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從配角到主角:性別平等運動中的男性身影

勵馨基金會 教育專員/王泓亮

(男難字語徵稿活動/圖:勵馨基金會提供)

 

  在性別平等的倡議運動中,男性是很微妙的群體;他們既從父權體制裡獲得相對豐厚的既得利益,卻又同時深受性別框架的限制。有趣的是,儘管性別不平等也傷害著男性,但在推廣性別平等時,很難看見他們的身影。

 

  勵馨特別針對男性設計了V-Men系列活動,初衷在於邀請男性加入反性別暴力的行列,不少男人或許覺得自己「不是壞男人」、「又不打老婆」,因而對反性別暴力興趣缺缺。然而,性別暴力並非加害者品行優劣的道德問題,因為個別男性的道德與否,無法解釋性別暴力為何存在著「加害者以男性為主、受害者以女性為主」的顯著差異。事實上,這種差異反映的,正是性別間的權力不對等,以及某種讓男性更容易施暴、女性更容易受暴的角色期待與性別秩序。當男性自認為好男人而對性別暴力默不作聲時,其實就延續了這套性別秩序,而成為沉默的共犯。

 

  為了邀請男性加入,我們想:既然男人和女人共同生活在世界上,每個男人身邊多少都有他所熟知的女人,可能是母親、姊妹、伴侶、朋友或女兒,那麼「同理女性處境」,就是可能的起點了。於是,我們先以路跑活動的形式,吸引有興趣的民眾參加;當然,不只有路跑,現場也設計了體驗活動,邀請男性穿上高跟鞋、套著大肚裝、拿起鍋碗瓢盆,從同理身旁女性的日常難題開始,讓他們意識到性別暴力與自己切身相關:如果目前的社會氛圍讓女性更容易成為暴力受害者,代表他們所熟知的女性親友,也同樣處在更高的暴力風險中。

 

  但光是這樣還不夠。有些人認為,社會大眾面對性別暴力的態度,應該從「譴責受害者」轉向「譴責加害者」:不要再質問受害者「為什麼不保護自己」了,應該質問的是加害者「為什麼要傷害別人」。在目前「男加害、女受害」的統計現實下,這個概念就變成了:別再要求女性避免受暴,應該要求男性拒絕施暴

 

  不過,這個概念也有問題。在向男性宣導「不要成為加害者」的實務經驗中,我們發現男性常會帶著某種難以言喻的抗拒感;這種抗拒感,其實來自於理論與經驗的斷裂:我們將「主要加害者」的標籤貼在男性身上,卻忘了問為什麼男性更容易成為加害者,彷彿他們天性如此。但男性真的天性暴力嗎?

 

  社會鼓勵男孩競爭、吹捧自我,以證明自己是「合格的男人」,否則會招致嘲笑和懲罰;最終,他們不敢直接揭露自己的脆弱情緒,改用冷漠、強顏歡笑乃至憤怒來處理受傷。因此,除了提醒他們不要總是憤怒之外,是否也該想想,為什麼他們習慣用憤怒來表達自己?在要求他們同理別人之前,社會是否允許他們同理自己?而這些提問,必須進入男性的生命經驗當中,才能釐清。

 

  於是,這幾年勵馨嘗試調整路線;除了同理女性處境的體驗活動外,也開始募集男性情感故事,讓他們訴說自己平常不敢講出口的感受,學習同理自己。我們也意識到,「同理女性處境」代表女性的經驗才是主角在這種類型的倡議運動中,男性只是啦啦隊;邀請男性成為啦啦隊固然重要,但既然他們亦有屬於自己的性別困境,我們也需要發展以男性經驗為主角的倡議運動。是以,勵馨正在籌組以男性為關懷焦點的協會,希望未來能藉此陪伴男性解決性別難題,號召更多男性加入性別平等和反性別暴力的行列。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