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勿把療癒變地獄

衛福部八里療養院 臨床心理科主任 李維庭

 

八里療養院臨床心理師兼科主任/李維庭

 

  世界上有兩種親密的形式,一種是在孩提成長時感受親情的親密,另一種是投身於愛情中的親密。在心理學的研究與觀察發現:親情的親密樣態,對未來成人時愛情關係中的親密,有著極大的影響力。

 

  「他是不是有病啊?只要我不在他眼前一陣子,他就狂打電話找我﹗有時辱罵我在外頭有小三,甚至做勢打我,有時卻可憐地說,既然我會討厭他,那他就消失(自殺)給我幸福﹗」阿惠已被男友阿強搞得七葷八素。

 

  「心理師,我一點都不眷戀,希望早點死﹗」四十多歲阿蘭已遭受先生暴力近15年,當她終於鼓起勇氣申請保護令後,先生卻在酒後自殺身亡。眾人以為阿蘭解脫,但阿蘭卻經常憤怒、不自主地咒罵、以淚洗面,自殺意念…等。經醫師診斷,有創傷壓力症候群及長期憂鬱症之診斷。

 

  原本在親密關係中,人們享受著愛的交流、相互的照顧與保護,理當感受到正向與支持,也是個人受傷被療癒的所在;但在阿惠及阿蘭身上經驗到的,卻是痛苦的來源,阿蘭甚至形容這幾年的婚姻就像處在地獄!

 

  在親密關係伴侶暴力的理論分析上,「精神不健康」常會被歸責在加害者暴力行為的「個人因素」上。如同阿強因在幼年期被母親放棄的經驗所造成的心理影響,導致在他成年期親密經驗中過度「害怕被拋棄」而緊握著阿惠不放,因而發展出加害者的權控樣態。但這個「個人因素」並非必然形成暴力行為,阿強在輔導中逐漸承認及覺察他在關係中的脆弱。而在有效地伴侶溝通及輔導上,阿惠也發展出如何和阿強相處的方式,知道如何運用既柔和而堅強的話語,來安定阿強「這個孩子」。

 

  另一方面,我們也可看到親密關係伴侶暴力如何戕害受害者的心理,促發了精神症狀的發展如同阿蘭的狀況:阿蘭童年時期本就是曾在成長過程中被家暴的受害者,在結婚後由於自卑心理、處處對先生強勢之處多所容忍,加上先生常藉身材、力量優勢,辱罵、酒後摔擊傢俱…等,阿蘭不僅常處於噤若寒蟬的創傷壓力,也不時居於以淚洗面的憂鬱情狀中。在先生未自殺前時,不斷地訴苦流淚是她和朋友交談的主要內容,而當先生自殺後並沒有因此解脫,反處於憤怒、憂鬱、罪惡感、自殺意念…等等交雜的矛盾裏。

 

  經由長期的心理諮商,才慢慢消解對先生死亡的罪惡感、離開受害者的慣性表現的行為模式,而能真正爭取個人的權益,認為自己是一個值得被愛的人。

 

  我們看到正向的親密關係,不管是孩提時代的親情,以至於長大後的愛情,都有助於調適個人心身壓力;沐浴於此,身體放鬆、心情疏緩,是個人心身療癒的所在。但在負向的親密暴力中,身體緊蹦、心情煩悶,親密關係反倒成為個人苦痛的來源,慎之!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