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愛擁抱群像


*

臨床工作先驅洪文惠  在困境中看見人性與勇氣

◎文/蔣慧芬  ◎圖/洪文惠老師提供

 

  在台灣社工界,許多人都要尊稱洪文惠一聲「老師」,因為擁有社工師與諮商心理師雙重身分的她,擅長把個案經驗化為預防方案與教案,作育無數英才。過去32年,她是兒少保護、受暴婦女服務與性侵害防治工作的先驅,也是國內首位司法社工,但她最熱衷的還是臨床田野工作,在陪伴受暴兒少與婦女的過程中,讓她看見人性與勇氣,也找回真實的自己!

 

臨床實務經驗豐富的洪文惠老師,是兒少保護、受暴婦女與性侵害工作的先驅。

(照片/洪文惠老師提供)

 

【受個案生命觸動  赴美攻讀雙碩士】

  「我要感謝那些在人生旅途與我相遇的個案,因為他們的勇氣與韌性,讓我思考生命的本質與意義。」洪文惠老師說,當初會投入家暴與性侵害領域,其實都是因為這些個案的生命影響,看到他們受到家暴傷害、被性侵、被汙名化,想要從黑暗的人生幽谷拉他們一把,於是奮不顧身加入拓荒者的行列。

 

  大家熟知的洪文惠老師,畢業於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擁有社會工作、諮商與輔導雙碩士學位。然而,在這之前,其實她畢業於中文系,曾在高中任教一年,當時因為發現許多「問題」學生,引起她對心理諮商的興趣,於是在民國72年到美國威斯康辛大學Stout校區攻讀諮商與輔導碩士,回國後擔任當時台北院少年法庭心理測驗員,專門處理少年犯罪。

 

  在當時的案例中,洪文惠發現有許多國中生都有幫派及被暴力傷害的問題,甚至遭到強暴、流浪街頭,每個孩子身上都莫名背了許多案子。仔細晤談後才發現,這些孩子不少有著家暴的陰影,在家裡待不住,出去流浪無從保護自己,被性侵成為街頭生活的夢魘。

 

  民國70年代,台灣社會根本不清楚什麼是家暴、性侵,能協助的資源也很少,為了補強專業,洪文惠在民國75年又到美國威斯康辛大學Madison校區攻讀社會工作碩士,主修司法社工,並在美國擔任威斯康辛州社區矯治實習保護官及國中實習諮商師,專攻司法犯罪心理議題。

 

洪文惠老師擅長預防方案與教案研發,作育無數英才。

(照片/洪文惠老師提供)

 

【國內首位司法社工  走上倡權之路】

  回國後,洪文惠帶著滿腔熱情,參與了兒童福利法修訂,也撰寫了「我的身體」兒童身體權工具手冊、「兒童身體安全方案專案」,並開始關注原住民雛妓議題,為婦援會「百合計劃」撰寫原鄉雛妓預防方案,也與王念慈大好工作室合作拍攝了多支雛妓預防教學錄影帶。

 

  民國80年,台北市社會局婦女工作組組長孫麗珠,在台北市北區婦女福利中心設立了第一個婚姻暴力的求助專線「康乃馨專線」,洪文惠也開國內風氣之先,首度以家庭暴力與性侵議題撰文,更發起國內性侵害國際倡權社會運動「還我黑夜行走權」,到校園談約會強暴、性暴力講座,也在中時副刊發表專文,以豐富文采與流利口才走上倡權之路。

 

  由於有著司法社工的專業背景,國內第一批全國兒少保及家暴警政、社工、教育、司法網絡教育訓練課程,就是由洪文惠規劃設計並執行訓練。同時她也是國內首位在法庭擔任性侵害案件專家證詞的社工,包括師大黎姓教授師生性侵案、唐台生牧師性侵教友案、國內首宗母女亂倫案,都是由她擔任個案心理分析的工作。此外,法務部首批208位強制診療處遇性侵加害者的初步晤談與執行規劃,也是由她主責規劃方案與執行。

 

洪文惠老師為台中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中心進行性侵組焦點團體。

(照片/洪文惠老師提供)

 

【赴加拿大旅居  帶回國外實務經驗】

  民國88年是個分水嶺,洪文惠因個人因素旅居加拿大,從事華裔移民家庭及兒少問題諮商工作,處理成人性侵受害者、受暴婦女、青少年性侵、富二代憂鬱症等問題,這段時間開拓了她的國際視野,也取得加拿大卑詩省註冊社工師執照。

 

  即使人在海外,她每年暑假也都會回國開工作坊,帶回國外的臨床實務經驗,這段時間她還與內政部與善牧基金會合作,完成了「人生領航員」目睹家庭暴力兒童及少年非治療性教師手冊,嘗試將目睹兒的幫助網絡,伸至教育的最前線,讓老師可以即時發現他們並伸出援手,對照民國104年家暴法將目睹兒納入核發保護令範圍,這樣的預防手冊已經早了十年。

 

