在家務、經濟分工和暴力壓力中的拉扯掙扎,理解經濟獨立過程中所受到的衝擊和挑戰,以及如何養成踏出暴力環境的自信。

 

  實務工作者在經濟暴力防治工作中,除需保持對權力流動議題的敏感度外,更需進一步拆解出任何不利人生存的因子,除探討提升人身安全的策略,更需協助受害方釐清個人處境、在家庭經營和生存保障間取得平衡,以達保障基本生存權益的暴力防治目標。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