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孩子,這不是你/妳的錯

東海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博士班學生、社會工作師 鍾佩怡

 

  我們很難想像跟理解,為什麼有這麼多的兒少遭家庭內的成員性侵害與傷害,最親密的家庭、父母親、長輩不都應該是照顧及保護家中兒童少年的人,怎麼會是那個兒童少年傷害的源頭與生活中的夢靨……

 

     從事性侵害防治服務十年,接觸過許多家內亂倫的案例,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故事與腳本,唯一不變的故事內容是這些遭亂倫倖存者(survivor)的心理創傷與反應。

 

     亂倫事件通常是家庭成員以一種強者運用權威或權勢對於弱小者的傷害行為,而此事件常對倖存者造成嚴重的身心傷害,更多了一層被親密家人傷害與被其他家人背叛、不信任或甚至被犧牲的多重打擊,又加上此事揭露後緊接而來的安置或司法處遇過程都讓倖存者及其家庭遭遇另一個變動。

 

     亂倫倖存者常見的心理創傷有憂鬱、焦慮、恐懼、憤怒、羞恥感、罪惡感。她們總覺得是自己的錯、覺得自己是一個很沒有價值的、低自尊的,對於未來沒有任何希望,可能會用自傷、自殘、物質濫用方式來因應這個痛苦的經驗;而特別反映在人際關係層面,則可能出現比較孤僻孤立、害怕與他人親密、強烈沒有安全感或過度依賴他人等行為,因為無法相信他人、害怕再次受傷,她們在人際關係或親密關係上,常出現許多矛盾或糾結的關係,又渴望又害怕、又親密又逃避,而他們曾經經驗過的親密關係是扭曲的、被侵害的,這也可能導致她們在性發展上出現創傷經驗(traumatic sexualization),這些影響時時刻刻伴隨著她們未來的生活。

 

    我記得她哭著問我說:為什麼是我?為什麼他們都不相信我?為什麼他們寧願幫那個男人?

    我記得她說:我覺得我好髒……

    我記得她說:我不應該說出來的,都是我的錯……

    我記得她說:當刀子劃在手腕上,血流出來的那一霎那,我才覺得我活著,因為有感覺……

    我記得她常常自言自語著,她說:我有個好爸爸也有個壞爸爸,好爸爸穿白色衣服、壞爸爸全身黑黑的,他把狗狗毒死了,壞爸爸也會來找我要害死我……

    我記得她大怒、對我罵髒話,用力嘶吼,揮手揮腳,說:放我回家,我要回家……

    我記得她說:我覺得我在家裡是個多餘的……

 

     而最讓我心疼的是不斷用壓抑、過度理智、麻木、犧牲自己保全家庭、強迫自己要原諒加害者等方式來因應的倖存者。她們行為表現上以一種好像在講她人故事的心態,在意識或潛意識上壓抑這些事件的漣漪,常讓她的親友、司法系統等誤以為「這件事對她沒有任何影響、她已經釋懷、她沒事了」,我們都知道性侵害創傷絕對不是不去看、不去聽、不去想,它就不存在,而是在任何一種創傷事件後,倖存者對於創傷事件能夠去面對,重新賦予正向意義才是復原的歷程。

 

     如果你/妳身邊有亂倫倖存者,我們有幾個陪伴的原則

  1. 保持平靜:不是冷漠,而是當倖存者說出故事時,如果妳太震驚而嚇到,會令她更深刻感到這件事”真的”不能告訴別人。
  2. 相信他/她所說的請相信他/她所說的話,因為沒有人會無緣無故說謊,而且是說可能會背負許多指責結果的謊言,再者我們也都不是法官無須審判事件的有無,我們可以做的是在倖存者說出的時候,先相信他/她,這個第一次揭露或求助的正向經驗,會帶給倖存者下一步改變的動力。
  3. 真誠傾聽他/她們需要一個願意傾聽他/她們故事的人,因為述說經驗是原諒自己的開端也是復原治療的契機,請等待給予他/她們時間與空間,真誠的傾聽。
  4. 給予肯定與支持要說出這些痛苦的經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請肯定他/她願意說出真相的勇氣。
  5. 不指責與不批評錯不在他/她,性侵害這件事情並非倖存者的錯誤,請不要在此事件上給予指責與批評。任何人都不應該違反他人的意願加以性接觸或性侵害。
  6. 陪伴他/她尋求專業協助亂倫事件涉及諸多議題,可鼓勵及陪伴倖存者尋求專業的協助資源,如:尋求113、各縣市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學校輔導室、警察局的協助。

 

  亂倫倖存者及家庭要面對的困境與問題遠比我們想像的還大,我們每一個人是有能力改變這個環境,讓社會成為一個對於亂倫家庭更為友善且滋養的土壤,當每個處於困難的家庭需要時,都能在環境中取得養分得以解決困難。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