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從社區男性參與開始「友善路人甲」

婦女救援基金會 暴力預防教育中心組長/游政韋

(友善路人甲方案徵選活動/圖:婦女救援基金會提供)

 

  婦女救援基金會近年來關注男性與性別平等議題在日常生活場域中常規的實踐,一方面試圖理解社區性別暴力防治工作的當前狀態;另一方面則思考男性行動者在社區性別暴力議題與防治工作的實踐與限制。如此的嘗試相當多元,除了在社區中進行團體,也包含針對志工、巡守隊的訓練,或是直接舉辦性別暴力防治的宣導,逐步開啟與社區的互動。

 

  在一次社區訓練中,婦援會的工作者帶領巡守隊進行社區安全地圖的活動,由成員標注標示危險與安全空間。活動中男女成員各半,成員所標示的安全空間包含便利商店與私宅,並辨識出社區中的照明不足、靜謐或是偏遠地點,以及交通流量大的道路為危險空間。在活動中,幾位女性巡守隊成員開始討論,包含區民活動中心、堤防步道等社區居民常用的活動空間,都位於照明不足或偏遠的地點,是單獨女性不願意前往的。女性成員的回饋,看似可以進一步在巡守隊中好好的討論,然而,以男性經驗主導的巡守勤務與公共空間設定等大議題中,女性成員的意見僅被視為是輕微的牢騷。

 

  現實中,巡守隊不得不屈就於有限的資源與外在環境,例如:女性隊員表達不願意個別前往的活動中心,實際上是巡守隊運作的重要據點,這是由於鄰里公共空間的不足,因此必須使用靜僻且不具開發價值的土地。然而,女性成員所感受到的危險感,強化了女性依附於他人的狀態,個別女性成員必須透過從屬於巡守隊的集體,或是從屬於共同參與巡守隊的伴侶,始能參與社區公共事務,這似乎從根本弱化了巡守隊從事社區性別暴力防治工作的基礎。

 

  然而,巡守隊的成員並非無感於性別暴力事件,在多次的互動中,巡守隊成員都表達出理解暴力預防的理念、通報與權責單位等訊息。中央與地方的政策亦都鼓勵社區進行家暴通報與宣導的工作,也將家暴防治視為是巡守隊的職守之一。當我們進一步思考,為什麼巡守隊的男性成員無法同理女性成員的負面感受?或許該社區中男性幹部的意見,可以提供我們一點思考的線索。

 

  一位男性社區幹部曾質疑婦援會所辦理的團體是否能夠對社區有用,他認為鄰里社區所需要的是對於家庭暴力議題資料蒐集、問題的判定、影響程度、工作方向與策略的規劃能力。幹部所關注的是策略與方法,要如何把中央、地方政策理念落實到社區日常生活之中。由此看來,社區男性成員的確對性別暴力議題有初步的敏感度。然而,如此的敏感度大體上來自於政策期待,如各種資源、評鑑、獎補助等制度,預設了幹部對於性別暴力課題的想像。然而如前述案例,對於生活在同一社區且對日常環境表達危險感受的女性,反而不是鄰里社區常規地在執行性別暴力防治等實務工作時的關係人。

 

  社區中的男性行動者,如何接受、詮釋並傳遞社區場域中的性別暴力議題,而此一過程又如何與其個人所處的文化、社會位置有所關連?這其中有太多發問。本文中的社區個案經驗,或許無法反映出普遍社區的樣態,個別男性幹部的回應,也無法代表社區集體男性的思維。婦援會持續在與男性及社區性別暴力防治工作中,仍然有許多努力的空間,嘗試貼近地方社區脈絡以及不同性別經驗間的對話。這些經驗,讓婦援會發展出「友善路人甲」,作為推動暴力預防工作的形象與策略,鼓勵同一生活場域中的社區或校園成員,可以成為同儕間的重要他人,以及更為參與更廣泛的友善環境營造。

 

  回到社區,或許我們的下一個提問應該是,對所有人安全與友善的生活環境應當具備什麼條件,而我們可以如何行動。

 

  關於「友善路人甲」可以參考婦援會網站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