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Plurk Email 列印
反性別暴力電子報

愛擁抱群像


*

李麗芬讓愛展翅  找回性剝削兒少的人生選擇權

 

◎文、攝影/蔣慧芬  

 

  17歲的你在做什麼?煩惱該升學或是工作,對未來的選擇充滿迷惘。然而對遭受性剝削少女來說,有的只是身心傷痛,以及沒有選擇的未來!因為深信每個少女都值得受到疼愛與照顧,台灣展翅協會秘書長李麗芬在對抗兒少性剝削的領域已經投入24年,從早期立法倡議,到帶領社工團隊執行「少女展翅自立生活計畫」,為的就是讓這些不幸少女擺脫性剝削的惡性循環,重新找回人生的選擇權!

 

 

【天生使命感  歪打誤撞的NGO之路】

 

  「其實我的人生規劃,一開始並沒有要走NGO這條路!」原來東海大學社會學系畢業的李麗芬,也曾與一般畢業生一樣,嚮往到大企業工作,她笑稱當時投履歷被大公司拒絕,而台灣教會公報社的總編輯盧俊義牧師又恰好希望她能奉獻一年的時間給報社,因此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教會公報擔任文字編輯。

 

  因為這個工作,讓她有機會參加ECPAT(國際終止童妓組織)的曼谷研討會,也結識到台灣終止童妓協會(台灣展翅協會前身)理事長,於是在1992年進入機構,開始了她的NGO之路,從此再沒停下腳步。或許是天生的使命感,讓她一路參與立法、修法,當上協會秘書長,去年更當選ECPAT International東亞區執委。

 

台灣展翅協會李麗芬秘書長投入對抗兒少性剝削已經24年

(攝影/蔣慧芬)

 

  李麗芬說,在性剝削的議題上,協會早期是以政策倡議及教育宣導為主。政策倡議是以催生「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並推動簽署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教育宣導則是推廣兒童人權,並與觀光業者合作拒絕童妓。

 

  1995年「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通過立法,針對加害人的處罰,以及被害人的保護安置都有所規範,但李麗芬卻發現,許多弱勢少女在結束政府的安置後,想要回到社會工作,卻因為教育程度不高、缺乏就業經驗,或是身心創傷等劣勢條件,使得少女沒法融入社會,只好又回到性剝削的本行。

 

李麗芬早期多半參與立法倡議,宣導拒絕人口販運等議題

 (相片/台灣展翅協會提供)

 

  因此台灣終止童妓協會在2004年推出「少女展翅自立生活計畫」,針對年滿15歲但未滿20歲的少女,經社工評估家庭缺乏功能,結束安置後不適合返家者,設立「展翅家園」提供少女住宿與工作,並且在2008年成立「展翅工坊」,提供弱勢少女一個庇護性的職場。而在服務的過程中,有感於社會大眾對「童妓」的異樣眼光,因此2009年也將台灣終止童妓協會更名為台灣展翅協會。

 

 

【失根的孩子  身心受創的不幸少女】

 

  對於「兒少性剝削」,也就是過去大眾口中的「兒少性交易」,每當有類似的兒少報導,大家總會說:「這些少女就是愛慕虛榮、自甘墮落,沒什麼好同情的!」然而這些孩子們說不出的苦楚,站在第一線服務的社工們最清楚。

 

台灣展翅協會秘書長李麗芬(中),與站在第一線服務的社工組組長丁映君(右)、社工員林怡伶(左),一起為弱勢少女努力

(攝影/蔣慧芬)

 

 

  在展翅協會擔任社工組組長的丁映君,早期參與過關懷原住民雛妓問題的「彩虹專案」,也在政府緊急短期觀護中心服務過,來到展翅協會後,更一路伴隨著自立生活計畫成長,在她看來,這些少女不只是沒選擇的一群人,更是被非行少年排擠的邊緣族群。

 

  映君說,這些來到安置機構的少女,身心都帶著很重的創傷,有的是家暴目睹兒、還有些是被亂倫、多重性侵害,因為在原生家庭得不到溫暖,所以只要另一個人對她好、給她一點小恩惠,她們就深信不疑。過去,依照「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規定,少女被救援後,不論自願或被迫,都必須安置到中途學校,但這樣的強制安置,讓少女感覺像在「服刑」,因此「逃跑」或冒險跳樓都時有所聞。

 

  而即使結束安置,很多人也不願回到原本的家庭,因為有些當初就是被親人強迫去賣淫,才變成無家可歸的少女。更可悲的是,當她們想投入社會,找一份正當的工作,卻因為對大環境沒信任感,也錯過了讀書的年紀,沒有學歷、工作經驗,只能再回到性剝削的環境,於是到了成年後,這些少女反而成為沒有選擇權的一群人。

 

 

【自立生活  找回家的歸屬感】

 

  「每個少女都值得受到最完善的身心照顧,如果家庭沒辦法給溫暖,就由我們來給吧!」就是這樣的想法,展翅協會在2004年規劃了「少女展翅自立生活計畫」,讓這些結束政府安置後無家可歸的少女,在社工員的陪伴下,找回「家」的歸屬感。

 

李麗芬參與「童妓,一場變調的童年」座談會,向聽眾講述台灣的童妓問題

(相片/台灣展翅協會提供)

 

 

  李麗芬說,自立生活計畫最大的特點就是「自願性」,透過自願申請或社工推薦,讓少女來到這裡展開重生的旅程。提到這些少女的境遇,台大社工系畢業、進入展翅協會服務已兩年的社工員林怡伶,仍覺得有些心酸。她曾遇過一個少女,剛來協會時很沒自信,走路總是戴著耳機,不敢與人接觸交談,甚至不敢單獨出去買東西。有一次,她看到少女沒出去用餐,就買了一個便當給她,沒想到少女吃著吃著就流下淚來,因為從來沒有人在乎過她!

