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暴力行為下的權控、學習與無助

衛福部八里療養院 社會工作科主任 張紀薇

 

八里療養院社會工作師兼科主任/張紀薇

 

  目前台灣法律對於親密關係的暴力行為,大多由被害人保護的觀點出發,要達到終止暴力,改變加害人的溝通模式是主要的處遇重點。但由於溝通涉及到人與人的互動,僅採行加害人觀點處遇,預期快速地達到終止暴力的目的,是片段且不足夠的。需要由個人的社會文化觀點、家庭教育、溝通習慣來全面檢視,才可能完整處遇加害人暴力的議題。

 

  從事加害人處遇工作10多年,一個普遍的現象觀察發現:男性加害人經常以上一代家庭的互動樣貌,學習自己的家庭角色,並以台灣過去的性別文化對照現今自身的處境─這是一個強大的再社會化的衝擊。因此大多數的加害人都呈現困惑、不解、無助、甚至憂鬱的狀況,可謂親密關係上的迷亂(anomia)狀態。

 

  團體中經常有年長的加害人詢問:「我打老婆30年都沒怎樣,現在卻要來上課?你有聽過她講的話嗎?完全踐踏我的尊嚴,為什麼她不用來上課?」。而較年輕的加害人則會詢問:「我爸、媽吵吵鬧鬧四、五十年,還是生活在一起,老了感情反而好;現在法律介入不但沒有修復我們的家,連老婆孩子都走了,我想改變卻連練習的機會都沒有,這是甚麼道理?」

 

  進入社區團體處遇的加害人,大部分都期待可以修復與被害人的關係,他們期待可以和被害人和平互動、可以探視孩子、繼續擔任父、母親的角色,但卻極度缺乏關係修復的知能與技巧。

 

  105年度新北市家庭暴力加害人認知輔導教育團體調查發現:除家庭暴力法律議題外,加害人認為在團體處遇中最有幫助的主題依序是:「尊重性別與家庭關係」、「自我壓力管理」和「非暴力溝通解決問題的技巧」。其中85.7%有改變意願,71.4%認為進入團體對處理暴力問題有幫助。當加害人背負法律上有過失的一方,對於自我形像的瓦解會讓加害人淡化並且否認暴力的存在,唯有讓加害人正視暴力狀態下的個人困境,才能將挫折、無助轉化為正向的行動力。

 

  為此,家庭暴力加害人團體的治療師,除要具備辨識加害人的權控行為的敏感與能力外,分析加害人的處境、確認加害人對親密關係的期待、學習個人壓力管理、練習以非暴力溝通解決問題的技巧、並增進加害人與被害人關係修復的知能、引導加害人將注意力關注在自己身上…等等,可以避免男性加害人在無助、自我放棄情況下,出現兩敗俱傷毀滅性行為。這也是治療師在入社區團體處遇階段重要的任務目標。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