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TAGV電影院


*

《玩偶之家》

◎文/郭笑芸 導演

 

(圖片來源:網路

 

  今天為大家介紹一齣舞台劇--「玩偶之家」。這是挪威現代戲劇之父易卜生在1879年撼動歐洲社會的作品,被許多國家的劇團演出過,也曾經被改編成電影與電視連續劇,看似年代久遠,但今天我們還能拿它出來引介給大家,就知道很多事情其實--沒.有.改.變。劇本誕生的社會語境是在19世紀歐洲工業革命與資本主義興起的維多利亞時代。

 

  維多利亞時代的女性是以家庭為中心,權利相當有限,一旦結婚,女方所有的權利就會合法地轉交給她的丈夫,失去薪酬與物質財產的所有權。丈夫是法律上的實體代表,婚姻因此可以視為一種契約,丈夫控制所有財產、收入和金錢,妻子則任由擺布,當時的亞洲國家(中國正值清朝),情況也不相上下「玩偶之家」就在三天時序、一個事件、在客廳、五個角色的簡單結構中,上演整個時代的意識形態。

 

  諾拉和律師丈夫結婚不久懷上孩子,丈夫就身染重病,新婚夫妻沒錢治病,諾拉瞞著丈夫假冒父親簽名向銀行貸款(當時銀行不容許女性貸款)。丈夫病癒後,進入銀行擔任人事管理,生活逐漸好轉,但諾拉擔心丈夫顏面而繼續隱瞞貸款一事,一面為人縫補衣物與挪移家用暗中償還貸款。一日,諾拉的女同學因單親經濟困頓來找諾拉說職;同日,一位即將被銀行解雇的職員也來到家中,他就是當年貸款給諾拉的行員,他威脅諾拉必須說服丈夫讓他保有職位。諾拉同學鼓勵諾拉將冒貸一事向丈夫坦白,不料丈夫知情後暴怒指責諾拉,並以自保的態度與諾拉劃清界線,諾拉傷心之餘,決定離家…。

 

  故事非常簡單,全劇的靈魂是對話,透過對話呈現觀念。劇本一開始諾拉的幾段描述就呈現了婚姻中的男女關係與地位。

 

  「丈夫喜歡我到,他要我只是他一個人的,要是我在家裡提到任何親近的人,他就好像要吃醋了。」

「他說我沒腦筋,他身為我的丈夫,責任就是不讓我胡思亂想、反覆無常

「我從家用裡挪出不少錢,丈夫需要一張好桌子,我也不能讓孩子穿著太寒酸,我覺得我有義務把他給我的所有錢都花在我可愛的家人身上。」

「有好多次我覺得非常累,可是坐在那裏工作賺錢同樣是非常快樂,就好像是我是男人一樣。」

「丈夫:我這個倔強的小女人被迫要找個人來救她囉?

  諾拉:沒有你幫我,我一點也沒辦法過活。」

「丈夫:妳就是有辦法從我這裡哄騙到錢,然後錢到妳手上,就好像在手上融化掉了,不知道花到哪兒去了。」

 

  女主角諾拉自稱是丈夫的小雲雀,孩子則是小松鼠,可愛而溫馴地依偎在丈夫的身旁,仰賴他的青睞、關注與教導,看出女性在假性的經濟議題之下的不平等地位從19世紀到21世紀的今天,雖然文明進步,法律有相當大的變化,但長期被弱化的女性,仍被許多男性以經濟為手段操控一切近代最顯著的是新移民婦女,我認識的一位越南姊妹,嫁到台灣七年,生下兩個兒子,生活範圍只有家與住家附近的公園,從未出遊,從未返鄉,買菜購物皆由丈夫與婆婆處理,沒有屬於自己的一塊錢,其隱藏在經濟控制背後的是文化歧視、差異恐懼與情感的不信任。

 

