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愛擁抱群像


*

家事律師開創者賴芳玉  照亮黯黑處受暴婦女

 

◎文/蔣慧芬   ◎圖/賴芳玉律師提供

 

  有影子的地方一定有光,賴芳玉律師就像那道光,溫柔而堅毅地照亮黯黑處的無助婦女。執業23年,她不僅是捍衛受暴婦女與孩子的「救援型律師」,也是推動家庭暴力防治法的「政策倡議者」,對於走到螢光幕前也有過掙扎,但她堅持做對的事,為人性與正義的故事發聲,義無反顧。

 

賴芳玉律師為現代婦女基金會拍攝公益廣告,溫柔守護受暴婦女與兒童

(相片/賴芳玉提供)

 

【家暴個案觸動  成為救援型律師】

  「會投入家暴領域,應該與我愛打抱不平的個性有關!」賴芳玉說,從小到大她就是比較叛逆,對於看不下去的事情,一定要去做,很難保持沉默!當律師是天生個性使然,而會選擇成為對個案,不只是訴訟,還包括其他專業的援助,也就是「救援型律師」,則是因為一個受暴婦女的個案觸動了她。

 

  東海大學法律系畢業的賴芳玉,26歲開始執業,起初處理一般法律案件,後來在庇護所當義務律師,有一天,來了一個婦女,身上的牛仔褲與衣服都破了,她說先生是大陸台商,平時不給家用,也不准她工作,為了養小孩,她只好偷偷打工。

 

  有一次先生突然回台,發現她在外工作,立刻把她叫回來,關上所有門窗,接著就是拳打腳踢,狂吼著:「你是嫌我沒給你錢,想出去偷人嗎?」因為知道再不跑會有生命危險,最後她逃離了家,跑到警察局求助,暫時棲身在庇護所。

 

  當時賴芳玉很納悶地問這位婦女:「你明知會被打,為什麼還要回家?」她紅了雙眼說:「我不回家,小孩怎麼辦?」那一刻,賴芳玉才明白,原來受暴婦女有無法脫離的困境,訴訟律師只能終止婚姻關係,卻無法幫婦女逃離悲劇,必須有更多公權力的介入才行。這一年,賴芳玉28歲,她立志成為「救援型律師」,把協助婦女脫困當作工作核心,積極參與現代婦女基金會受暴婦女訴訟扶助委員會,並擔任召集人,處理家暴案件諮詢及委託,也推動家暴防治法立法與修法,希望透過法律,連結心理諮商與社政系統,幫助受暴婦女重生。

 

現代婦女基金會舉辦受暴婦女愛心募集活動,賴芳玉律師(中)與藝人潘慧如(左起)、蕭瑤、王宇婕、張鳳書等參與活動,盼喚起民眾的重視

(相片/賴芳玉提供)

 

【站上螢光幕 取得倡議話語權】

  家暴防治法在民國87年通過立法,但賴芳玉發現,「政策與法律都有了,為何家暴還是層出不窮?我還能做什麼?」隨著媒體生態的改變,八卦版面壓縮了婦女團體發聲的空間,談話性節目開始風行,那時因倡議家庭暴力,走向螢光幕前,賴芳玉成了節目的經常來賓。

 

  然而站上螢光幕,賴芳玉不是沒有過掙扎,但看到庇護所的婦女,圍著看她上電視,哭著對她說:「謝謝你說出我們的處境與心聲,告訴大家我們沒有錯。」她才知道原來被看見與被說出來對受暴婦女這麼重要,而她也發現,上談話性節目能取得話語權,透過媒體傳達正確的家暴常識,比開公聽會或記者會還有效,因此她克服上鏡頭的不安,堅定走上這條倡議之路。
 

賴芳玉律師(左二)參加電視談話性節目,倡議家暴的正確知識

(相片/賴芳玉提供)

 

  後來拍攝「遠離疼痛」公益廣告,賴芳玉也曾經很煎熬,思考到底有沒有必要,但她想起李明依的廣告詞「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這句話直到現在都深深影響著年輕世代,因此即使拍了會被罵,但能將「遠離疼痛」變成生活流行語,她還是願意去做。

 

  果然這支廣告引起很大的迴響,許多人叫她「普o疼律師」,媒體也封她為「俠女律師」,後來賴芳玉又陸續寫書,還參與電影《寒蟬效應》的拍攝,「寫書、拍電影,都是另一種與社會對話的方式,因為倡議不是在說教,每個人都有同理心,我相信只要大家同理家暴或性侵婦女的感受,就不會再冷漠。」

 

賴芳玉律師(左)參與電影《寒蟬效應》拍攝,宣導性侵害議題,與演員賈靜雯合影

(相片/賴芳玉提供)

 

【投入真摯情感  曾有替代性創傷】

  長期與受暴者相處,賴芳玉把他們當朋友家人對待,投入很深的情感,情緒難免受影響,也有著替代性創傷。前陣子的內湖女童案,又勾起她心痛的回憶,「對一個母親來說,或許最痛的不是失去孩子,而是來不及救!」她曾經寫過一篇「孩子,我能為你做什麼?」訴說一個無辜生命的殞落。

 

  故事是這樣的,有位媽媽因為不堪家暴帶著大兒子離家,爸爸為了逼他們返家,不讓小兒子上學,還帶他去自殺,期間賴芳玉曾透過社工、警察全力保護他的安全,但因為錯失了媽媽最後一通求救電話,最後看到的是小兒子冰冷的身軀。這件事對賴芳玉的打擊很大,將近兩年的時間,都無法處理家暴案件。

 

