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淺談家庭暴力與精神疾患

衛生福利部心口司科長 洪健榮

 

衛生福利部心口司科長/洪健榮

 

 

  民國82年10月,「鄧如雯殺夫案」造成民眾震驚並引發輿論熱議,更激發婦團積極參與反婚姻暴力工作的連鎖效應。到了85年,「彭婉如女士遇害案」再度催化了女權運動的發展,當時在法界、民代與婦團等熱心人士的催生下,立法院終於在87年5月28日三讀通過了「家庭暴力防治法」,並於88年6月正式實施,讓臺灣成為亞洲地區第一個擁有家庭暴力防治法律規範的國家。該法訂定施暴加害人得依法院裁定保護令,並據以實施加害人處遇計劃,計畫類型包括:戒癮治療、精神治療、心理輔導及其他治療與輔導。

 

  本部頒定的家庭暴力加害人處遇計畫規範中,除納入評鑑合格且設有精神科門診或病房的醫院外,還將本部指定之藥癮戒治醫療機構納入處遇計畫的執行機關,旨在運用專業的機構與人力,來緩解多元化社會與文化變遷所造成加害人處遇所面臨的挑戰。

 

  在臨床實務經驗上,當精神病患症狀惡化需要住院治療時、或因暴力行為致出現自傷、傷人的情形而被強制送醫接受治療,這類精神病患攻擊的對象,多是平時與精神病患同住、或相處關係較密切的主要照顧者。這些主要照顧者除了照料其日常生活起居,隨時又得面臨病患暴力相向的壓力,造成身心俱疲。這一群在病發時可能會攻擊家人的精神病患,實務上,大都會接受傳統精神醫療改善病情與暴力性,並未透過執行家暴法的處遇計畫。但需強調的是,大多數的精神病患,即使病情惡化,也鮮少對親友或主要照顧者暴力相向;另一方面也屢有加害人因物質濫用或成癮,而影響行為控制與情緒管理能力,進而引發或加重暴力行為。

 

  根據本部統計資料顯示,去年(105年)共有約4千多名家暴加害人接受處遇,其中近7成裁處接受認知輔導教育佔最多數,僅1成左右接受精神治療,而接受戒癮治療者還不到1成。

 

  社會大眾難免存有部分家暴加害人罹患精神疾病的主觀印象,或許是多數民眾對該疾病未深入了解與標籤化患者所造成。且這類患者外在表現往往因思覺失調而令人產生行為脫序的刻板印象,實際上精神疾病患者即使未規律服藥,多數應還不至有肆意主動攻擊他人的舉動。倒是有些加害人長期酗酒,導致器質性病變或自律神經失調,嚴重者還可能引發酒精性精神病,倘情緒控制不佳,拳頭往往會揮向身邊的親友或照顧者。

 

  在臨床實務上,最難處理的個案也是合併有物質濫用及/或人格違常的加害人。因個案常常將自己的過錯推諉給被害人,而將被害人的過錯極大化,且常常不願意配合治療以改善其暴力性。根據過去台北市立療養院針對院內104位住院被診斷為思覺失調症(舊稱精神分裂病)與情感型疾患(俗稱躁鬱症)的患者家屬,進行一項「精神疾病與暴力傾向、行為、可能原因與家屬對家庭暴力防治法的認識」的調查研究,結果發現近9成的家屬與病患同住,且是主要照顧者。

 

  過半的家屬表示病患罹病後從未對家人使用暴力,有35.6﹪的病患很少出現暴力行為,僅13.5﹪的病患是經常使用暴力的;合計曾有過家庭暴力行為的約佔一半左右。有8成的家屬認為曾使用暴力的這群病患是受症狀影響,在出現暴力行為的當天或前幾天,近8成曾出現情緒不穩定、約6成出現失眠狀況、5成出現妄想症狀,另外有幻聽、怪異行為或自言自語的約有3成左右,攻擊的對象,主要是父母(65﹪)與兄弟姊妹(37﹪)。

 

  暴力行為的種類為:大聲吼罵(58﹪)、徒手打傷或抓傷、咬傷家屬(50﹪)、威脅恐嚇行為(37﹪)及用棍棒或其他工具施暴(27﹪)。近一半受訪的家屬知道家庭暴力防治法中有保護令規定,但多不知如何申請也不曾考慮要申請,僅1成的家屬知道如何申請且表示在受暴時,會考慮申請保護令以自保。

