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網路麥克風


*

隱身的騷擾如影隨形

現代婦女基金會性暴力防治組社工員 張淑卿

 

現代婦女基金會性暴力防治組社工員 張淑卿

 

「在講手機的時候總會有沙沙聲,甚至有時會聽到其他聲音,好像被竊聽了」

「我的電子郵件、臉書帳號密碼都不知道換了幾組,但總是被盜」

「明明沒有告訴對方我的行蹤,但活動當天還是會看到疑似是對方的人出現在遠遠的地方」

 

【無法回復的傷害】

     這些都是美美(化名)在來到本會之前的親身經歷,當每個事件單獨分開看時,似乎沒有甚麼異狀,唯有進入事件脈絡中,才可能嗅到一絲絲的不尋常。

 

     「跟蹤騷擾」很多時候會與尾隨在後、有意無意徘迴在身邊這樣的概念有所連結,但漸漸地,網際網路、手機、GPS等都成為了跟蹤他人的工具,對被害人而言則是陷入難以回復平靜、無法安全無虞生活的情境。從美美的描述中,得知在眼前的她過去不是這個樣子,為了避免持續被跟蹤騷擾,她開始改變自己,包括穿著、髮型、更換帳號密碼,後期甚至轉換了工作、住家與生活圈,只希望能夠中斷被跟蹤騷擾的情形;即使做了這些努力,美美依舊還是生活在恐懼的情境裡,因為電子郵件仍有被盜用的情事。

 

【被害人求助無門的二度傷害】

     對美美而言,行為人在暗,她在明,讓其精神倍感壓力,但令她感到更挫敗的是”求助無門”。在美美嘗試尋求正式管道協助時,必須提出可以”證明”確實被跟蹤騷擾的證據,否則公權力實難只依她單方的說法就介入。然而,電話的沙沙聲、臉書被盜是否與那個人有直接關係,是美美無法證實的,也許該說當加害人採用非直接接觸方式進行跟蹤騷擾時,許多被害人都難以有實質證據。此外,與社工人員的討論,對被害人來說或許可以提升人身安全程度,但卻無法根本解決跟蹤騷擾問題。提出這樣的窘境,目的不在指責任何防治網絡成員或是整體環境,而是我們必須思考在目前資源有限的大環境下,專業人員面對跟蹤騷擾議題應該要抱持怎樣的態度,個人認為至少要有積極、正向的態度,像是進入事件的脈絡裡了解狀況,而非因為無能為力而舉白旗、提升對科技跟蹤的知能,有助於與被害人討論處理模式、尋找其他更多可能有效的因應策略。

 

【防治的挑戰與展望】

     跟蹤騷擾不是全新的議題,隨著科技發達,隱身在螢幕後的跟蹤者更難被發現,也增加了被害人尋求協助的難度;實際接觸被害人後,感受到被害人的無能為力,也意識到自身相關知能的不足,但投降不會是我們的選項;即使這是一條極具挑戰的防治之路,我們仍將堅持走下去。

 

現代婦女基金會聯絡方式:(02)2391-7133,http://www/38.org.tw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