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天盍高而無階

天主教中華聖母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基金會組長 王淳曄

 

  『唉!』小莉在電腦桌前愣了半小時,除了嘆氣實在不知如何著手,十幾年的資深社工,寫了上千份的紀錄,但是這一案,案主與案母既是母女又是姊妹,這樣的家系圖,學校沒有教過,工作沒有遇過,究竟該怎麼畫呢?

 

    媽媽帶著小芬小玲姊妹來到派出所報案,主訴這對姐妹花遭到外公的性侵,雖然是主動報案,媽媽言談與眼神透露出遲疑、不信任與害怕,在女警與小莉社工溫柔的安撫與專業的問詢下,才將這段悲劇娓娓道來。媽媽是家中獨生女,邁入青春期時,遭到外公的性侵,外婆知道後選擇離開,從此年幼的媽媽孤立無援,只能成為外公的禁臠,並生下了小芬小玲姊妹。這樣的遭遇媽媽無法對外人啟齒,加上家中經濟全賴外公一人,媽媽只能選擇接受這個悲劇與畸形的家庭生活,將撫養小芬小玲當作是她生命中唯一的重心與目標,直到兩人邁入青春期的當下,那天兩姊妹告訴她,阿公在她們洗澡時闖進浴室,還對她們做出奇怪的事…媽媽恍然驚覺,不願讓自己的悲劇重蹈覆轍在女兒身上,母性的力量讓媽媽終於勇敢走出家門,要揭發這一切,要保護自己的女兒,要尋求外界的協助。

 

     上述家內亂倫的案件,每年家防中心總會接到幾件,剛開始踏入這個領域工作,總以為會做出這種事的應該都是養父、繼父或母親、(外)祖母同居人這些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實際工作後才知道,做出這種事的有兄弟、表(堂)兄弟、舅舅叔伯、爸爸、(外)祖父…,大概你想的到、叫得出口的親戚都有。

 

     雖然社工的工作早已讓我們看盡世間炎涼、人生百態,接到這種案子,心裡還是會浮出『天盍高而無階,懷此恨其誰訴』的滿腔悲憤,但身為一個專業的保護性社工,除了悲憤,我們更要做的是專業的保護與協助。通常這類型案件一經通報,家防中心一定視為最緊急案件,立即派員趕赴現場,並同時展開司法偵辦流程與安置評估流程,接著一面要處理案主轉學與安置後生活適應,還要面對加害人與家屬的哀求、否認、質疑甚至威脅,然後配合著司法程序並評估心理創傷復原何時進入,還有最困難的部分,家庭重整準備案主的回歸,或者是評估返家無望,進入長期安置或自立計畫。這樣的處遇工作,是繁重而漫長,是艱辛而耗能,是吃力不討好,但許多社工甘之如飴,因為就像台灣史懷哲謝緯醫師說的:我不是為了要追求平安、安逸的生活才來選這條路!!

 

     為何會有這樣的天倫悲劇發生,真的只能無言問蒼天,但社工除了像某民代所說的「吃飯拉屎」之外,還會基於理念和專業,本著助人最樂的理念,堅持專業可以改變人,而繼續在這個艱困的道路繼續馳騁,讓這些受傷的靈魂能夠得到慰藉與保護療癒。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