 

  進一步分析發現,病患年齡、性別、教育程度、有無職業、病史長短皆與暴力發生無顯著相關,甚至與規律服藥及症狀發作的頻率間相關性都很小,但卻與家庭成員互動關係卻有顯著的相關。顯示家庭互動關係愈好,家庭暴力的出現機率也愈小,因此維持良好的家庭關係在精神病患家庭中是非常關鍵的。至於提供家屬各種疾病知識的衛教指導、家屬會談、家庭治療及辦理家屬團體或座談會,期待能給予家屬更多的心理支持與幫助,是有利於維持或改善與病患間的相處關係。

 

  當加害人的暴力行為與其罹患的精神疾病有顯著相關,且未曾接受精神科診治時,就需要考慮精神治療。主要針對與其暴力行為相關的精神疾病,如:思覺失調、妄想、雙極性情緒、重度憂鬱等,採取門診或住院等整合性的精神醫療介入措施。藉由藥物與心理治療,試著控制或改善加害人的臨床症狀,同時建立其病識感及對相關法令規定的認識,以加強自我行為控制能力與情緒管理。

 

  另根據國內資料與研究顯示,法院裁定家暴加害人處遇計畫保護令中,有超過7成的加害人常有飲酒問題;國外研究也顯示酒精濫用與暴力行為有顯著相關性施暴者本身的精神疾患與物質成癮問題導致無法控制情緒與行為,很可能促使與持續暴力行為的因子。

 

  相關研究也發現家暴加害人的精神科診斷除酒精濫用外,達酒癮的診斷並不多,顯示酒精的使用,可能只是暴力行為的催化劑或強化的因素,當加害人遭遇困境或壓力時,這或許是一種紓解方式。整體上積極治療加害人的精神疾病或情緒症狀與酒精使用問題,應有助於減少暴力行為的發生。當加害人物質濫用或成癮問題達精神科診斷定義時,就應考慮合併戒癮治療來協助酒藥癮戒治,以降低可能引發的暴力行為。

 

  加害人飲酒問題不嚴重者可在門診定期追蹤治療,或鼓勵其參加門診的減酒害團體治療;問題較嚴重者,戒治過程需顧及安全性及提供無成癮物質可供使用的環境,可考慮短期住院戒癮計畫,出院後的門診持續追蹤或個別與團體治療也有其必要性。戒癮治療其實是整體治療的開始而非結束,在加害人減少或停止使用成癮物質,有助於順利進入後續的認知與戒酒教育等治療階段。

 

  近年來社會不斷上演長期家暴而導致的家庭人倫悲劇,面對加害人的不穩定性與無法預測,社會大眾雖不應該將家庭暴力的發生與精神疾病自動連結或標籤化,但若懷疑加害人具精神疾患或有物質成癮問題,應設法勸導就醫。倘加害人仍不從,只好利用加害人情緒或精神的不穩定或酒後暴亂有自傷或傷人之虞,嘗試予以強制就醫,就醫後若符合精神衛生法相關規定,就可實施強制住院。當方法用盡,最後關頭仍無法妥適解決,此時應最先考慮自身安危仍,千萬別深陷愛恨別離、喜怒交織的無解迷惘中。

 

  家庭暴力防治工作無法靠單一部門或機構完成,需要靠跨政府部門與民間機構通力合作使得完備。衛生福利部向來積極扮演關鍵的網絡角色,激勵並協調警政、社政、衛政、司法與教育等跨部門間的合作,加強政府各網絡單位資料庫的串聯、介接、勾稽與回饋機制。適時提高專業人員訪視頻率、積極提供被害人與加害人所需要的各項轉介與資源服務、落實警、衛、社政等跨部門的高危機列管個案的聯合共訪,持續提升公、私網絡部門人員實務工作的專業知能與教育訓練,方可建置一個較為完備的社會安全網絡,提供跨公私、多機構、多專業、多策略與多元化的高密度全人服務。

 

  長時間陪伴,並積極協助關懷、輔導相對人與被害人面對複雜多元的問題,提供較務實的解決之道,方能保護全民免於暴力恐懼及確保人身安全。亦能安居樂業、降低暴力問題所導致的公共衛生、社會安全與經濟發展等對各項可能的衝擊。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