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愛擁抱群像


*

港澳愛心獎得主康淑華 用社會創新翻轉慰安婦議題

 

◎文/蔣慧芬 

◎圖/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提供

 

  因為深知道所有的家庭暴力、性暴力都是「生命不能承受之傷、不可言喻之痛」,需要長期陪伴才有可能從創傷中復原,所以康淑華默默地奉獻了數十年的光陰在這些倖存者的身上,只盼望她們能有重拾自信與尊嚴的一天。

 

  甫獲得港澳台灣慈善基金會第12屆「愛心獎」的康淑華,曾任婦女救援基金會執行長多年,長期為台灣弱勢婦幼發聲,並積極投入慰安婦人權運動,帶領團隊及各界夥伴投入「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的建館與營運(註1),用溫柔與疼惜轉化慰安婦的生命記憶,化傷痛為反性別暴力的正面力量。

 

「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館長康淑華從統一集團前總裁林蒼生先生手中接下港澳愛心獎。

(照片/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提供)

 

為弱勢婦幼權益發聲,獲得第12屆港澳愛心獎

  港澳愛心獎於2006年成立,近年擴及台灣、中國,是華人世界備受重視的公益獎項。過去台灣的慈善菜販陳樹菊、台中副市長林依瑩、前監察院長王建煊、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在都曾經獲獎,這屆共有百餘位參賽者,由兩岸四地評審實地走訪,經過初、複、終審等嚴謹審核,最終選拔出6位得獎人,台灣地區由「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館長康淑華與南投縣生活重建協會理事長邱慶禧獲獎。

 

  訪問的前一晚,康淑華才剛從香港領獎完風塵僕僕的歸來。對於詮釋自己為何獲獎,康淑華不斷強調:「從以前到現在,其實每一項工作都是來自於許多人的一起努力」,她認為是所有人努力的結晶,才是得獎的關鍵。

 

  「從事社工以來,我其實一直在做本分的事情,是個平凡不過的人,若事情有些成果,或許因為我有著一股傻勁、意志力、以及信心,支持我去面對許多的挑戰。得獎不代表自己有多傑出,該要感謝的是在這條道路上每一位耕耘過的前輩、來自各界的所有夥伴,是很多人在這路上努力促成。所以,坦白說,這個獎讓我有些惶恐,但也覺得身上的責任更重了。」因此,康淑華決定將10萬美元獎金公益信託,以「社會創新」及「跨界合作」為核心,支持阿嬤家相關工作,也鼓勵更多人投入慰安婦議題、女性培力、社會企業等相關工作項目。她提到,特別是因為這幾年與來自各界的夥伴推動「蘆葦之歌」紀錄片到「阿嬤家」的成立,她看到跨界合作及多元創新可以豐富一個老舊的議題,也能拓展社會運動的能量,因此,她希望能用這筆獎金支持更多有想法的夥伴。她也由衷期待「阿嬤家」能以創新的精神逐步邁向自給自足以能永續營運,並成為融合人權、性別與女力推展的社會教育基地。從康淑華娓娓道來阿嬤家的發想、成立與展望未來當中,可以深刻感受她投注的心血、熱情與寄望。


「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在2016年3月8日揭牌,館長康淑華(右四)希望把這裡打造成反性別暴力的社會教育基地。

(照片/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提供)

 

社會底層生活衝擊,開啟社工生涯契機

  問起當初為什麼想成為社工,康淑華說,這是從高中的一段經歷開始萌芽。「我讀的是天主教學校,有一次跟修士到精神病院與貧困家庭參訪,看到社會底層的生活,對小康家庭出身的我,是很大的衝擊!」從天堂看見悲慘世界的衝擊,讓一位少女立志往助人的方向前進。而喜歡文學寫作的她,當時也受到報導文學《人間》雜誌的啟蒙,透過雜誌不斷對弱勢族群有更多的瞭解與接觸,這也是她後來會選擇讀輔大社工系的原因。

 

  而與婦援會的相遇,則是在康淑華大二時。當時社運才剛開始,婦援會因為救援雛妓小有名氣,康淑華修了一門「社區工作」的課程,在蘇景輝老師帶領下到婦援會參訪,參訪的當下她就決定成為志工,開始了與婦援會的緣分。然而畢業後從事的第一份工作卻是老人居家照顧服務,「可能我是阿公阿嬤帶大的,對老人有特殊的情感,當時居家照顧制度剛起步,做了很多倡議工作,我的老闆是王增勇老師,他告訴我,『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寫歷史』,那兩年的工作經驗是社工職涯重要及難忘的啟蒙學習」。在那之後,康淑華還做過受刑人家屬服務,她的社工實務經驗可說相當多元又豐富。

 

