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誰助長他的情緒勒索

樂安醫院臨床心理師督導 陳筱萍

 

  鄰居又傳出乒乒乓乓的聲音,可聽到阿雄在大聲怒吼和摔東西,混雜著孩子哭泣的聲音,這樣的情景已經多次發生,且多半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因而聲音份外的刺耳。年輕阿雄只有30多歲,自從他喝酒後就變了一個人,從前憨直、認真的模樣已不復存在,常看到他手握著酒瓶悲情地坐在門口。

 

  據阿雄太太說,阿雄生意失敗後失志,從早喝到晚,酒後就發酒瘋,半夜把在睡夢中的孩子叫起床訓話,吵鬧1-2小時,直到他累了睡覺才平靜下來。害她不僅要工作賺錢,還要照顧孩子和阿雄;長期下來,她和孩子皆身心俱疲。此外,阿雄還不時向她要錢買酒,當不順其意,阿雄就威脅要把家裡東西拿出去典當,甚至恐嚇要縱火燒房子。因此她和孩子的生活總是不得安寧,常要面對和應付阿雄的勒索。

 

  身為鄰居的我,聽到阿雄有可能縱火,緊張地告訴阿雄太太必須要制止阿雄的行為,不然家人會有生命的危險性,間接地也會波及到鄰居。接著告訴阿雄太太可以申請家庭暴力防治法的保護令,此法可限制阿雄不能再有暴力的行為,且會安排阿雄接受戒酒處遇相關的課程,讓阿雄漸漸恢復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在這之後,阿雄的情形依舊,阿雄太太和年幼的孩子常處在心生畏懼中。身為鄰居的我只好通報警察來處理,然阿雄太太不忍心阿雄被告,在心軟之下皆撤告,致使這樣的情形週而復始。爾後,阿雄的狀況並未改善,反而變本加厲,他仍然大聲叫囂,無視家人害怕恐懼的眼神。

 

  到底是誰姑息和助長阿雄的氣焰?阿雄太太明明是受害者,反而要活在恐懼無助的生活裡。難道她無法翻轉這樣的生活?難道法律無法保護她和孩子?還是她不相信法律是一保護傘,可以庇護她和孩子的安全?因她說提告家暴法後,阿雄看她的眼神充滿敵意和仇恨,她擔憂阿雄有報復行動,而她又無力保護孩子。另她害怕把阿雄趕出去,害他流落街頭,要靠乞討維生。

 

  聽完阿雄太太的話,頗令人難過和挫折。其實,阿雄行為改變與否,太太也有部分的責任;一味容忍,反而默許他的行為更囂張。因而我致力扭轉阿雄太太的觀念,告訴她法入家門是政府經過多年努力,終於成立了家庭暴力防治法,為的是保護家人不再遭受傷害,可以過著平靜的日子。換個角度也是在幫助阿雄,讓他可以擺脫酒精的依賴,重新振作起來。

 

  很多人如同阿雄太太一樣,不希望運用法律來規範配偶的行為,因法律介入間接破壞關係的和諧,進而可能終止婚姻關係。畢竟我國的文化重視圓滿,不想在法院內把關係撕裂為對立狀態。因此,社會局推出「修復式多元服務」方案,此方案是由專業人員搭起一座橋樑給親密關係有衝突的雙方,藉由溝通可以表達出個人的想法和感受、嘗試通往改變的路徑,期待達成共識圓融的境界。

 

  雖然家庭暴力防治法已實施了18年,但不盡然每個人皆瞭解法律的美意,因此尚有宣導和推廣的必要性。另外,為了讓法律更臻完善和周全,可依照家庭的狀況善用不同的方案,讓家人重拾失去的和樂。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