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愛擁抱群像


*

周煌智醫師助相對人改變 讓暴力在愛中止步

◎文、攝影/蔣慧芬

 

  有一種人,他們在暴力中尋找愛,以為用權力控制的方式,就能讓愛維持在他們想要的狀態。因為看過太多這樣以愛為名所帶來的傷害,讓高雄市立凱旋醫院顧問醫師、同時也是台灣精神醫學會理事長的周煌智,早在20年前便開始關注家暴相對人(加害人)議題,從協助內政部建立家暴相對人鑑定標準,到帶領高雄市立凱旋醫院團隊落實再犯預防與治療模式,希望透過改變加害人,降低家暴的發生率。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顧問的醫師周煌智早在20年前便開始關注家暴相對人議題

(攝影/蔣慧芬)

 

【參訪美國經驗  建立加害人治療模式】

  擁有陽明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博士學位及教育部部定教授的周煌智,早期在高雄市立凱旋醫院擔任成人精神科主任,20年前為了研究性侵害加害人的治療模式,曾到美國加州阿塔斯卡德羅州立醫院取經,帶回性侵害加害人再犯預防的寶貴經驗,發現對於高危險的再犯加害人,可以透過分類,找出危險因子,進行團體治療,改善他們再犯的動機

 

  在前後三次的參訪中,也有討論到家暴加害人議題,並參訪了家暴防治的經驗,將美國地區普遍使用的處遇治療「杜魯司模式」與「EMERGE方案」引進國內參考。周煌智解釋,「杜魯司模式」強調的是教育課程,認為施暴者必須上課教育,而「EMERGE方案」則認為單純上課解決不了問題,應加強認知行為療法,透過行為演練,讓他們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周煌智醫師多次赴美參訪,帶回家暴加害人處遇治療的寶貴經驗

(相片/周煌智醫師提供)

 

  然而從國內實務經驗看來,加害人的成因有太多異質性,因此最後針對再犯預防與限時治療,建立起家暴加害人的處遇治療模式。在這個過程中,當時在凱旋醫院擔任臨床心理科主任的陳筱萍,一直是周煌智最堅定的戰友,後來兩人又應內政部家性暴防治委員會邀請,與吳慈恩、林明傑、黃志中、游文治等家暴相關領域學者組成裁定前鑑定小組,攜手訂定出「家暴相對人處遇計畫裁定前鑑定手冊」。

 

  建立起制度之後,周煌智負責協助訓練全國各地的鑑定委員,陳筱萍則負責家暴案加害人處遇計畫裁定前的鑑定,以及加害人的心理評估與輔導,因為兩人在家暴領域上的努力,民國92年也獲得內政部選拔為全國推動家暴防治有功人員。

 

在家暴防治領域中,周煌智與陳筱萍一直是堅定的戰友,圖為進行家暴鑑定

(相片/周煌智醫師提供)

 

【原生家庭重男輕女  引發言語、肢體暴力】

  很多人好奇,到底什麼樣的人容易成為家暴加害人?周煌智說,家暴案件中婚姻暴力約佔七成,若細分成因,又可分為婚姻強暴、酗酒暴力與一般暴力(含嫉妒、多疑)。早期的施暴者多半學歷不高、勞工或無業居多,喜歡用肢體暴力來解決問題,但是現在的家暴案件卻不乏高學歷的白領階級,層次也提升到言語暴力。

 

  陳筱萍說,她曾遇過一對夫妻,兩人都是大學畢業,也各自有工作。老婆的原生家庭是父親扛起全家的家計,受到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觀念影響,她認為結婚後老公就是要養家,她的薪水還是自己的,但老公的月薪只有三萬元,因彼此的觀念不同常起爭執,在爭吵的過程中,老婆口出惡言,罵老公是「跛腳,沒用的男人!」有著長短腳的老公不堪被羞辱,所以動手打了老婆,一個使用言語暴力、一個以肢體暴力回擊,最後在家暴案件處理上,兩人互為相對人。
 

 

臨床心理師陳筱萍(左)與凱旋醫院蔡景宏主任,在家暴加害人領域服務多年

(攝影/蔣慧芬)

 

  在凱旋醫院擔任兒童青少年精神科主任的蔡景宏,早期曾參與性侵害研究,接觸家暴領域也有10年的時間,在他觀察,如果原生家庭重男輕女,父親或母親一方特別強勢並允許暴力,兒女成家後就可能受到影響,遇到衝突時會傾向用暴力來解決。

 

  他曾遇過一個個案,本身是計程車司機、大約60歲,因中風在家休息,小他15歲的妻子為了養家只好出去工作,但每次出去都會特別打扮,於是老公就懷疑妻子在外偷人,引發口角、甚至肢體衝突,最後兩人離婚,還是有往來。一次結伴出國回來,隔天妻子急著打扮出門工作,老公誤以為她外遇,醋意大發下拿水果刀刺了她50多刀,妻子不治身亡,他則被判刑18年,強制住院監護5年。

 