  另一次挫敗,則是幾年前一樁性侵案件,被告將受害人的性交過程與性器官細節PO在網路上,導致受害人壓力過大,選擇在校園自殺。身為受害人的委任律師,開庭當天媒體前來訪問,賴芳玉一開口就崩潰痛哭,「我難過的是,對方重頭到尾沒一句道歉,她這樣用生命去犧牲,實在太不值得了。」

 

  賴芳玉在媒體前一哭,引來法律界不少批評,認為她不夠專業,沒有守住情緒的界線。後來有一次她到防暴夥伴的激勵營,分享她反家暴的心路歷程,提到這段過往,現場有位諮商師對她說:「那不是替代性創傷,那叫人性,如果面對自己當事人死亡還沒有感覺,那叫冷漠。」 在這句話裡,她得到了安慰,因為律師也是人,不是無敵鐵金剛,面對自己的創傷,她選擇承認、理解,把可能的影響降到最低,很快地走出來,回到熟悉的路上。
 

女性法學權威麥金儂(左)是性騷擾防治專家,來台時與賴芳玉律師合影

(相片/賴芳玉提供)

 

【走過23年  家人是最大支持】

  在律師與倡議的角色之間擺盪,難免惹來非議與誤解,面對雜音干擾,賴芳玉雖不想理會,但心裡多少不痛快,擔任《新聞挖挖哇》來賓多年,主持人于美人很了解她的個性與堅持,聽到她的訴苦,于美人說:「那些人是嫉妒你,既然要做倡議的事,就不要怕被罵!」

 

  而能走過23年,家人始終是支持她的最大力量。像2005年醫院人球案,身為小孩母親的委任律師,賴芳玉承受不小壓力,因為當時大眾都指責媽媽不在小孩的身邊,卻忽略了這是個家暴受虐事件,該檢討與苛責的是施暴者,還有醫院轉診制度。

 

  在那個風高浪尖的當口,賴芳玉收到很多罵她的傳真,說她為虎作倀,她想透過記者會平反受暴婦女被汙名、澄清家暴迷思,更想藉此倡議弱勢者的醫療資源,但內心卻很猶豫,先生聽了她的顧慮,告訴她說:「做對的事應該要無所畏懼,如果開記者會可以揭露家暴真相,讓大家重視並改變轉診制度,救回更多的孩子,那就去做吧!」

 

擔任《新聞挖挖哇》長期來賓,賴芳玉律師(左)與主持人于美人成為好友

(相片/賴芳玉提供)

 

【家事律師類型化  下一步關注兒少】

  提到家事法庭,賴芳玉已然是權威,她是最早將「家事律師」類型化的開創者,而她所主持的律洲聯合法律事務所,也有專屬的家事部門,連她在內共有四位律師。「現在要做的就是傳承,希望有一群人可以把我的工作模式傳下去,與NPO成為夥伴,連結醫師、社工師、媒體等網絡,有團隊的精神,這條路才不會孤單。」

 

  這些年為人妻、為人母之後,賴芳玉坦承自己尖銳的個性變得柔軟,也多了關懷面,回顧家暴法走過18年,已歷經多次的修法,也建立成熟的防治網絡,其中她最感謝的是將目睹兒納入保護對象,讓這些無助的孩童也能進入社會福利系統。

 

  而她的下一步,希望把力氣放在兒少,「現在每十分鐘就有一對夫妻離婚,可以想像未來會衍生出許多兒少問題,我認為兒少不是被保護的對象,應該回到人權的主體性,不該被客體化。」 因此賴芳玉與民間團體組成「防治父母搶奪子女推動聯盟」,並在現代婦女基金會成立兒少保護中心,也積極在家事法庭中推動「程序監理人」制度,更寫下動人小說《影之光》,讓處於婚姻風暴中的孩子權益,能夠被理解、被看見。

 

  此外,有感於先前鄭捷、王景玉隨機殺人事件,所凸顯出家庭失能的親子問題,賴芳玉也決定成立「台灣兒少權益暨身心健康促進協會」,目前正送案等核准中。「現在社會都在承擔過去的果,當婚姻關係自顧不暇時,親子能力就會受損,如果能早一點處理親子關係,讓兒童創傷被看見,讓青少年被信任,就不會爆發這樣的悲劇事件。」

 

為了推動「程序監理人」制度,賴芳玉律師寫下動人小說《影之光》

(相片/賴芳玉提供)

 

【面對科技騷擾  學習拒絕與求助】

  網路世代來臨,科技騷擾的案件也時有所聞,賴芳玉說,最近有許多案件都涉及老公要求與網友視訊夫妻間性愛過程後來老婆想離婚,卻怕這些影像內容會被散布出去,導致不敢聲張,也無法離開,最後重度憂鬱。「科技騷擾最大的威脅,在於一旦發生就無法制止,因為這些私密影像或照片,透過網路傳達到第三地或不特定之人,就很難把危害終止。」

 

  那麼,遇到科技騷擾,女性應該如何自保?賴芳玉認為,跟蹤騷擾防制法有存在的必要性,因為只要有法源依據,在網路群組一旦發現散布私密照,就可要求立刻移除,甚至罰錢,對網路經營者也有強制力。除了立法,賴芳玉也建議女性遇到親密暴力威脅時,要學習拒絕與求助,因為在權控關係下,很多被害人怕被報復不願說出來,之前媒體報導曾有位女生因對方持有裸照不願分手,最後走上自殺絕路,因此她認為適時求助有必要性。

 

社福團體研發出「法庭大冒險」遊戲盤,透過遊戲讓孩子瞭解法庭人物與情境問答,減低出庭的恐懼與壓力

(相片/賴芳玉提供)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