 

  映君也分享,有位少女15歲時離家,在林森北路討生活,後來男友因吸毒被抓,她離開色情行業,去打工賺錢,才發現自己與同年紀的人格格不入,「她告訴我,以前在色情行業很單一,就是提供性,喜怒哀樂都是用『幹』字來表達,來到一般工作環境,她反而不會說話了。」於是她下定決心,來到展翅自立生活,從講話重新學起,付出了兩倍以上時間的代價。

 

  儘管這些少女,離開展翅後,仍有可能再度被性剝削,但映君說,「整體來看,這個計畫是有成效的,至少我們阻斷了性剝削的惡性循環,縮短他們走出來的時間,而後續追蹤,許多少女在外遇到困難,都願意回來吐苦水,把這裡當作是家。」

 

 

【去汙名化  看懂孩子的弱勢處境

 

  從參與立法、修法,到發展自立生活計畫,是一條漫長且不輕鬆的路,問李麗芬在過程中是否有挫折感?社工組組長映君立刻替她回答:「秘書長是樂觀的射手座,根本沒有挫折感!」李麗芬想一想,笑著說:「遇到問題就去解決,總會想到辦法,還真的沒時間去想挫折耶!」

 

因為積極協助推動防制人口販運相關工作,讓李麗芬於2012年獲得內政部的表揚

(相片/台灣展翅協會提供)

 

 

  若真要說挫折,李麗芬認為主要是社會大眾對性剝削少女的「汙名化」。她說,早在1990年代為「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立法之初,她曾到街頭請大家簽名支持,結果得到的反應是被拒絕,「當時大家覺得童妓是件丟臉的事,不僅是家醜、而是國醜,怎麼好意思大方拿出來談。而對那些不幸少女,許多人也覺得那是她們自己的選擇,為什麼要立法幫助她?」

 

  李麗芬說,兒少從事性交易,往往被理解為是兒少自願的行為,卻忽略他們脆弱的處境。「像很多少女因為家庭失功能,15歲就離家,結果在外被中年大叔誘拐性侵,或推入性剝削環境,這些未成年少女與中年大叔相比,在權勢各方面都相對弱勢,因此說他們是自願的意義不大。」

 

  另外的挫折則來自於有些人質疑為何要弱化孩子的能力。但李麗芬認為,出身健全家庭、成長過程相當順遂的人很難理解性剝削孩子的背景,兩者之間有天壤之別,「我覺得社會大眾必須看懂這些孩子的弱勢處境,了解他們是受害者,而不是犯罪者,才能以同理心給他們公平的對待。」

 

 

【修法大躍進 安置機構也需要轉型】

 

  所幸,在展翅協會的奔走下,《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已於今年1月23日在立法院三讀通過,讓李麗芬大為振奮。這次有不少重大修正,包括正式將「性交易」更名為「性剝削」,也擴大性剝削樣態的界定,「利用兒少為色情表演」與「利用兒少坐檯陪酒或涉及色情之伴遊、伴唱、伴舞」兩種類型,都被認定為性剝削。

 

  在安置部分,過去一旦被發現從事性交易,一律強制安置,現在則改為視兒少的需求,採多元安置,安置期限也回歸專業評估。司法保護部分,參考「人口販運防制法」,增訂在司法程序中對兒少的保護措施。為因應網路已成為犯罪者時常利用的工具,修法時也增訂網路業者需配合檢警調查及保留違反本法之相關資料的條文。唯一可惜的是,展翅協會主張第一次被查獲單純持有兒少色情(兒少被性侵害內容)即處以刑事罰,最後還是沒有被納入修法,落後於國際立法趨勢,有待未來繼續努力。

 

網路誘騙的手法日新月異,展翅協會與台灣微軟公司也積極守護兒少上網安全

(相片/台灣展翅協會提供)

 

  雖然通過修法,但李麗芬坦言,許多配套措施仍有待加強,尤其是採多元安置後,意謂著需要更多元的安置處所,而過去法令規範讓安置機構強調「管理」,無法滿足兒少被害人的個別需求,所以被害兒少無法感受到被保護。先前展翅協會接受衛生福利部委託舉行修法說明會,來報名的多半是社政人員,她希望能到安置機構舉行說明會,並提供進階的教育訓練課程,軟硬體上都下功夫,才能落實修法的目的。

 

  針對兒少進行宣導也是修法之後的重要配套工作,她認為可以進入校園,讓處於弱勢處境的兒少,瞭解有哪些資源可以來協助他們;同時網路誘騙手法日新月異,也要讓兒少認識網路安全,瞭解可能會遇到的危險;此外,她也希望導正大眾的觀念,宣導「性不得做為買賣的對象」,拒絕用錢買賣別人的身體,才能遏止兒少性剝削。

 

李麗芬希望向大家宣導「性不得做為為買賣的對象」的觀念,遏止兒少性剝削

(相片/台灣展翅協會提供)

 

 

編輯團隊:總編輯 劉淑瓊(台大社工系副教授)暨TAGV編採小組
「衛生福利部」版權所有,copyright 2014,活動訊息投稿請「下載投稿格式表」
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請e-mail至 tagvservice@gmail.com   電話:(02)3366-9842