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認識「亂倫」的真相~社會工作者的實務經驗分享

                       臺北市政府社會局文山社福中心主任 魏英珠

 

【亂倫的定義】

  在衛福部的性侵害統計資料中,受害者與加害者是直系血親關係者,約佔整體性侵害案件的5~6% ,但這項數據不能反映在實務上的數據及定義。所謂的「亂倫」案件,指的是帶著血緣或社會關係(例如親戚關係),或在實際生活中扮演家庭成員或親屬角色,即所謂的「類家庭關係成員」,對象可能是父或母同居人,手足、親戚…。由於具有家屬般的關係及感情,其傷害的嚴重性,並不亞於直系血親間的性侵害。更因為性是如此隱私的話題,想告訴別人並不容易,實際發生的案件,遠比而官方統計有更多黑數。

 

【實際協助的困境】

  在筆者十幾年的工作經驗中,深刻感受到人們很多人會問:為什麼受害人不離開?因為當加害者是親人時,愛與虐待常讓被害人處在矛盾的情緒中。而且亂倫也涉及某種權控關係,並不需要使用肢體暴力,才能侵害及控制被害人。因為被害人明白,若要試圖離開,等於拋棄自己的根,成為家庭的背叛者,這需要很大的勇氣。而當面對家屬的不解與不諒解,普遍的感到的羞恥感,基於家醜不外揚的心態,家屬極力想維護家庭聲譽,最後犧牲的往往是被害人。因而,想像亂倫的受害者在揭露後,會得到許多家庭支持?事實上,亂倫這件事,讓家庭如芒刺在背,如此得刺耳,家庭往往急於想掩蓋此事,能對受害者提供的協助常很薄弱。

 

  由於亂倫是發生在家庭中的性侵害,外人極難一窺實際面貎,故在研究及實務經驗中,亂倫行為大多是漸進的過程,從撫摸,到超出身體界限的猥褻、性交。受害者可能童年就歷經受害過程,但因為擁抱與撫摸,是家庭中愛的表現,很容易模糊了受害的事實。因此受害者歷經長期的傷害,造成極大的心理創傷,也無法深刻記得每次受害過程,因而處在一種極混亂的過程。

 

  在服務亂倫家庭時,我最期待能與受害者的母親工作因為母親常是受害者的重要他人,是評估受害者能否返家的重要角色,也意味著受害者能否重新返回家庭的懷抱。但受害者的母親同時也是妻子,角色上的兩難,使得她總在選擇相信誰,該與誰立場一致之間,兩頭艱難。在實務工作中,鼓勵不分裂的角色,扮演家庭的重要他人,嘗試成為家庭重建的助手。

 

  因為缺乏瞭解,對亂事件的關注及好奇,使得亂倫受害者在事件揭露後,除了面對家人的壓力,來自於服務網絡的壓力更是不容被忽略。然而,常見許多網絡的工作者,可能是老師、社工、警察、醫療人員、檢察官或法官,不斷推敲事件的邏輯性,在難以取得證據的過程,加重受害者為自己舉證的任務。而被害者揭露自己的受害過程,往往只是希望不再繼續受害,或擔心家中姐妹成為下一個受害者。但臺灣將性侵害案件改為非告訴乃論,受害者無可避免上法庭指控加害的家人。雖然現行的服務流程有許多保護及配套措施,但所有的保護措施仍事在人為,如果不能破除一般人對亂倫案件的迷思與偏見,網絡成員不能提昇此案件的基本瞭解,司法體系不能精進對被害人的保護及友善機制,二度傷害永遠不會減少。

 

    亂倫事件,包含許多形式、原因、不同的關係,如果不能得到受害者的充份信任,能知道的受害過程,常只冰山的一角。因為亂倫是如此難以啟齒,受害者擔心別人知道後的反應,也會揣測別人的反應,更擔心揭露事件後,造成家庭的崩解,成為家庭秘密的背叛者,更加使受害者困難啟齒,也常讓亂倫事件成為羅生門。社工的處遇提供受害者的協助,並不是核對受害事件的真實性,而是基於保護受害者,協助受害者身心復原的立場,因應事件帶來的壓力。也期待隨著對亂倫案件的瞭解增加,這個最難說出口的暴力,能隨著被害人的揭露,被接納、瞭解、信任,有機會協助被害人身心復原,家庭獲得重建。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