  後來,康淑華飛往美國進修,獲得了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工作與匹茲堡大學公共政策與管理兩個碩士學位,並取得新墨西哥州碩士級社工師執照,擔任當地聖塔菲市聖伊莉莎白庇護所個案管理社工,在這裡她提供貧窮家庭中長期庇護所服務,接觸到不同文化及族裔背景的家庭與受暴婦幼,也種下了日後投入反性別暴力工作的契機。

 

曾任婦援會執行長多年的康淑華,長期為弱勢婦幼與慰安婦權益發聲。

(照片/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提供)

 

參與慰安婦人權運動,與阿嬤們建立深厚情感

  康淑華因緣際會下接受了邀請,回國後正式進入婦援會工作,然而這一待就是12年。剛開始,她擔任目睹兒少社工督導,到了第4年,身為執行長的她,開始投入慰安婦相關活動,參與同仁為阿嬤所精心設計的身心工作坊,邀請吳秀菁導演拍攝紀錄片《蘆葦之歌》,也陪同阿嬤到國外宣導倡議,與阿嬤們建立了深厚的情感。對她來說,阿嬤們是超越「個案」的存在,是活生生的人,對她來說陪伴阿嬤不只是工作,更是像家人一般的關係。

 

  問起印象最深刻的阿嬤,她特別提到秀妹阿嬤與蓮花阿嬤。「每個阿嬤的人生際遇不一樣,這些傷害隱藏了一輩子,就像受暴婦女很難說出口,也不容易與人建立關係,封閉自我。但秀妹阿嬤很不一樣,認識她的時候已經90歲,但她給人的感覺很溫暖敞開,對任何事都很好奇。」

 

開朗的秀妹阿嬤,給人溫暖的感覺,對事物充滿好奇心。

(照片/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提供)

 

  而另一位蓮花阿嬤則是剛到身心工作坊時,不太願意提到過去,因為她擔心說出來會對自己的孩子、孫子有負面影響。「但看到蓮花阿嬤從不願意曝光到後來願意公開身分,甚至出席《蘆葦之歌》首映會,接受觀眾的喝采;還有從阿嬤家揭牌到開幕,一直都與我們站在一起,我真的很感動也很感謝。」

 

  康淑華說,或許因為自己曾經是老人社工,對於慰安婦阿嬤晚年的靈性生活照顧特別感興趣。加入這個運動,阿嬤已都是在生命的最後一個階段,她常和夥伴思考:「我們在這個階段要帶給阿嬤的是什麼?應該是老人社會工作裡常說的,生命的統整吧?」因此,她對於婦援會的許多前輩及夥伴用心地從1996年起就開始辦理的身心工作坊特別感興趣。這個身心工作坊,透過藝術、戲劇、瑜珈、攝影與對談,讓阿嬤重新面對生命的陰影與傷痛,也找到情緒的出口和支持。「身心工作坊一辦就是16年,是國內空前絕後的支持性團體,過程中不只是我們陪伴阿嬤,而是阿嬤也給我們力量」。透過這樣長期的支持性團體,以及大大小小許多事務上的互動及陪伴,康淑華及夥伴們與阿嬤的關係的確早已超越個案,是人與人之間真摯的情感流動;不只是一起詮釋過去的傷痛,也一起刻畫了新的記憶與未來。

 

「阿嬤家」開館,康淑華館長陪蓮花阿嬤參觀,看過去的老照片。

(照片/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提供)

 

成立「阿嬤家」,延續慰安婦的生命記憶

  「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熄的燈火,他不吹滅」這句引用自聖經以賽亞書的經文,成為了建立阿嬤家最核心的精神。為了紀念且延續阿嬤們堅韌勇敢的精神,全台第一座以「慰安婦」人權運動為基礎的「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在2016年12月11日世界人權日正式開幕。走進位於大稻埕迪化街的阿嬤家,映入眼簾的是以阿嬤畫作為主視覺的AMA Cafe,這是由路易.莎咖啡公益支持創立,也提供創業婦女商品寄賣,穿過磚造拱門,則是有著阿嬤照片的長廊,讓人彷彿走進她們的時光。

 

「阿嬤家」在2016年12月11日正式開幕,文化部長鄭麗君、蓮花阿嬤、婦援會董事長黃淑玲、當時擔任執行長康淑華都到場剪綵。

(照片/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提供)

 

阿嬤家一樓的AMA Cafe,這是由路易.莎咖啡公益支持創立,也提供創業婦女商品寄賣。

(照片/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提供)

 

