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新移民高壓控管的特殊性

現代婦女基金會 陳淑芬、張妙如、林怡萱、曾淑玲

 

【「新移民身分」是高壓控管的主要場域】

  新移民一直是家暴受害者的重要族群,我們整理社工實務經驗(註一),發現新移民高壓控管有其特殊性,即「新移民身分」是高壓控管的主要場域如以「大陸妹」、「外籍新娘」等稱呼貶抑其獨立個體的存在;視新移民為家奴加以控制管理,家人並形成控管連線共同監控、管理新移民,特別表現在監控新移民婦女的身體、性與貞操;利用新移民無法獨立辦理居留和歸化國籍,威脅控制新移民女性;加害人利用語言優勢掌握發言權與詮釋權,並利用社會上對「外籍配偶」的負面刻板印象,操弄外界對新移民婦女的觀感。這些受暴樣態並非新發現;但社工懷著司法化的家暴視框,重視肢體暴力,看不見「高壓控管」,既未看見新移民的處境,也少有相對應的處遇。因此,社工應「正視」新移民受暴處境的重要意義,看見新移民在家庭權力關係中的位置。

 

【對新移民的壓迫與歧視】

  新移民的高壓控管,主要圍繞著新移民的身分發展,且普遍存在於新移民中,新移民高壓控管現象的背後尚有對新移民的壓迫存在著,壓迫者常不只丈夫或夫家親友(高壓控管的加害人),還包括家暴體系的服務提供者(如警察、社工)、甚至包括社會大眾或多或少共享對新移民婦女的刻板印象或負面假設。對「新移民婦女」的污名化、歧視、壓迫是一個「他者化」的過程,新移民婦女多有負面的自我認同、低人一等的感受,對自己的身分、處境、受暴有深度的羞恥感。新移民婦女因知道社會大眾會如何看待她們的身分、婚姻、受暴、不回母國等而感羞恥;因此,其被污名化及被壓迫者的蒙羞其實部份是社會共構的產物。

 

【反壓迫的社工處遇】

  新移民高壓控管及反壓迫的社工處遇方法,首先要「認真聆聽」。傾聽雖然是最基本的助人工作方法,但是對母語、對人的觀點、社會文化經驗與概念與社工迥異的新移民來說,特別具有意義。社工應啟動「敘事的想像」,將案主的個人歷史、婚姻、生活各個層面、夢想等放在她所處的家庭、社會脈絡下來理解,才能看到高壓控管和壓迫。同樣基於新移民在語言、社會文化的不同經驗、資訊取得的限制,社工身體同在的陪同服務、倡導代言、作為新移民與外界的溝通橋樑,讓新移民的聲音被聽見、解構控管連線、聯合家暴防治網絡對抗高壓控管及社會壓迫系統,翻轉新移民被孤立隔離、歧視的處境

 

(註一)完整研究請見陳淑芬、張妙如、林怡萱、曾淑玲(2015)。新移民高壓控管的特殊性。發表於現代婦女基金會104年度婦女人身安全實務研討會「性別暴力防治的下一個里程碑」,104年5月29日。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