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相信孩子才有機會幫助孩子

                           人本教育基金會南部聯合辦公室主任/張萍

 

(人本教育基金會南部聯合辦公室主任/張萍)

 

  這十多年來,我們處理了許多師對生校園性平事件,無意間發現一些共同的狀態,包括:行為人幾乎都是累犯、學校優先保護的對象幾乎都是老師、學校覺得校譽比學生安全重要因而選擇吃案隱匿、幾乎沒有學生會在受害當下選擇告訴父母、受害學生很容易因而喪失對人的信任(因為加害人是他們最信任的老師)、家長既氣憤又無助…等。其中我最想談的是第一時間,聽到孩子說自己被性侵害或性騷擾時,老師或家長的反應行為。因為成人的反應決定了受害學生願不願意繼續說下去,決定了孩子的傷害是否會被擴大,甚至影響了受害人療育的時程。

 

  我們很常看到老師或家長其實很在乎或心疼孩子,但因為過度驚嚇或錯愕或感到受傷,便脫口說出「怎麼可能?」、「你為什麼沒有反抗?」、「你為什麼要去?」、「你為什麼沒有逃跑?」、「你怎麼那麼笨?」、「我不是教過你嗎?」之類的語言。這類質疑及責備性質的回應,會讓孩子不僅不敢再繼續說,反而因自責關上心門,無助於真相還原及創傷療育。

 

  此外,小孩會試探老師或父母的反應來決定要不要求助。例如,他會以別人的例子提問,觀察大人的反應,如果大人值得信任,他們就會吐露真相。大人也可以觀察或培養一定的敏感度,例如:小孩有時會突然害怕某個親友或老師來訪,或不願意去某個親友或老師家;或者怕黑、一直清洗身體、小便會痛、內褲分泌物增加,或情緒突然起伏很大、易怒,或有些生理反應如頭痛、胃痛等,或者會有不當的、密集的肢體接觸,都可能是跡象。另外,孩子可能突然有一些不明的禮物,或突然跟某些人或事物保持一定的距離等等。

 

  大人知情後,可能因擔心名譽而保持沉默,或者不知道可以怎麼做,或者不相信體制有可能好好處理,或者先預設後續壓力不是自己可承受的,而選擇沉默或著和解。我們擔心這種處理方式,其實是在暗示孩子: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是不名譽的、我的痛苦是可以用金錢量化的、大人間的情誼比我的感受還要重要、成人世界是用隱晦及交易的手法搓掉性侵害事件的或者:我一定有錯,父母才會用這種方式解決。所以,小孩可能會帶著創傷長大。甚至當他有好表現而被誇獎時,他心裡會想:「如果你們知道我曾經發生過什麼事,你們就不會誇獎我了。」

 

  比較好的回應方式是:相信孩子、支持情緒、協助釐清,不給壓力、不催促,並保有可進可退的空間,讓小孩可選擇當下陳述,或選擇隔一段時間後,再來找我們說。例如:這不是你的錯,說出來需要很大的勇氣,謝謝你願意告訴我們,讓生病的加害者有機會被協助,也保護了更多人。我們很願意陪伴你,一起面對。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