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壓不出愛 也管不住愛

宜蘭縣政府社會處社會工作科約聘社會工作督導員 吳婉貞

宜蘭縣政府社會處社會工作科約聘社會工作督導員    吳婉貞

 

  老林拖著疲憊的身軀,站在家門口,一想到老婆中午連打了將近30通的電話,就開始手心冒汗,忍不住的哆嗦,嘆了一口氣,雖然不想回家,但一想到家裡還有一個正處於叛逆期的兒子,老林就投降了,因為他知道老婆若找不到他,就會開始找兒子的麻煩,藉此讓老林妥協、讓步跟認輸,老林不想讓青春期的兒子跟老婆起衝突,孩子已經大了,不再像以前的聽話了,不再像以前讓老婆支配了,為了家庭的和諧,老林還是伸手轉開了家裡的大門…隨之而來尖銳的謾罵、責備與尖酸刻薄的話語,讓老林握緊了拳頭,這時老林心裡想著,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再忍耐多久,害怕自己受不了壓力時,有可能不是傷害老婆,就是自我了斷…

 

     這是一個與太太結婚將近18年的男性說出來的故事,因為太太對家人所有一切的高壓掌控,讓家人喘不過氣來,太太掌控的除了家中經濟的大權跟所有事務的決定權之外,對家人的所有一切都要求在她的掌控之下,包含了先生的工作、 交友、行蹤、作息等,連情緒甚至到認知都要在太太的掌控內,若有不從,太太即會以傷害自己或傷害其他家人的方法來達到掌控的目的。

 

     高壓權控,無論是經濟上或感情上的權控,雖然不會對當事人造成身體上立即或重大的危難或傷害,但對當事人的心裡或生活上卻是長久且持續的折磨,一種對自我無法掌控的感覺,是他們最大的痛苦來源。家庭暴力防治法雖然範定了不得對家庭成員實施身體上、精神上或經濟上之騷擾、控制、脅迫或其他不法之侵害,但對被害人來說,這樣的權控傷害實在無法對他人吐露,這樣的傷害也無法有具體可測的診斷書可茲作證,最重要是,遭受權控的被害人常常無意願改變現狀,也不相信有改變的可能,通常都認為忍一忍或找人聊一聊,疏解一下就好了,殊不知因為長期失去對自我的掌控,讓被害人出現憂鬱或沮喪的心理狀態,仍有可能對被害人及其家庭造成巨大之創傷或其他之傷害。

 

     對於這種難以用科學工具評估的家庭暴力案件,社工的敏感度及工作方法相當重要,社工必須具有評估案主遭受權控及創傷的能力,亦需要投入相當多的時間與其建立專業關係,才有機會讓處遇介入及挹注必要之輔導及諮商資源,也才有機會改變相對人的權控模式及培力案主,處遇的重點除了讓案主認知權控的樣貌及傷害之外,亦須了解忍耐無法改變相對人,也絕非解決的方法,最重要的是必須讓相對人了解高壓擠不出愛,也管不住愛的,惟有學習互相尊重及溝通,才是經營正向情感關係的方法。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