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在安置機構的性議題背後,

更應該關注兒少身體自主權與積極的教育引導

南投陳綢兒少家園主任/徐瑜

 

(南投陳綢兒少家園主任/徐瑜)

 

  2017年上半年,無疑是安置機構被高度關注的一段時間,但並非是受安置的兒少或身障生權益受到大幅度的重視,而是安置機構的性侵案件、管理失當的案件一件一件的被媒體揭露。於是大家驚訝著,為何應當保護孩子的機構,最後竟然成為另一個傷害他們的地方?連帶著不少網友對於安置機構的評價,從「拯救孩子們的天堂」掉入了「充滿危險的地獄」。

 

  關於安置機構內為何有較高的性議題發生率,我們在實務場域歸納出成因至少有以下四點,包括受安置兒少缺乏身體自主權的意識機構式的集體生活容易模糊身體界線機構的照顧型態有其侷限,以及台灣的教育過程中缺乏對於青少年積極「性」的教育與引導,本文則挑選兩個重點進行討論。

 

  其中,首要需要關注的是有關身體自主權的議題。受安置的孩子,常常是在權力的光譜中較兩端的個體。意即在安置的環境中相較起一般常態社會,剝奪他人權力者(觸法少年、情緒或行為有較多困擾的孩子)與權力受剝奪者(受虐者、家庭失能的兒少)的比例是較高的。並且在這些孩子的成長經驗中,多數的孩子有過被霸凌、被霸凌、體罰甚至是嚴重受虐經驗,這些經驗對於身體自主權的建構是相當不利的,這不但使得孩子看輕自己身體的權利,甚至是在這樣的經驗當中忽略了傷害的嚴重性,當遇到類似的傷害或侵犯權利的狀況時,可能也因此失去阻止的能力

 

  而安置中的兒少以「性」或「暴力」作為生活中展現權力的手段,這也常見在一般成年人身上,尤其是多數的霸凌者的成長經驗中,透過擴張自己的權力來取得環境中的主控權。所以我們經常看到性的壓迫或暴力有時並非單純的慾望驅動,更多的是權力展現的過程,有時候也會以其他的暴力或霸凌形式出現,重點在「奪取他人的權力」所以應該要探討的是機構內對於「權力」的處理與認知,以及對於個體有關身體自主權的建構,而非僅侷限在性的形式,將機構內的性議題解讀成單純「血氣方剛無處洩慾」所造成的現象,忽略了根本上需要介入的焦點,其實是捍衛自己的身體自主權,以及尊重他人的身體自主權。

 

  再者,需要關注的則是整個社會都將未滿18歲者的性需求視為「不存在」,或是「不應存在」,加上一線的輔導人員在養成訓練中,缺乏對於性需求的認識與具體的疏導策略。在實務上,我們並沒有合法、合理、合乎服務對象需求的「積極『性』」處遇策略,通常都是很消極、很隱晦處理的。像是透過運動來減低對於性的慾望跟衝動等等,甚至更多時候都是「發生了事情才介入處理」,而這並非安置機構的生活中刻意去性化,而是在整個社會對於「性議題」的處遇氛圍下,空有口號而無實際積極作為的現實。

 

  在台灣,相信任何一個經歷過青少年期的人都能夠體會,過去以及現行的「性教育」有多麼的不切實際,台灣的文化並不支持性教育的發展,反而是壓抑它,有多少人的性教育來自情節誇張的成人影片或是進入親密關係之後才開始懵懂摸索,而社會對這些未經教育與引導的壓抑所帶來的反撲視而不見,反而視為個人在道德上的缺失

 

  若要打破循環,除了從根本建構兒少的身體自主權之外,則需要進一步正視「性」在人的生、心理、社會發展佔有的重要角色,這是人性不可剝奪的一部份唯有在早期發展的階段就介入引導、給予對於性發展的正確認知與實際可行的因應方式,從認知層面處遇調整,而非只單方面的禁絕、防堵這些認識「性」與探索自我需求的行為,才是合理的因應之道。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