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TAGV電影院


*

「關鍵判決」:性騷擾也是「真的」騷擾

文/巫靜文

 

  1991年,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馬歇爾(Thurgood Marshall)因為年事已高而宣布退休。在選擇提名接替這位美國第一位黑人大法官的人選時,當時的總統老布希(George Bush)不僅需要評估人選的適任性,也必須考量當下的政治環境。在維持群族代表性的同時,屬於共和黨的老布希也希望可以提名一位保守派的法官,以保護共和黨在最高法院的優勢。

 

  於是在那樣的政治氛圍下,老布希決定提名年僅43歲的年輕黑人法官湯瑪斯(Clarence Thomas)。在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由總統提名,再經由參議院投票通過,而曾經任職於教育部並且擔任美國公平就業機會委員會(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 EEOC)主任委員的湯瑪斯形象不錯,因此不論是白宮、參議院或是媒體,都認為湯瑪斯應該可以順利獲得提名。

 

  不過,就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Senate Judiciary Committee)舉行投票前聽證會時,傳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一名曾和湯瑪斯共事的女性希爾(Anita Hill)表示,她在10年前曾經數次遭到湯瑪斯的性騷擾!

 

  1981年,20多歲的希爾剛從法學院畢業,並在教育部擔任湯瑪斯的助理。希爾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表示,湯瑪斯曾多次要求和她約會,在她屢屢拒絕後,湯瑪斯開始在工作場合以讓她感到不舒服的性語言和她互動,包括對她描述色情片裡的人獸交、雜交與強暴等情節、誇揚自己的性能力、描述自己的性器官大小等等。這些語言和互動讓希爾感到很不自在,卻因為擔心自己的工作會受到影響,而不敢抱怨,只能試圖轉移話題。

 

  隨著希爾的故事曝光,吸引了全國媒體和人民的注意,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只好展開更詳細的調查,並且舉行公開的聽證會。當如今已經是法學院教授、遷居至奧克拉荷馬州的希爾來到華盛頓,迎接她的是瘋狂的媒體、與律師團隊冗長的討論,還有司法委員會不太友善的質問。這場聽證會當年全程在美國實況轉播,吸引了許多人的觀看,而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場景,莫過於希爾一個人坐在長桌前,面對著一個由14位白人男性所組成的委員會。這個畫面中所傳達出來的族群和性別意象,幾乎成為一個時代的註腳。

 

(圖片來源:C-SPAN

 

  另一方面,湯瑪斯則否認所有希爾對他的指控,並在聽證會中發表了一段震攝許多人的聲明,指出本次事件乃出於政治陰謀,是對「膽敢有不同意見的黑人菁英」的打壓,更是一場「高科技私刑」(High-tech lynching)。在雙方各執一詞,又缺少其他證人的情況下,整個案件成為一個羅生門;原本只是「單純」的性騷擾案件,竟演變成對性別、種族、美國政治權力分配、兩黨政治陋習(註1)等議題的討論。

 

  由於聽證會只是為參議院提供投票的參考,因此並不涉及任何的「判決」。在聽證會結束數天後,美國參議院以52票贊成、48票反對的票數,通過了湯瑪斯的大法官任命案。湯瑪斯至今仍服務於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希爾則任教於麻州布蘭戴斯大學(Brandeis University)。

 

【延燒25年的案件】

  25年後,HBO拍攝了電視電影「關鍵判決」(Confirmation),帶領觀眾回憶當年這個轟動全美的案件。事實上,本案這25年間所受到的注目,遠遠不只如此。當年的聽證會轉播吸引了許多收視,而不少媒體、名嘴和公眾人物們紛紛被問到自己相信誰(註2),希爾和湯瑪斯更在當年登上了時代雜誌的封面 。事件並沒有隨聽證會結束而落幕,除了後續相關報導外,有記者對此持續進行調查,並撰寫成書,同時亦有湯瑪斯的支持者出版著作反駁希爾(註3)。在「關鍵判決」之前,2013年也有以此案為主題的紀錄片「艾妮塔」(Anita)上映。

 

(圖片來源:時代雜誌1991年10月號封面

 

  本案之所以能夠在這25年間持續受到關注,不僅僅是因為那懸而未決的「真相」,也是因為它對美國社會對性騷擾的看法、性騷擾相關法規,以及美國政治版圖的影響。在1964年的民權法案(Civil Rights Act of 1964)中,除了終結長期的種族隔離政策外,首度明文禁止工作場所中因為性別因素而產生的歧視待遇,更成立了公平就業機會委員會(EEOC)受理各類申訴。然而在當時的美國社會中,「性騷擾」仍然是一個令許多人感到陌生的話題,希爾案則讓性騷擾議題終於被搬上檯面,受到重視。

 

  舉例來說,在1992年時,EEOC收到的性騷擾申訴比起前年多出了一倍,而多政府單位和私人企業也開始正視職場性騷擾的問題在對員工進行教育的同時,也設立了內部的申訴和處理措施。另一方面,在希爾案後,當時的總統老布希也同意修法,使性騷擾受害者得以申請最高可達30萬美元的聯邦補償金

 

  此外,被稱為「女性之年」的1992年也見證了美國女性參政的重要里程碑。當年的選舉中,史無前例地分別有4和24位女性首次當選參眾議員,突破了歷屆以來女性參眾議員的比例。雖然普遍認為,這個結果並不能歸因於單一的事件,而是當時政治、經濟與社會趨勢下的成果,但希爾在聽證會上,以黑人年輕女性之姿,單獨面對一群中年白人男性的景象,仍被許多人視為是女性之年的推手之一。

 

(圖片來源:「艾妮塔」電影海報

 

