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一路長旅同


桃園市政府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

社工督導/陳螢屏

 

 

桃園市家防中心社工督導/陳螢屏)

 

  88年,那時候還在就讀的大學社工科系還沒有教導保護工作課程,對於性侵害被害人的連結,是在媒體上看見的一個個故事。那年夏天的暑期實習,見習了自己性侵害防治工作史上的第一個個案-因為家內亂倫而被安置的三姊妹。團體工作中的記憶,是最小的妹妹用力塗黑塗滿整張畫紙述說被侵害時期的創傷圖像,那個無聲的巨大傷痛、很強烈的衝擊著還在社工養成教育的自己。而那個時期,因為彭婉如事件,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立法通過施行,性侵害犯罪從隱晦的、羞恥的個人行為,被正視為侵犯個人身體、權益的犯罪行為。

   

  於是在進入家防中心後,真正開始從事性侵害防治工作,每一天每一個接觸的個案,不再只是媒體新聞中的被害人,每個人都有她(他)們的真實故事。陪伴著她(他)們的過程,更清楚看到在社會氛圍的仍不友善與資源協助上的弱勢,讓她(他)們的復原歷程有多麼辛苦。那時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施行10年過去性別尊重、捍衛性自主權益雖漸被看見,然卻因社會迷思偏見的根深蒂固,被害人權益及保護措施進步緩慢。

 

我記得,那個事業有成的美麗女性,因為經歷了冗長司法的折磨,在得知加害人判決無罪時,在高等法院前淋下一桶汽油準備死諫的悲痛。

 

我記得,那個因為女兒被性侵,有著嚴重替代性創傷、無比自責未能保護女兒的母親,在等不及司法判決結果下先行離世的遺憾。

 

我記得,那個揭露家內性侵而被安置的少女,無法忍受家人怪罪和放棄她而說出「早知道,我忍耐就好、不應該說出來的……」的心碎話語。

 

我也記得,那個幼時多次被性霸凌、性侵害的大男孩,在告知家人後被認為反正不像女孩、沒有失去處女膜、沒關係……等的求助漠視。

 

  從事性侵害防治工作迄今已逾10年,因為工作中看到的這些不捨與心疼,所以更致力協助性侵害被害人在服務過程中減少傷害,並為其爭取最大權益。在陪伴她(他)們的過程,從被動消極、問題解決,到主動積極、進到早期預防及修正迷思。從個別單位協助,擴大到以被害人為中心、整合網絡合作以提供最佳處遇。在醫療服務上,持續檢視修正性侵害驗傷採證程序及提供友善環境;在司法協助上,在第一時間即陪同被害人進入訊前程序,透過減少被害人重複陳述及檢察官親訊等措施,減少二度創傷、實現司法正義…這些逐步逐項建構的機制,就是為了陪著她(他)們在這條復原路上盡最大可能的好好走下去。

 

  是的,性侵害防治工作很困難,每一個實務工作者都可以像我一樣列舉不少如前的血淚個案。可也因著每一個工作角色的努力,在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施行20週年的現在,陪著她(他)們走著,我們看到了這工作的曙光以及更多可以努力的措施與空間。這20年,有幸能在陪伴她(他)們的第一線一起走過這漫漫長旅一半。雖然還未走到最後、也知道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下去,但我記得,那幾個走過復原歷程、重新找回愛與被愛能力的勇敢她(他)們,告訴我說,「可以、沒問題了」。所以知道,這一路長旅,我們不會停止陪伴、會繼續同行走到另一個20年。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