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愛擁抱群像


*

家暴/性侵防治先鋒陳若璋  看盡三十年血淚辛酸

◎文/蔣慧芬   ◎圖/陳若璋教授提供

 

  「直到今日,那些受暴婦女的血淚故事仍歷歷在目,想起來都驚心動魄!」回顧30年前,台灣社會連家暴、性侵害是什麼都還不太清楚時,中華團體心理治療學會前理事長陳若璋教授就已經投入,而且到現在還一直在做被害人諮商與加害人處遇治療的工作,可說是家暴/性害防治制度的重要推手,也讓她獲得「第二屆紫絲帶獎」的特別貢獻獎,肯定她在這段艱辛歲月中的耕耘與付出!

 

家暴/性侵害防治制度的重要推手陳若璋教授,獲得「第二屆紫絲帶獎」的特別貢獻獎

相片/衛福部提供)

 

【赴美攻讀博士  性罪犯病房震撼教育】

  「台灣家暴/性侵的防治會走到今天,就是從我開始的!」時間拉回到1980年代,陳若璋赴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攻讀諮商心理博士,在拿博士之前曾在精神病院兼職實習,當時她的實習督導是性罪犯病房主任,她回憶,那時病房裡有23個病人,包括強暴犯、戀童症、猥褻犯、亂倫的父親等,每個犯人的發展史與犯罪手法都不一樣,帶給她極度的震撼。

 

  「那個年代,普遍認為女孩說不就是要,女孩會被強暴都是自找的,誰叫她愛穿迷你裙、行為不檢點,但沒想到原來強暴發生的原因並不簡單!」在這裡,陳若璋建立了三個觀念:1.在美國,性罪犯要強制治療。2.國內稱強姦犯、強暴犯並不正確,應該要叫「性罪犯」,而且每個人的發展史與犯罪手法不一樣,治療也不同。3.在治療之前,須先了解他們為何變成性罪犯。

 

  由於這全是過去沒接觸過的領域,原本只待一學期,後來卻留了三年,也讓她擁有完整的性侵害加害者治療訓練。在這期間,陳若璋也到伊利諾州大學的學校諮商中心全職實習,因為服務社區接觸到家暴個案的處理,這兩個經驗影響她很深,也埋下了日後在家暴/性侵害防治領域服務的種子。

 

2010年度聯合會,陳若璋向與會者介紹全球團體心理治療學會理事長

相片/陳若璋提供)

 

【聆聽受暴婦女心聲  揭開家暴防治序曲】

  1985年拿到博士,陳若璋回國後在台大心理系任教,1986年初應邀到台北市婦女展業中心演講「婦女二度就業」,當時現場來了二、三十位五、六十歲的婦女,她很好奇這些婆婆媽媽為何會對此議題感興趣,一問之下才知道她們很多被先生打了二、三十年,又沒辦法離婚,只好出來找工作自立救濟。

 

  陳若璋聽了之後很不忍,於是主動撥出每周五下午的時間,來婦女展業中心當義工,傾聽媽媽們的心聲,沒想到幾乎爆滿,「記得有位太太,先生是軍人,晚上六點一定要吃飯,有次回到家飯沒煮好,先生就說她不守時,要代替國家來教育她,於是拿起整鍋熱飯往太太身上倒,造成她二度燙傷;還有一對小夫妻吵架,結果太太被先生拿啞鈴打,腿腫得跟象腿一樣。」

 

  就這樣累積了25個案例,1986年的12月25日,陳若璋受邀到國家建設委員會去做報告,題目是「以二十五個案例來談台灣的婚姻暴力特質」。當時年輕的她,自以為這是份認真的學術報告,結果評論人卻說:「國建會是討論國家大事的地方,這種婆婆媽媽的議題,我不予置評。」這讓陳若璋當場錯愕到腦筋一片空白,反倒是當時的中研院研究員錢永祥義正嚴詞地予以駁斥,而這場在國建會裡的小風暴卻登上了早晚報,讓「婚姻暴力」正式浮出檯面,也揭開了日後家暴防治工作的序曲。

 

2010年度聯合會,陳若璋頒獎給吳就君教授

相片/陳若璋提供)

 

【受暴婦女救星  個案服務越滾越大】

  在投入家暴的過程中,陳若璋最感謝的是當初一起打拼的白秀雄局長、孫麗珠社工。「我每周五與被毆婦女的會談,引起了當時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局長白秀雄的重視,於是請社工孫麗珠來拜訪,說社會局想支持。之後就在台北市永樂市場樓上找了間工作室,讓我繼續免費服務這些受暴婦女。結果個案越做越多,越滾越大。」

 

  「印象最深的是當時有個婦女,先生外遇、她不肯離婚,過年時先生把她衣服剝光關在陽台,害她快得肺炎,她也不肯離,於是先生一氣之下把她從二樓梯踢下去,骨盆都碎了!我和孫麗珠就騎著小綿羊去三總看她,她講得聲淚俱下,我們也聽得淚流滿面。」陳若璋說,當時就是一股「救人」的衝勁,哪裡有需要就衝過去,她也看過暴怒的先生與老婆吵架,開瓦斯同歸於盡的危險場景。

 