【電影爭議】

  「關鍵判決」播出後,引起了一些爭議。一方面,某些評論指控電影的描述過於偏頗,太倒向希爾;另一方面,即使認同電影中大部分對事實的描述,仍有評論者擔心,電影在某些細節的處理上過度簡化,同時更為了要提高電影的戲劇性,增添了一些與事實不符的情節。

 

  確實,即使電影將雙方的證詞並陳,也仍舊可以覺察出,製作團隊本身的立場,也因為戲劇的本質而難以避免某些稍嫌誇張的演出。因此,觀眾們或許應該謹記在心,儘管電影立基於真實事件,其內容仍舊是選擇後的結果,也多了一些戲劇的元素。也正因為如此,本文希望可以在後續的篇幅中暫時離開案件本身,而去探討在電影的「再現」過程中,我們可以留意那些細節和語言,以及在希爾案發生25年後的今日,我們對性騷擾議題還缺少那些討論。

  

【性騷擾的扁平想像】

  電影中有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情節,其中之一是反映出了當時人們對性騷擾的不了解與單一想像。例如當助理向時任參議員的拜登報告希爾的性騷擾控訴時,拜登第一個疑問是:「他(湯瑪斯)摸她了嗎?」司法委員會決定舉行聽證會並傳喚希爾時,另一位參議員則告訴媒體:「希爾接下來會受到一些真正的騷擾。」這兩個場景固然短暫,卻顯示出故事中的人們對於「性騷擾」的刻板印象:認定性騷擾必定涉及肢體行為,而且不屬於「真正的」騷擾。也因為我們對於性別暴力和傷害的想像如此狹隘,性騷擾問題經常被輕忽、不被重視,受害者們也經常被看作是「不解風情」、「大驚小怪」。

 

  在否認當事人受到的傷害的同時,對於性騷擾的扁平理解也常常會轉化成對受害者的責怪(victim-blaming),認為受害者也必須為了自己所受的傷害負責。例如質問受害者是不是給了對方錯誤的「暗示」、是不是素行不良,或甚至是質疑受害者本身是不正常的(註4),才會促成性騷擾的發生。

 

  簡單的說,「責怪受害者」的態度試圖將受害者們描繪成「不適格」的。若不是把傷害歸咎成受害者自己的錯誤以外,就是質疑受害者「反抗」的力道。例如在電影中,主持聽證會的參議員們不斷地詢問希爾,為什麼她沒有在性騷擾發生時就挺身而出、進行申訴?為什麼她等了十年才願意站出來?又為什麼她在經歷過性騷擾後,還願意繼續和湯瑪斯一同工作,甚至追隨湯瑪斯到下一個工作崗位?

 

  如同希爾在電影中所說,這些是很複雜的問題,涉及到人的背景養成、支持環境、創傷經驗和種種個人與結構性的因素。因此,這些問題不應該用來批評受害者們,更不應該被當作無視受害者們的理由。相反的,我們從中應該看見的,是反抗的困難;擔心自己不被相信、恐懼他人的眼光,以及對體制的不信任等原因,都有可能促使個人在受到性騷擾時選擇隱忍,而不是揭發。另一方面,這種檢討受害者的態度,不但無助於改善性騷擾問題,反而可能讓個人更加膽怯,更不願意訴說自己的經驗。

 

(圖片來源:「關鍵判決」電影海報

 

【未曾消失的問題】

  令人遺憾的是,自希爾案以來,儘管性騷擾議題可能獲得了媒體注目,也吸引了更多討論,但上述這類的想法卻可能直到今日都未曾改變,在性別暴力和性騷擾的問題上,仍舊有許多迷思等待破除。

 

  根據統計,1992年EEOC接到的性騷擾申訴是1991年的兩倍,並自那時起逐年增加,1997-2001年間每年約有1萬5千個個案。2002年起,申訴案量開始穩定下滑,2015年更只有6,822筆性騷擾申訴。然而與此同時,調查卻顯示,美國介於18-34歲的女性中,每三人就有一人曾經經歷過職場性騷擾。若2000年前的增加趨勢代表的是希爾案後,美國社會對性騷擾問題的警覺,那麼隨後的下滑又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是人們缺少可以參考的範例,或是年輕世代正在試圖尋找,除了官方申訴以外,其他回應性騷擾的辦法與機制?

 

  「職場性騷擾」的影響之一,是會創造一個「敵意的工作環境」。這樣的敵意環境會使得某些較常受害的群體(如女性和性少數)選擇離開這些公共場域,造成我們的工作環境與社會過於傾斜,缺少了某些社群的聲音,更失去了她們的貢獻。此外,性騷擾的型式也變得越來越多樣。隨著網路和通訊科技的發達,即使不在同一個空間內,個人也可以透過電子郵件、手機和社群網站的工具騷擾他人。我們需要進一步瞭解這些不同的騷擾型式以及背後的動力,才有可能為當事人們提供更適切的協助,並進行更有效的公共教育。

 

註1:例如有人認為,包括日後成為副總統的拜登(Joe Biden)在內的民主黨參議員們,原本應該是希爾的「隊友」,卻反而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和共和黨閉門協商,試圖「河蟹」。

註2:聽證會後結束的民調顯示,較多受訪者相信湯瑪斯,但一年後的另一項調查則發現,認為希爾所述是事實的人從前一年的24%增加到了40%。

註3:然而該書作者布洛克(David Brock)多年後於訪問中坦承,當初他在書中蒐集了所有可以貶低希爾的指控,不論它們是否合理或是互相矛盾,只為了要攻擊希爾。

註4:例如在電影中,便有心理醫師聲稱,希爾之所以會指控湯瑪斯性騷擾,是因為希爾患有名為「被愛妄想症」(Erotomania)的心理疾患,會幻想自己和他人(通常是權力位置較高者)有戀愛和性關係。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