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看見親密關係暴力的高壓控管

政大社工所王增勇教授暨現代婦女基金會陳淑芬主任等(註一)

 

【有一個婦女說:「我的社工不懂我的恐懼…」】

  2012年,本組曾經服務的一位婦女說「我的社工不懂我的恐懼」,她遭受的暴力多是家務如何做的強制規定、吃飯、穿衣、閱讀等自由及喜好的剝奪,與多數家暴防治人員認為的肢體暴力、威脅恐嚇不同,開啟了我們對高壓控管的好奇與研究。

 

【日常生活中的隱微暴力:看見親密關係暴力的高壓控管】

  我們首先分析服務的高壓控管個案,發現此類個案在社工面前多呈現無法說清楚自己的暴力史、拒絕服務等樣貌,因而常被社工誤認為受暴不嚴重或無明確需求而結案。但經社工持續工作,則發現這些婦女遭受嚴密的高壓控管,施暴者多是控制其日常生活、剝奪其喜好與自由、監控貞操、隔離人際網絡、將被害人塑造為有問題的人、洗腦、詆毀其母職及家務表現。高壓控管的加害人掌握對外界的詮釋權,其手段具隨地取材、即興發揮的特性;被害人並會自我規訓高壓控管模式背後由傳統的性別意識型態支撐高壓控管的效應是被害人成為一個順從的女人、內心深感恐懼、自我被侵蝕或崩解及社會性死亡(註二)

 

【社工如何與高壓控管個案同行?】

  接續上述研究,我們歸納整理高壓權控個案的社工處遇方法(註三)。社工首先必須重新檢視自身在家暴體制中所內化的慣習高壓控管個案讓我們重新思考個案「拒絕服務」可能代表案主仍處於高壓權控關係中所建構的自我世界而無法進入社工的世界。在建立關係方面,社工需懸置熟悉的家暴視框,對案主如是接納,而非要求案主進入家暴的制式內容;其次,社工需在體制的壓力下,撐出一個空間開放地聽個案敘說,並運用「敘事的想像」,整合個案陳述的、表面上不相干的情節,才能看到個案的真實生活樣貌。

 

【內外交替、左右夾擊的服務策略】

  高壓權控個案失去自我的主體性並陷入隔離孤立,因此社工要促發案主內在自我認知的質變,打破既有加害者與被害人的的單一權威關係,替代以外在多元支持體系,與家暴防治網絡共同形成高壓控管破解連線,解構無形的高壓控管牢籠,讓案主迎回自我、與社會再度連結、重拾自主。

 

 

(註一)本文為註2、註3的二篇研究改寫而成,二篇研究的共同作者包括王增勇、陳淑芬、何雨威、林奕如、林婉如、周書尹、邱筱媛、陳姿伶、蕭丞芳、曾淑玲、鄭詩穎、劉奕欣。

(註二)完整研究請見現代婦女基金會個案服務組、王增勇(2013)。日常生活中的隱微暴力:看見親密關係暴力的高壓控管。發表於現代婦女基金會102年度婦女人身安全實務研討會「性別暴力被害人多元賦權的省思與實踐」,102年5月10日。

(註三)完整研究請見現代婦女基金會北區工作站、王增勇(2015)。社工如何與高壓控管個案同行? 發表於現代婦女基金會104年度婦女人身安全實務研討會「性別暴力防治的下一個里程碑」,104年5月29日。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