  還有一位對婚姻抱有夢幻憧憬的姊妹,先在男友甜言蜜語下,奉獻出所有積蓄,婚後為丈夫事業做保,扛下驚人債務。多的是生活能力強悍的女性們,賣菜、做看護、泥水鐵工、小吃店、事業經營者,她們是家中主要的經濟來源,丈夫每天伸手要錢,稍有不順就暴力相向。更甚者是成為男性金錢需求下的傀儡,被毒品控制無法自拔而出賣靈肉。這些以經濟控制施行奴隸剝削的行為,是人性中最暗黑的自私。「玩偶之家」劇中當諾拉冒貸一事獲得解決,丈夫的態度從暴怒自保瞬間轉換成溫情,就可以看出金錢背後的人性現實--

 

  「丈夫 : 一切都結束了,我們之間只剩下要共同度過的難關,挽回面子。我發誓我已經原諒妳了,我知道妳所做的都是出自妳對我的愛。妳只是沒有足夠的知識來判斷妳做的,一切有我在,我會教導妳的。如果不是那種女人的無助感讓妳更加迷人的話,我也不會想負起男人的責任的。諾拉,我發誓我原諒你了。

諾拉 : 謝謝你原諒我。

丈夫 : 我嚇壞的小雲雀,我有寬大的翅膀能保護妳,家是妳的避難所,我會安撫妳那可憐而受創的心。對一個男人來說,原諒她的妻子慷慨而真心的原諒她,是無法形容的快樂而滿足的,就好像她更屬於自己了,也就是說,他賦予妻子新生命,某方面來說她是他的妻子,同時也是他的孩子,所以此後,我無助害怕的小寶貝,妳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角色。諾拉,什麼都不用怕,只要對我坦白,我就是妳的情感和理智。怎麼?不上床睡覺嗎?不換睡衣嗎?」

 

  在此之後,諾拉大夢初醒---

 

  「諾拉:我們結婚八年了,你沒發覺這是第一次我們兩個,丈夫和妻子,認真的的在談事情嗎?

丈夫:這對妳有什麼用處嗎?

諾拉:你從來沒有了解我,你錯看我了先是爸爸,再來是你。

丈夫:我們兩個是全世界最愛妳的人了。

諾拉:你從來沒有愛過我,你只是覺得和我相愛很愉快。

諾拉:我和爸爸住在一起的時候,他告訴我他對每一件事情的看法,所以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樣了,如果我有不同意見我就不說出來,因為他一定會不喜歡的,他說我是他的洋娃娃,他跟我玩就像我玩洋娃娃一樣我只是從爸爸手中轉移給你而己。你根據自己的品味安排一切,所以我的品味也跟你一樣也許我假裝跟你一樣我回想起來,我就好像是個住在這裡的窮女人賺多少,吃多少,我的存在只是耍把戲讓你高興你和爸爸都這樣對我

丈夫:妳真是不講理又不感恩,妳在這裡一直都不快樂嗎?

諾拉:對,我從來沒有快樂過,我以為我很快樂,其實從來沒有。只是很愉快而已,你一直對我這麼好,可是我們的家不過是個遊戲間,我是你的玩偶太太,就像我在家裡是爸爸的玩偶女兒一樣。在這裡孩子們是我的洋娃娃

 

  全劇最經典的莫過諾拉決定出走的一段對話---

 

  「諾拉:我要試著教育我自己...你幫不了我的,我一定要為自己這麼做,所以我要離開你。...如果我要了解自己和有關自己的事情,我就得自立,就是因為如此,所以我不能再留在你身邊。

丈夫:丟下妳的家,妳的丈夫還有妳的孩子!妳不想想別人會怎麼說!

諾拉:我沒辦法考慮這個,我只知道對我是必要的。我還有其他神聖的任務。

丈夫:妳沒有,妳還會有其他的責任嗎?

諾拉:對我自己負責。

丈夫:比那個更重要的是,妳是個妻子也是個母親啊!

諾拉:我不再相信那些了,我相信最重要的就是我就像你一樣,是個有思想的人丈夫:妳跟孩子一樣地說話,妳不瞭解妳生存的這個世界的狀況。

諾拉:我是不瞭解,可是我要去試試看,我要看看誰是對的是這個世界還是我。」

 

  全劇結束在諾拉離家,一聲關門聲的回音當中…。讀過看過本劇的觀眾都在問「諾拉是對的?還是這個世界?」,中國文人魯迅曾斷言諾拉出走後,應該會生活悲慘的重回家庭,我想那個時代的魯迅們,以偏概全了吧~。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