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對話與反思,讓性/別暴力有不再循環的可能!


高雄市立中正高工專任輔導教師/卓耕宇

(高雄市立中正高工專任輔導教師/卓耕宇)

 

  喜歡在課堂裡透過繪本《不是我的錯》與學生們討論一些議題,書中描繪有個小男孩在哭泣,每個同學紛紛理所當然地站出來宣稱著:「不是我的錯!因為…他很奇怪,所以才被欺負」、「所有人都打他,而我也打了,只有打一下而已」、「我也很害怕但不知該如何幫忙,所以只能在一旁看」、「男生愛哭羞羞臉,他默默地在一旁掉眼淚什麼也不說,大家也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雖然應該去告訴老師,可是我不敢,更何況這又不關我的事…」。每一句看似充分的理由,都讓傷害沒有停損,共犯持續滋養的可能。然而,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從高中男校到男學生居多的工科高職校園任教的經驗與觀察,總喜歡透過課堂裡的對話與討論,挑戰或引導學生(男孩們)反思誰需要性別平等教育?性平教育不是受壓迫者/女性/被欺凌的受苦者專屬的,而是每個人的!這樣的教育行動,試圖讓每個人在追求自我發展的過程中,覺察自身與他者的處境,不任意受壓迫也避免透過犧牲任何性別者的權益。

 

  例如:男學生面對性/身體/親密關係等議題,往往同儕間的較勁心態,勝過真實理解對方主觀感受是什麼?因為從小到大的成長與學習經驗中,從沒機會好好學習覺察與表達自己與他人的情緒,甚至被誤導為性別刻板印象的再現,這樣的誤入歧途男性氣概養成歷程,就形塑了不善表達情緒的悶鍋特質。直到意外氣爆,問題癥結才有可能被看見!

 

  那我們就來練習給自己真實的情緒發聲吧!剛開始,多數工科的男生覺得很不習慣,但不習慣大多因為過去的經驗讓他們覺得說了也沒用,或沒有人會好好在乎地聽,因此,漸漸不說了,不說並不代表發生或沒感受,只是漸漸被層層包裹起來封存。直到男孩們慢慢可以自在地覺察自己的情緒,並好好描繪他,情緒智商也跟著提升,暴力指數相對驟減。而作為引導討論的心理教育工作者,扮演的角色就是先不評價,擁抱當下的情緒並好好聽,再來進一步釐清與討論都不遲。這樣的基礎建設,就是要的性平意識培力。我總相信:沒有一個人生下來就是個性別歧視與暴力者,總好奇是什麼樣的體制條件與環境養成這樣一個人?

 

  男孩的情緒教育不能等!當情緒找到另類的出口,爆炸的可能性就少了一點。如果老師可以引導學生們好好覺察情緒如何左右著我們?就是一個很貼近學生活世界的發聲練習!有人願意好好聽,自然就願意好好說,而我們都可以給在暴力循環中受苦的學生可以找到另類出口的可能。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