  當時,婦女意識逐漸抬頭,包括晚晴、主婦聯盟、善牧基金會不約而同在開始從事受暴婦女的服務工作,台大也成立了婦女研究室,但陳若璋卻越做越覺得沉重,「記得當時我在清大任教,有時在辦公室就接到求救電話,像有位太太打來,說先生拿菜刀要砍她,但她在台北,我在新竹,想幫卻無能為力,只能打電話報警。」

 

  陳若璋說,從1986做到1990年,雖然她四處演講、上節目宣導,也做研究報告,但畢竟家暴是一連串的問題,需要很多社會資源進來,包括警政、衛政、司法,都要有配套措施,並非她一個人可以解決。於是,她開始走訪全國相關的女性機構,尋求婦女團體的支持與協助,也引起內政部社會司的注意,到清大向她拜訪請益,希望能發展評估量表、安全措施、保護令及相關家暴防治制度的建構。

 

2013年度聯合會,陳若璋擔任主持人

相片/陳若璋提供)

 

【關注性侵案件  推動性加害者處遇治療】

  而在1989到1990年期間,許多受暴婦女帶子女來接受諮商,說先生不只打她,也性侵子女,因此陳若璋開始接亂倫的案件,還曾到大學演講有關台灣亂倫的問題,結果當時的校長在演講結束後竟說:「陳教授談得很精彩,但大家聽聽就好,台灣若真有亂倫的個案,就會動搖國本。」這讓陳若璋很受打擊,加上覺得自己的諮商技巧需再加強,因此1990年夏天便赴美到聖伊莉莎白醫院,繼續到精神病與性罪犯病房進修。

 

  1991年陳若璋返回清大,有感於家暴打鬧殺人都需立即處理,而自己只是個教授,無法承受這樣的壓力,因此開始轉而關注性侵害問題。她在執行有關校園性暴力的國科會專題研究計畫中,發現每七個女孩就有一個遭受性騷擾或性侵害,這項論文發佈後,得到許多的迴響,也開啟了台灣預防性侵害的運動,1994年爆發「師大七匹狼」事件,更促成了後來性平法與性平委員會的建置與推動。

 

  但工作了數年後,陳若璋覺得預防性侵害不只是讓大家認識受害者的創傷,更應著力於加害人的治療處遇,因此在她的呼籲與立委的支持下,政府在1994年通過「潘維剛條款」,明文規定「性加害者非經強制診療,不得假釋。」開啟性加害者不僅要在監獄強制治療,回到社區仍需接受強制處遇的制度。1997年更是大躍進,內政部正式成立「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1999年刑法修正,將妨害風化罪章改為妨害性自主罪章,並於2001年起將性侵害案件從告訴乃論改為公訴罪。

 

  因為擁有完整的性加害者治療經驗,1997年到1999年陳若璋經常帶精神科醫師、心理師、社工赴歐美的各大監獄醫療體制去參觀學習,2000年後也邀請許多歐美專家、學者來台開研討會及工作坊。之後更接受內政部的委託,在團體心理治療學會內舉辦定期的治療師專業訓練與研究;2012、2013年擔任團體心理治療學會理事長期間,更接受衛福部委託,以「訓練四部曲」模式,訓練性侵害治療師並培訓治療督導,為國內培養不少人才。

 

陳若璋以團心理事長身分頒獎給陽明大學護理學系教授蔣欣欣

相片/陳若璋提供)

 

【持續站在第一線  盼治療師有完備訓練】

  這一路走來,去年剛好滿三十年,這期間,陳若璋最為人所知的,是曾經為轟動一時的「華崗之狼」楊姓受刑人與「食人魔」陳金火做過加害人鑑定,可說是國內極受敬重的性罪犯治療處遇先驅。去年,陳若璋卸下了團體心理治療學會理事長職務,但她的腳步並沒有停歇,除了在慈濟大學人類發展學系任教,仍維持在第一線帶領性侵加害人團體,接受法院與機構轉來的受害者/加害者鑑定及心理治療案件。

 

  為台灣的家暴與性侵害防治做了這麼多前瞻領航和紮根育才的工作,最大的動力是什麼?陳若璋說:「無論被害人或加害人都是受苦者,可能自己的生命也不完美,所以看到他們哭訴無門的脆弱,就勾起本能無條件付出幫助!」回想家暴/性侵害防治制度從無到有,從當初幾個人做,到現在數千位投入,陳若璋說,她很高興能參與這一切,讓很多痛苦的人,有減緩創傷的機會。肯定之餘,她也有擔憂─目前相關的治療師資歷都太淺,拿到心理師證照後就走馬上任,缺乏完備的訓練。她認為,應該從養成教育的學制下手,大學的社工、心理、精神醫學等科系,應該把家暴、性侵害列為必修課,也應在證照考試時納入相關考題,甚至有實際操作的模擬實境考試。此外,陳若璋也語重心長地指出,受害者、加害者從鑑定到治療都應該要有標準作業準則(如SOP),不要流於空洞,加緊腳步強化服務內涵的建構,才能真正幫助到他們!

 

陳若璋到現在仍站在第一線做鑑定與治療工作,令人感佩

相片/陳若璋提供)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