  往二樓走,可以看到慰安婦的珍貴史料, 還有以《蘆葦之歌》發想的「慰安婦」阿嬤紀念空間,透過上千根透明管與59盞投射阿嬤姓名的紅銅管,象徵台灣上千位「慰安婦」阿嬤的生命力量,是從黑暗中透露出來的微光。最特別的是,將手放在刻有阿嬤名字的紅銅燈管下方,透過光,手上會映出阿嬤的名字,康淑華笑著說:「這一切要歸功於吳聲明建築師及十禾環境設計的用心與創意。吳建築師以蘆葦之歌紀錄片的精神去提出這個構想。每一根燈管,代表每個阿嬤都是我們的寶貝,我們將阿嬤捧在手心上」。再往前走,則會看到展出阿嬤作品與舉辦講座的女力空間。阿嬤家整個空間的設計都別具巧思及意涵,也充滿了對阿嬤們的溫柔呵護與珍視。

 

以《蘆葦之歌》發想的「慰安婦」阿嬤紀念空間。

(照片/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提供)

 

  康淑華說,她對阿嬤家的發展有三大期許,第一是教育功能,希望這裡融入女權、性別、歷史,成為國際人權社會教育基地;第二是推動女力發展計畫,延續陪伴阿嬤的精神,轉化為女性的支持力量,也透過商品合作成為女性創業家平台,並舉辦女力學堂,成為婦女培力的搖籃;第三是社會創新,期許能成為非營利組織的類社會企業,不單靠被動的接受捐款,而是透過自營博物館形式,能找到自給自足、永續經營的模式。阿嬤家的多元創新與活潑的經營方式,確實讓人耳目一新。

 

  因著時間的往前,阿嬤們一個個凋零,蓮花阿嬤也在2017年4月因病過世,到現在台灣慰安婦倖存者只剩下2位,慰安婦的道歉賠償運動能否堅持下去,多少讓人擔心。「我們不會因為阿嬤的過世而放棄,會持續呼籲日本政府正式道歉與賠償,繼續為慰安婦爭取權益。另一部份,很重要的是,更加積極的推動歷史保存與人權教育工作,讓年輕世對這個議題有所認識與理解」康淑華說,阿嬤家的定位在「記憶歷史,超越創傷,激發前行力量」,希望以博物館的角色延續慰安婦精神,持續與國際人權議題接軌,給更多性別暴力被害人正面力量。

 

非典型社工的挑戰,跨領域推動社會創新

  然而,從早期為老人、受刑人家屬等弱勢族群發聲,到後來為慰安婦人權運動奔走,甚至成立阿嬤家,社會工作及倡議這條路並不好走。「在台灣推動非營利組織進展時,如何讓你的理念與願景被理解,是很不容易的事,也會有懷疑自己的時候,克服的方式就是找回初衷,相信自己走的這條路。」

 

  康淑華說,阿嬤家的籌備過程就是個直接例子,從頭到尾沒人看好,有人說阿嬤相繼過世,慰安婦議題都要隨之凋零了,為何還要成立博物館?也有人質疑非營利組織自己募款經營,能夠撐得下去嗎?儘管不被理解及支持,但在董事會及夥伴們的支持下,當時身為婦援會執行長的康淑華,仍咬牙堅持下去。「信念與信心非常重要,這是我能支撐下來的最大原因」。

 

  而康淑華也提到,過去在美國進修的經驗,也給了現在很大的影響。像是在新墨西哥州居住兩年半,接觸到西班牙裔或印地安人,有了不同的生活體驗與寬廣的視角,也讓自己更能包容不同背景的人。而碩士班曾修習公共政策與管理,也讓她可以了解不同專業領域的思維,給了她一路以來走在「非典型社工」的角色上很多的養分,也讓她即使從開館到現在,身心幾乎沒法鬆懈,仍願意持續前行,為推動社會創新的阿嬤家繼續奮戰!

 

2017年6月舉行「博物館之夜」,以多元活動發展慰安婦人權議題。

(照片/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提供)

 

  如今,阿嬤家開館已經一年,但考驗從未終止。「第一年的挑戰很大,但收穫也很大。開館後要面臨從無到有營運模式的建立,這個模式的建立必需跳脫社福團體的傳統思維,導入商業營運的思考。從如何與公司行號、旅行社合作以提升參觀人數及收入、到商品開發,透過商品倡議博物館的理念,以及與大稻埕等許多夥伴合作,共創這個社區的發展,這都是非常寶貴的經驗」雖然必須跳脫社工角色,與許多不同專業尋求合作,但康淑華樂於接受挑戰,也認為更是因為社工的專業,讓她更能與所有不同背景的夥伴建立合作關係。「我認為當代社工一定要做跨領域結合,才能讓訴求的核心有更大的社會能量被看到」。或許就是這份勇於突破接受新挑戰的勇氣,才讓長久以來的理念,在阿嬤家的成立上面開花結果。

 

2017年8月14日阿嬤家舉行國際慰安婦紀念日系列活動,

以行動與國際接軌。

(照片/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提供)

 

阿嬤家團隊合照

(照片/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提供)

 

 

--------------------------

註1:康淑華館長將於2018.2.5從 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館長一職卸任。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