  洪文惠在民國100年重新回台定居,回來後她發現國內的臨床工作進展跟不上個案狀態的迅速多樣變化。她分析,國外的家暴、性侵發展有著「第三波」走程,第一波是救援、倡議、立法;第二波投入規範資源、系統訓練、司法處遇與心理諮商;第三波則是實證法則,回溯案子本身,視受害者真正的需要,做出處理與修正但放眼國內家暴與性侵防治的發展歷程,卻只做到第二波,即使有人察覺到第三波,尋找本土工作模式卻未廣受重視。

 

  她以加拿大臨床經驗為例,在1999到2010年期間,發生很多以家暴、性侵為名的權控問題,像溫哥華有些新住民新娘,刻意在網路上認識7、80歲的老人,過來結婚成為加拿大公民,然後再以家暴為證詞結束婚姻。還有父母離婚為了爭奪孩子監護權,媽媽指控小孩被爸爸性侵,都是隨著社會進化衍伸的問題,因此臨床工作也需與時俱進,才能真正貼近需求、解決問題。

 

洪文惠老師為彰化縣政府同仁進行性侵害防治訓練。

(照片/洪文惠老師提供)

 

【把自己當工具  熱衷直接服務與晤談】

  回首這32年的臨床工作,她仍記得第一個個案帶給她的震撼。那是一個國小六年級的女生,因為偷竊而被法院轉介過來,她留著短髮、看起來很中性,住在台北市青年公園附近,爸爸是勞工階級,工作不太穩定。原以為這只是單純的少年犯罪,但第二次晤談時,她卻帶了三個小小孩過來,說他們在外面很危險,希望老師也幫幫他們。

 

  一問之下,才知道這個小女生在小五時,曾經在公園被老人性侵,當時她回家告訴爸爸,爸爸氣呼呼跑到公園找老人理論,沒想到不是為了她討公道,而是討價還價拿了一萬元的遮羞費,並當場在她面前數了起來。對爸爸徹底心寒的她,從此打扮變得中性,避免再度受害,常在外遊蕩,也變成「小俠女」,在公園拯救有被性侵威脅的小小孩。

 

  另一個讓印象深刻的個案,是個名校出身的高中生,也是因為偷竊轉介過來,法官念在她讀名校,只叫她寫悔過書而沒有審判,但她始終不太配合,洪文惠在晤談時問她:「妳有那麼想要被關嗎?」沒想到她哭了出來,才揭露了被家內亂倫的不堪秘密。

 

  洪文惠說,這兩個案子最初都不是因為性侵害進來,但訪談後卻發現都是性侵被害人。在真相揭露的當下,她很震撼、也很心痛憤怒,因為以前處理的都是成人,而非兒少,一心想著能為他們做些什麼。「那時候沒法源、沒工具,受害者又不願揭露,我只能把自己當工具,所以一路以來都是以晤談與直接服務為主。」

 

  因為做的是直接服務,讓洪文惠能洞悉受害者的需求,也總是跑在別人前面。民國100年回國後,她把重心放在弱勢少年自立生活轉銜工作模式,不僅撰寫了國內首部官方弱勢少年自立生活技能指標,也推動起全國家外安置少年自立生活適應方案計畫,讓這些有家歸不得的少年,有機會能夠重生。而為了因應離婚風暴所凸顯的兒少問題,近年她也開始擔任起司法院遴選的程序監理人,為孩子的權益發聲。

 

近年關注弱勢少年自立生活,並擔任司法院遴選的程序監理人。

(照片/洪文惠老師提供)

 

【角色典範引領  不曾挫折想離開】

  100年再度投入國內臨床工作,她以自由受聘的身分,悠遊於社工督導與個案諮商工作,但不減她的輝煌成就與耀眼光芒,今年在高雄社會局推薦下,獲選為第三屆紫絲帶獎得獎人。她謙稱:「與其要戴著選美比賽的皇冠,我寧願要葉子編成的桂冠。在過去的臨床工作上,有人信任、願意完全放手讓我操作,這每個過程對我而言都是桂冠!」

 

  這一路以來,洪文惠認為或許有個案上的挫折,卻沒有工作上的挫折,「看到被性侵的孩子找不到出路,受暴婦女陷入輪迴,或許會讓我感到心痛,但卻不曾想離開過。因為這一路上遇見許多很美麗的人,她們都是很好的角色典範,就像在深山裡迷路,大家會一起找辦法走出去,這樣的生命工作很迷人。」

 

  在家暴、性侵防治路上披荊斬棘的過程中,洪文惠特別感謝中研院的伊慶春博士,當初她催生台灣第一支兒保家暴通報專線時,以學者帶領實務工作者的堅毅與熱情,是她一路以來的心靈導師。另外從事公益廣告拍攝的王念慈,也是洪文惠眼中閃閃發亮的「鑽石女人」,當時她以大好工作室協助拍攝原鄉雛妓預防宣導影片,讓她感念在心。

 

  現在,洪文惠把重心放在訓練與顧問的角色上,看到新一代的社工投入,讓她感覺好像看到年輕時的自己,她想要建議大家:「不要被行政的瑣碎,磨耗掉自己的熱忱,倡權不能過度自我,要看見弱勢份子的聲音,把他們的需求化為社會能懂的語言,不只是攻防,而是希望能真的幫到他們。」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