  蔡景宏分析,這樣的案例通常有著自卑、反社會性人格、衝動性失控、重度憂鬱或躁鬱,並且有強烈的嫉妒妄想。周煌智則說,在他看來,這些加害人有一種精神疾患的至少有三成,但是他們往往並不覺得自己有病,只覺得是脾氣不好,所以就算藥物治療也不見得有效。

 

【服務全面而多元  打造精神醫療新樂園】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在家暴防治上耕耘多年,提供「加害人處遇計畫」服務也頗受好評,周煌智說,高雄市立凱旋醫院的宗旨就是要破除大家對精神科的汙名化,打造台灣精神醫療新樂園,在這裡強調的是全面性的精神醫療服務,服務對象從兒童到老人,服務範圍從醫院到社區,希望營造一個包容的環境,還給病患基本的尊嚴與權益。

 

周煌智醫師與凱旋醫院團隊攜手打造精神醫療新樂園

(攝影/蔣慧芬)

 

  走進凱旋醫院,迎面而來的是明亮的大廳與藝術風壁畫,完全沒有刻板印象中精神病院的晦暗與不安的氛圍,而院區周圍有著大片綠地與香草植栽空間,讓人感覺身心舒暢,院內還設置「夢想起啡」咖啡館,服務人員就是經過輔導的復健病患。「我們不會把他們當成病人,而是當成員工看待,希望他們能在友善的環境中學習新技能,回到社會工作。」

 

凱旋醫院的院區有著大片綠地與香草植栽空間

(相片/周煌智醫師提供)

 

院內還設置「夢想起啡」咖啡館,服務人員就是經過輔導的復健病患

(相片/周煌智醫師提供)

 

  而相較於其他醫院多半提供單一治療,凱旋醫院提供的「加害人處遇計畫」服務,模式上較為全面且多元,蔡景宏說,凱旋醫院大約是在民國90年左右承接這個服務,提供戒酒團體、認知團體、心理輔導、戒癮門診、戒癮住院、精神門診與精神住院等七種治療方式,這七個方式並非各自獨立,而是像旋轉門一樣,因應異質性的相對人,視他們個別的狀況與階段,給予不同的治療。

 

【保護令裁定偏低  加害人報到率待提升】

  其實,加害人處遇計畫的本質是希望透過再教育的方式,讓加害人學習面對衝突時如何自我控制,幫助他們停止暴力行為。目前國內實施的認知教育輔導有12週及24週二種模式,周煌智說,雖然處遇計畫實施期間有限,加害人完成計畫後是否永不再犯,也不能過於樂觀,但就CIPP(Context、Input、Process、Product)評鑑來看,透過治療模式,幫助加害人調整心情,精神症狀不再干擾,過程中暴力減少,短期內抑制再犯機率,還是具有一定成效。

 

周煌智醫師參加家庭暴力防治委員會會議

(相片/周煌智醫師提供)

 

  然而在實務的推動上,也確實面臨一些問題。蔡景宏就指出,處遇計畫保護令裁定普遍偏低,蔡景宏說:「家暴案件100人中,被害人申請保護令的約10%,法官裁定進入處遇計畫的只有20%。」周煌智則補充,早期家暴治療方案的流失率相當高,因為許多加害人不願承認自己是施暴者,對於治療採取防衛的態度,出席的狀況差,甚至不遵守治療規定或沉默不說話,目前加害人的報到率約六成,希望未來有機會提高到八成。

 

  負責心理諮商的陳筱萍則說,加害人在接受輔導時,大多覺得自己很冤枉,認為都是老婆言語挑釁,他們才會動手打人。也有的會抱怨,為何老婆不用參加課程輔導,自己卻要犧牲工作時間來上課,而令他們沮喪的是,即使完成處遇計畫的課程,學習到情緒控制,但回到家裡,老婆還是沒變,一樣愛碎碎念,讓他們很難不抓狂。

 

【預防勝於治療  從改善家庭關係做起】

  從事家暴相對人服務多年,周煌智認為最大的挫折在於後繼無人。「當初處遇計畫實施時,是一個新的領域,即使已建立起治療模式,但對大部分醫師來說卻是麻煩的個案,這就像是急診,投入時間高、收入低,不像一般門診,花少少時間就能獲得高收入與成就感,誘因不足加上專業度不夠,讓這個服務領域的工作人員持續缺乏。」

 

周煌智醫師帶領學員進行團體治療

(相片/周煌智醫師提供)

 

  而對於目前提供給相對人的服務,陳筱萍認為處遇計畫的實施期過短,行為改變往往沒這麼迅速,至少要半年以上,而且有時相對人只是在短期內壓抑下暴力,完成課程後仍有可能再犯。因此,周煌智建議,對於處遇計畫的相對人,應該持續有效的追蹤,必要時加長輔導教育課程,特別是情緒管理與衝動控制,才能降低再犯率

 

  但想要遏止家暴發生,陳筱萍認為還是預防勝於治療,先前她曾到台東進行諮商,發現民眾對法律概念不清,婚姻溝通上多半有問題,因此應該多宣導兩性平權與婚姻諮商的必要,從改善家庭與人際關係做起,以降低衝突暴力的發生。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