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安全的學習環境,靠誰把關?

臺中市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中心主任 侯淑茹

臺中市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中心主任 侯淑茹

 

  曾經有一位母親,這樣對我說,「主任,你可以告訴我,為何我的孩子到學校,得到的不是學習與成長,而是被人侵害,我還要繼續將我的孩子送進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跟我保證安全的學校嗎?」這是一個被課輔哥哥性猥褻的家長,對我提出的疑問?

 

  在社會制度中建構學校系統,期待它能提供傳道、授業、解惑的功能,但曾幾何時,學校的功能引起質疑,甚至不再安全,孩子在校園內遭受性侵害的案例,時有所聞。校園內性侵害事件與家內性侵案件在本質上是有些雷同的,兩種社會制度,都傾向封閉性的結構,校園內就是師長與學生,家內亦是父母與子女組成。其次,在兩個系統中,未成年人易遭受權力不對等的狀況影響,甚至被視為附屬關係。再者,若是在校園內或家內發生被侵害的事件時,被害人最大困境,就是來自傷害你的往往是最親近或信任的人,被害人比任何家庭成員或學校成員,都須面對結構的瓦解或沒有人會相信的內心掙扎,這樣的煎熬歷程,被害人可能選擇隱忍,持續遭受侵害,若是能勇於揭發,也將面臨忠誠度及事件真實性的質疑。

 

  校園內的性侵害事件大略分為下列幾種態樣,首先是利用權勢發生的侵害行為,如師對生的性侵行為;其次是未成年學生之間的男女互動關係,甚至發生的性行為;第三種就是校園中非特定的人對未成年人學生發生的性侵害行為,例如校車司機、警衛、志工、課輔老師等對學生的侵害。2004年制定《性別平等教育法》以來,設計了「性平機制」,在校園中建立一套通報、調查小組組成、調查、行政救濟、以及懲罰程序的「準司法體系」,目的是基於保護學生立場,對付「狼師」,進而限制「狼師」不得再從事教育工作。性平機制的設計可以盡早維護學生安全的受教環境,避免因性侵害調查的不確定性及冗長的程序,影響受教權。

 

  然而有一群不特定的人因為特別的原因進入校園,與學生產生課餘的補強教育或生活上的接觸,卻可能是潛藏的危險對象。這群校車司機、警衛、志工、課輔老師等人進入校園中,並未經過嚴格的篩選或檢驗的制度,卻與學生產生密切的接觸,儼然是隱形炸彈。

 

  曾經有一個國小為了發展學生特殊才藝,特別連結大學的社團,社團中的大哥哥藉由每週和學生交流的時間,與小學生有密切的互動,最後竟利用訓練之名,或帶團比賽的機會,對不同男學生發生性猥褻的情形,這樣的情形竟然持續多年,到孩子上了國中,開始對性有認識,多人遭受性猥褻的行為,才得以揭發。這樣的案例特別容易發生在特殊訓練團隊中,參訓者容易對教練產生崇拜情結,又希望能取得更多表現的機會,進而遭受利誘或懵懂配合。

 

  依據《性侵害犯罪加害人登記報到查訪及查閱辦法》第14條規定各級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就下列機關(構)、團體因僱用專職、兼職人員或召募志願服務人員申請查閱應徵者或應從事服務者有無加害人登記資料時,得核轉所在地直轄市、縣(市)政府警察局辦理。從實際的案例中,想要特別提醒在教育場域中,運用特定支援性的人力時,應教導學生自我人身安全維護的原則與能力,並可善用《性侵害犯罪加害人登記報到查訪及查閱辦法》,對相關人員進行查閱,以維護學生在安全的環境學習,畢竟孩子的學習環境,我們是需要建構與把關的。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